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的最新成員戈薩奇(Neil Gorsuch)在加入三個月之後,已經對高院產生了影響,在一個又一個的案件中有效恢復了保守傾向。同時,人們猜測,特朗普總統可能很快有機會挑選第二名大法官。

霍士報道稱,戈薩奇四月份加入高院,幫助高院快速作出一系列裁決,包括恢復特朗普的大部份旅行禁令,裁決密蘇里教堂有權獲得政府資金。

戈薩奇跟家人打算今年夏天永久性搬到華盛頓DC。他們已經掛牌出售他們在科羅拉多Bolder縣的住宅。保守派們對他的任命令感到高興。

美國高院本年度一項重要的裁決是,判決密蘇里州政府拒絕發放補助金給路德教堂修建兒童遊樂場是錯誤的。

雖然大多數大法官在裁決時強調,這筆補助金不是用於宗教事務,但是戈薩奇明確表示,他將走得更遠。他在意見書中寫道:「這裏的一般原則不允許歧視宗教活動——不論是修建操場還是任何其它事情。」

戈薩奇也幫助達成了其它一些裁決,有時候跟其他大法官發生分歧:

— 高院允許特朗普對六個穆斯林國家的部份旅行禁令生效。但是戈薩奇跟大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和托馬斯(Clarence Thomas)都認為,總統的旅行禁令應該被完全執行,而不應該進行任何限制。

— 高院否決一樁持槍權申訴,支持加州法律限制公民在公共場合攜帶隱藏武器。戈薩奇和托馬斯不同意這項裁決。

— 高院否決阿肯色的一項法律。該法律阻止同性戀夫婦在兒童出生證明上寫上雙方的名字。戈薩奇不同意這項裁決。戈薩奇寫道,只在出生證明上列出兒童的親生父母的傳統做法「完全沒有錯」。戈薩奇這樣做等於間接批評了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Kennedy)。甘迺迪撰寫了2015年允許同性戀婚姻的標誌性裁決。

有傳言說甘迺迪將要退休。81歲的甘迺迪沒有對此作任何表態。但是華盛頓DC的人們仍然在竊竊私語,因為高院的下一個空缺將改變政治和意識形態的遊戲規則。

民間法律團體「憲法問責中心」主席Elizabeth Wydra說,甘迺迪法官一直是贊成婚姻平等的決定性力量,最近支持住房和教育計劃當中的種族公正。如果他退休,高院將強烈向右轉。

政府消息來源說,白宮已經對大法官的任何空缺做好準備,將採取類似於讓戈薩奇成功上位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