習當局日前下發文件,將前中宣部副部長、網信辦主任魯煒案列為反面典型;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李希等習陣營人馬率先表態,將魯煒案定性為「危害中共黨和國家政治安全」,影射其政變罪行。

魯煒是江派前常委劉雲山的心腹,涉江派攻擊習近平的無界新聞網事件;該事件被視為「頭號政治大案」。魯煒落馬後,官方定性用詞「最狠」。中共文宣系統亂象紛呈之際,習陣營推進魯煒案,或是案件開審的前奏,也預示文宣系統面臨清洗。

中辦發文稱魯煒案是反面典型

5月4日,大陸財新網報道,「五一」前後,中共中央辦公廳下發文件,將中央宣傳部前副部長、中央網信辦前主任魯煒案當成反面教材,要求地方進行「警示教育」。

報道說,自4月25日至5月2日,只有黑龍江、寧夏、安徽、山東四省份陸續開會,表態汲取魯煒案教訓,開展警示教育。

據報,黑龍江在4月25日傳達了中央辦公廳有關文件。黑龍江省委書記張慶偉在會上把魯煒定義為中央及時清除的「危害中共黨和國家政治安全的隱患」。張慶偉是習近平在十八大後重點提拔的軍工系親信。

5月4日當天,中共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李希主持省委常委會議,傳達中共中央辦公廳有關文件。與會人員一致表態稱,中央嚴肅查處魯煒嚴重違紀案件,「清除了黨和國家政治安全的隱患」。

李希曾與習近平有交集,深得習的信任。2008年,時任延安市委書記的李希還曾向延安市延川縣文安驛鎮梁家河村傳達習近平的覆信。梁家河是習近平插隊的地方。

魯煒被影射涉政變罪

習近平親信丁薛祥主管的中辦就魯煒案特別下發文件;親習陣營的財新網發文督促地方大員表態;這些跡象表明,習陣營正在推動魯煒案。

與之呼應,習的兩名親信、張慶偉與李希率先表態,將魯煒案定性為「危害中共黨和國家政治安全」。而在中共話語系統中,「危害中共黨和國家政治安全」,影射的是政變罪。

十九大前夕,習當局在北京展覽館舉辦「十八大成績展」,其中,最搶眼的莫過於將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六名國級「大老虎」同框展出,並註明「消除重大政治隱患」。在此前後,習陣營多次半公開江派的政變罪行。

定性用詞「最狠」的大老虎

十九大後不到一個月,2017年11月21日,魯煒落馬,成為十九大後首名落馬的正部級高官,也是十八大以來文宣系統落馬的最高級別官員。

2018年2月13日,魯煒被「雙開」,並成為定性用詞「最狠」的大老虎。官方通報指,魯煒對中央極端不忠誠,「四個意識」個個皆無,「六大紀律」項項違反,是典型的「兩面人」。

通報還指魯煒「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目無規矩、肆意妄為,妄議中央,干擾中央巡視,野心膨脹,公器私用,不擇手段為個人造勢,品行惡劣、匿名誣告他人,拉幫結派、搞『小圈子』」;「頻繁出入私人會所,大搞特權,作風粗暴、專橫跋扈」;「以權謀私,收錢斂財」;「以權謀色、毫無廉恥」等。

魯煒涉「頭號政治大案」

現年58歲的魯煒,長期在江派把持的文宣系統工作,2011年至2013年任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部長、副市長;2014年至2015年任中宣部副部長、兼任中共網信辦主任;是中共江派前常委劉雲山的心腹。

據信,魯煒執行江派劉雲山及劉奇葆的政策,同時劉雲山、魯煒還涉嫌參與「要求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事件。

2016年3月中共兩會之際發生了「無界網」事件,在嚴密網絡監管下,新疆「無界網」轉發了「要求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並在網上流傳,造成了重大的政治影響。據悉,北京當局視這次事件為「頭號政治大案」。

多方消息指,多名周永康的黨羽涉嫌參與公開信事件,包括時任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還有無界傳媒執行總裁歐陽洪亮及江派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等人。

在中共嚴密網絡監管下,上述信件竟能「漏網」散佈;作為網絡總管的魯煒,被指該管的沒管住,事發後只會推卸責任,要對此事負重要責任。就在「反習」公開信出現後不久,魯煒被撤去網信辦主任職務。

有消息稱,魯煒2016年被免去網信辦主任職務後,就被勒令閉門思過;魯煒落馬後,一批文宣官員相繼被調查,當中有一些爆炸性的案件尚未公佈。

孫政才案開審之前,習當局從中央到地方掀起批判孫的浪潮。這次習當局高調推進魯煒案,或預示案件開審在即。

文宣系統面臨清洗

中共意識形態領域長期被江澤民集團操控;過去五年,將習近平與中共體制捆綁,是江派一貫的反撲手段。十九大上,習浙江舊部黃坤明進入政治局,並接替江派大員劉奇葆任中宣部長。今年兩會後,機構改革方案中,文宣系統有重大調整,中宣部實權化。

但江派勢力在文宣系統根深蒂固,迄今尚未被深度清洗。而目前負責中共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發跡於上海,受江澤民、曾慶紅提拔,具江派背景。

十九大後接連發生中共教科書刪改文革章節、黨媒刊文《消滅私有制》、查封《保衛改革開放》文章、政治局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高調紀念馬克思等亂象,與過去五年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凸顯時局詭異。

十九大後,魯煒作為「首虎」被拋出,官方定性與批判的力度超出外界預期,震懾文宣系統江派勢力的意味明顯。與機構、人事調整相呼應,魯煒落馬與審判,或是文宣系統面臨大清洗的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