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統計數據表明,在上一個財政年度,澳大利亞可再生能源產業產出的電能足以滿足70%家庭的用電需求,與滿足全澳洲的家庭耗電量這一目標已相差不遠。 

由綠色能源市場(GEM,Green Energy Markets)公佈的首個澳大利亞可再生能源指數調查表明, 2016-17年度建造中的風力發電工程和太陽能發電工程一旦完工,該產業提供的電能將足以滿足90%家庭的需求。 

此次調查的運作資金來自於澳大利亞GetUp組織的支持者的捐助。儘管目前澳洲的電力市場仍舊嚴重依賴於排放碳的燃煤發電及燃氣發電,該調查依舊重點強調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情況。 

十年前,可再生能源的發電量只佔澳大利亞全國發電量的7%,這一數字在上一個財政年度提高到17.2%,並在上個月跳至18.8%。 

據GEM披露,這一變化所帶來的電能源產業的碳污染的縮減量,相當於在澳大利亞行駛的汽車總量減少了超過一半。 

該調查發現,可再生能源最主要的單一來源依舊是水力發電(占40%)、其次是風力發電(31%)以及屋頂太陽能發電(18%)。 

少於2%的可再生能源來自於太陽能電廠,但目前存在的眾多大型太陽能電廠在建項目,預示著這一可再生能源產業的分支將成為該產業的最佳選項。 

GEM分析家崔斯坦‧埃蒂斯認為,作為一種「至關重要的電力來源」,可再生能源的出現,尤其是風能和太陽能,已經產生了「建築行業的工作機會和投資熱潮」。

「前任總理托尼‧阿伯特當政時期,投資已經完全枯竭,但隨後的可再生能源產業卻為其帶來了非同尋常的轉機,」埃蒂斯說,在「一系列州政府舉措」的幫助下,投資者已經「在馬爾科姆‧湯布時期恢復了信心。」

埃蒂斯說,聯邦政府設定的可再生能源目標(RET)是,在2020年的電力產出達到全部電力的20%。該產業目前已步入正軌,將於2018年底提前一年實現該目標。 

但是,埃蒂斯也預測,由RET所支撐的、可再生能源所帶來的工作機會的暴增,可能會「很快走向蕭條。」 

埃蒂斯認為,首席科學家艾倫‧芬克爾提出了關於未來「清潔能源目標」的建議,但並未被湯布政府採納,這就意味著在可再生能源產業方面,政府並未再向前邁進一步,從而導致超出政府設定的RET的可再生能源的投資面臨著崩潰的風險。

截止6月底,至少46家建造中的大型能源項目已經提供了8,868個為期一年的全職工作崗位,該數字在7月份增加到了10,000。大多數工作崗位在新南威爾士州(3,018),這要感謝那裏的風力發電廠。昆士蘭州位居第二(2,625),其70%的工作機會來自太陽能發電廠。 

在2016-17年間,澳大利亞的屋頂太陽能設備的安裝也產生了3,769個全職工作機會。 

調查發現,在2016-17年間,因為昆士蘭的大多數太陽能項目還處於建設之中,大型太陽能發電廠的發電量在全部可再生能源總發電量中所佔的比例,依舊低於2%。 

屋頂太陽能設備的發電量,「在2008年時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目前已經「有著驚人的增長」,埃蒂斯說,僅在去年一年間安裝的超過150,000套系統,就足以滿足226,000個家庭的用電量。「同時,在接下來的10年時間裏,這些太陽能設施也將為消費者節省$15億的電費。」 

GetUp能源運動的牽頭人米裡爾‧里昂說,「澳大利亞的百姓們在用他們的屋頂太陽能設施進行表決」,「帶來嚴重污染的發電廠主宰著整個市場、並操縱著價格以填滿他們個人的腰包,」而該表決「預示著這一時代的結束。」

「關於可再生能源產業的蓬勃發展,我們應該感謝誰?當然不是聯邦政府,」她說。 

「相反,我們應該感謝成千上萬的澳大利亞平頭百姓,是他們站出來保護了國家的RET免受托尼‧阿伯特的攻擊,是他們使澳大利亞可再生能源局免遭聯邦政府的預算削減,也是他們促使州政府在清潔能源方面顯示出了某種領導力。」

澳大利亞可再生能源指數調查將每月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