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個月來,萬達集團大動作接連不斷,可謂是在國內外吸足了眼球。習慣於買買買的王健林近期突然忍痛割愛,賣掉約八成的國內企業,引發外界熱議。萬達為何這麼做?究竟背後隱藏著哪些壓力?

在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今年6月被抓捕後,中共官媒引述習近平有關「權錢交易」、「白手套」的論述,釋放了整肅政商關係的信號。《華爾街日報》6月15日說,中共反腐運動開始聚焦政商勾結。

在習陣營改變政商格局的大動作下,游刃於商業和權貴之間的萬達,近期頻繁出售國內企業,對此,外界眾說紛紜。有的說王健林是在學李嘉誠「逃離」房地產,有的說萬達在中共的風險排查下急著降低負債率,還有的說萬達資金緊張被迫出售資產。

實際上萬達的背後隱藏著三重壓力,處置相關資產或許是王健林不得不為的舉措。第一重壓力是習近平改變鄧小平、江澤民掌權以來的政商格局;第二重壓力是習陣營打擊江派所帶來的金融反腐大地震;第三重壓力是金融去槓桿。前文介紹了萬達背後的第一重壓力,本文將圍繞第二、第三重壓力展開敘述。

接上文:習改變政商格局 三重壓力下萬達首當其衝(上)

第二重壓力:習陣營打擊江派所帶來的金融反腐大地震

隨著前證監會副主席姚剛、主席助理張育軍為代表的一批證監會高官先行落馬、「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等一批金融大鱷被控制,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接著如期被抓捕,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被抓去調查,陽光保險事長張維功等等一批金融大鱷被鎖定調查,中國金融界正在迎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地震。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近日稱,整個十九大期間習王「打虎」的重點很可能是金融領域。

唐靖遠說:「現在習近平核心地位得到確立,軍權也基本掌控在手,在政治上和軍事上已經基本沒人能公開挑戰他的地位。那麼,他最大的隱患就是在暗處給他拆台的金融領域。從股災到巨資外逃,都是可能造成大面積社會動盪的策源地。」

唐靖遠認為,「習近平通過對幾大巨頭的敲打,包括對姚剛這樣金融領域的老虎進行處置,目的就是要震懾住這個領域還有實力對他發起挑戰的權貴家族和貪腐集團。」

外界普遍認為,2015年發生的中國股災使習近平當局意識到了金融反腐的急迫感。2015年的6月15日起,中國進入了一場空前的股災浩劫,頭兩個月的時間就毀掉數十萬個中產階層。其背後牽涉的內幕之深,官員層級之高,史無前例。消息人士說,習當局已經將這次股災定為「經濟政變」。

肖建華今年1月被帶回大陸以及安邦董事長吳小暉6月9日被帶走的消息再次引發外界對2015年「經濟政變」的評論。法廣6月15日引述媒體報道稱,消息人士說,肖建華和吳小暉都參與了2015年的「經濟政變」。

大紀元早前獲中南海權威消息稱,肖建華案是目前中南海頭號大案,他被視為中共江澤民集團財富最大的「管家」。肖建華和吳小暉都曾是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他們透過複雜的財技,為江派海外走資、洗錢,同時兼具特務角色,以國際頂尖富豪身分,通過做生意,負責拉攏、收買西方海外頂尖政要。

外界認為,習當局這次下決心要把肖建華抓回去調查,清理金融界,將會翻出金融犯罪大案,目的是牽出更多江派要員,包括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曾慶紅、張德江、劉雲山等人。

消息人士稱,肖建華被帶回北京後,已「全盤招供」,供出了大批江派「大老虎」的貪腐證據。項俊波就是肖咬出的金融「第一虎」。

去年《東方日報》發表題為「中信證券涉嫌經濟政變」一文說,股災爆發之後,西方媒體一致認為,這是中共第五代(習近平)面臨的巨大挑戰。有媒體甚至宣稱,這是官僚既得利益集團與金融寡頭們聯手組織的一場不宣而戰的金融之戰,目的是通過金融危機,掃蕩股民的財富,製造實體企業的困難,形成大規模的失業,然後將民怨禍水引向第五代。

時事評論員傑森認為,江派希望,如果政府救不了股市,老百姓就會對習李政府失去信心。這樣的情況下,很可能江派有反撲的機會。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說,習近平上任近5年來,江派針對習的政變奪權行動一直沒有停止過,除了暗殺、在大城市製造恐怖和爆炸事件、在香港製造亂局等方式外,還利用江派掌控多年的經濟和金融資源進行「經濟政變」和「金融政變」,這幾乎成為江派的最後手段。2015年發生的大陸股災,就是江派試圖用毀掉中國經濟為代價,針對習當局發動的一場「經濟政變」。

這次政變讓習陣營意識到清理金融界的緊迫感,消息人士透露,習當局2017上半年重點清理江派把持多年的金融界,下半年清理文藝界,目的就是要撼動江澤民、曾慶紅家族的核心利益。

夏小強指出,因為這十幾年中共江澤民集團的這些既得利益集團把大量金融行業的金錢都掏空了,都轉移到國外,造成極大的黑洞。所以習當局現在只能是施行監管,採取一系列的措施來加強監管,防止進一步的惡化,能起到這樣的作用,他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

外界認為,在習陣營著重於金融反腐之際,曾與中共高層家屬有染的萬達董事長王健林,其向海外轉移資產的舉動很難逃脫當局的審查。王健林近日高調表態「把主要投資留在國內」,而前兩年他還說要實現將「萬達帶到世界超級企業」的夢想,這一轉變凸顯富豪們當前說不出口的不安全感。

第三重壓力:金融去槓桿化

為解決債務危機,中共當局近期多次強調走金融去槓桿化道路,並稱「去槓桿化」是大勢所趨,是形勢所逼。李克強8月23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推進央企降低槓桿工作。

中共黨報《人民日報》8月14日發表文章,點名樂視、萬達以及四大國有商業銀行,強調未來「去槓桿」,表示這將是企業必須面對的新常態。

文章點名批評樂視、萬達等企業是依靠「高槓桿、高貸款」寅吃卯糧、野蠻生長。

《紐約時報》在7月24日的一篇報道中稱,萬達、安邦等企業曾利用國有銀行提供的廉價貸款,在打造各自的帝國上出手闊綽,積累了巨額債務。

北京當局擔心這些企業依賴國內銀行高槓桿大舉進行海外併購,不僅給國內金融系統帶來風險隱患,而且很可能存在假借併購之名、行資產轉移之實。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8月15日發表措辭強硬的警告聲明,稱根據其最新研究報告,中國的巨額債務已達到了「危險水平」,可能會引發下一次金融危機風暴。

金融風險的源頭在於高槓桿。黨媒《人民日報》8月21日發佈了一篇有關整治金融亂像,拆除高槓桿的文章。

萬達近期多次受到官媒點名批評,至於當局為何拿王健林「開刀」,究竟是萬達撞到了政策的槍口上,還是王健林失去了政界的支持?有人猜測,當局藉此向所有私企釋放政治信號。

《華爾街日報》報道引述的分析稱,當局切斷萬達海外投資項目的境內貸款,是對其它類似中資企業的警告。

萬達出售國內資產,降低資金槓桿(降低負債率),即降低風險。財經專欄作家廖仕明預料,在中國經濟出現危機,資本管制日趨嚴謹的情況下,民企大規模賣產還債的情形會繼續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