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在河南陝縣縣城南麓的高陽山,是因山下那一脈神奇溫泉而聞名的。故而山門牌坊闊大的橫額上鐫刻著的不是高陽山本名,而是四個陰刻的正楷大字:神湯山莊,這樣的山門題額,在中國眾多名山中,當屬少見。

山腳下的這脈溫泉是在遠古時期伴隨著高陽山的重大地質活動而誕生的,在後來人類歷史上的朝朝代代,那溫泉就在如今登山處不遠的山腳下晝夜不停地汩汩流淌,熱氣蒸騰,如雲如霧。

這泉水清澄無味,可浴可飲,浴可治病,飲可健身。因而古老年代的先民們便陸續來山腳下依泉而居,漸漸地形成一個村落,這村落亦有了一個久遠相傳的名字:溫塘。

時至近代,隨著中國大陸山河田野統統歸了公有,社會主義建設的步伐左一腳右一腳的躍進,山上的樹越來越少,地下水位越來越低。那高陽山下蒸雲吐霧的溫泉就開始年弱一年,最後像垂暮老人哭乾的淚眼,慈愛地擠出最後一滴淚後,就緊緊閉上再也流不出來了。

然而社會主義建設的領導者們,有著很多戰天鬥地的方法,溫泉斷流沒關係,在溫泉旁邊打井就是了,於是由一開始的幾米、幾十米,越打越深。公元二千年以後,山腳下的溫泉井打到了八百米以下,由一口井發展到多口。那脈噴湧流淌了千萬年的溫泉終於長眠地下,成了溫塘村老年人伴著哀嘆的追憶。

如今高陽山腳下的溫塘村也大變了模樣,村前山下,是貫穿中國東西的隴海鐵路,晝夜車聲隆隆。村後一路之隔是前些年剛規劃的陝縣新城,一片片樓群拔地而起,漸漸使古老的溫塘村變成了時下流行的「城中村」。

那拔起的縣城正好佔去了溫塘村百姓千百年來賴以生活的數百畝肥沃良田,失去了土地的村民眼下一天天無農事可做,年輕人紛紛外出打工謀生,找不到工作或年長些的就只有每天在村頭巷尾落寞的閒走著,一個沉重的陰影時刻盤繞在他們心頭,以後怎麼辦?子孫後代怎麼辦?……

唯一仍然能享受的福祉是山腳下取之不盡的溫泉水,村委會在山下鑽了幾眼很深的機井,地深處的溫泉水通過高壓水泵送到村裏家家戶戶,水龍頭流出的熱水溫度可達五、六十度。

溫塘村東去十幾公里就是三門峽城區,交通十分便利。

現在的高陽山一帶被市政府規劃為「溫泉旅遊度假區」。於是近年來各種豪華賓館、洗浴中心在山上山下紛紛落成。一輛又一輛各色各樣的小轎車搭載著「公款、大款」們紛紛前來入住,每每酒足飯飽、洗過溫泉桑那之後,或歌或舞,恣意享樂……。一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鶯歌燕舞。

來高陽山下洗浴溫泉的還有一類人,多是平民百姓。這溫泉水自古被譽為「神湯」,但凡皮膚病、風濕病等等經洗浴後多見奇效。筆者曾在山下遇到一位來自山西的退休老人,年輕時在北京某部隊服役,當時訓練艱苦,患上一種皮膚病,渾身遍佈暗斑紅點,瘙癢難忍,在北京各大醫院遍找名醫久治不癒,困擾非常。轉業家鄉後,聽說這高陽山下的溫泉有治病功能,專程來此一試,僅僅用了一周時間,困擾多年的皮膚病就銷聲匿跡再不復發。

於是,他從此每年都來高陽山下小住一、兩周,漸成習慣。

類似的來者絡繹不斷,他們從方圓千里的不同地方風塵僕僕,或肩揹或手提著行囊,來後寄宿在由溫塘村民們開設的小旅館裏,省吃減用,每天三、五十元花費不等。與來此洗浴享樂的「公款、大款」們形成了一個耐人尋味的鮮明對比。(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