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7日
「格鬥狂人」徐曉冬與雷公太極創始人魏雷對戰,魏雷在20秒內被擊敗。

4月30日
陳家溝太極拳王占海、自稱崆峒派弟子的秦玉龍、楊氏太極拳傳人路行等多人應戰或約戰徐曉冬。

5月1日
徐曉冬在微博上宣布同意各武林掌門的挑戰。 

近日一段私下「約戰」影片,借助互聯網引起廣泛關注。自稱格鬥第一人的徐曉冬擊敗太極拳師後,引發網民對太極是否不適合實戰的議論;徐繼續放言挑戰其他武林掌門人,聲稱此舉是為了「打假」,一場「武林風波」應聲而起。馬雲撰文談太極並勸架,指在槍炮、核彈下,一切武功同是「天涯淪落人」。有評論稱,在徐曉冬發佈的挑戰言論中,一場切磋變成「鬥狠」,而真正的武術精神在「打假」和「正名」中悄然變味。

4月27日,中國有「格鬥狂人」之稱的MMA(綜合格鬥)教練徐曉冬與雷公太極創始人魏雷對戰,而魏雷20秒內便被打倒在地,引發網民對太極是否不適合實戰的議論。與此同時,徐曉冬一戰告捷後四處邀戰,更放言連環鬥。其言論令武林人士激憤,紛紛下戰帖要為太極及武術「正名」。徐曉冬則聲稱此舉是為了「打假」,而不是否定傳統武術。

徐斥傳統武術是「騙子」

據媒體報道,39歲的徐曉冬早年在北京學散打,後來在北京成立了第一個MMA(綜合格鬥)組織,被圈內人稱為「格鬥狂人」。從拳壇上退役後他開始玩直播、搞培訓,對於傳統武術,他在言語上不留情面,甚至在自己微博上回覆網友稱:「傳統(武術),太極為首,都是騙子。」

據悉,徐曉冬與邯鄲一名70多歲的太極習武者不和,隨後又與另一太極習武者魏雷(43歲)在網上「互片」。4月18日徐曉冬下戰書,相約在27日比試武藝。翌日,魏雷用自己微博帳號「雷公太極」回應:「接受了!不見不散!」

幾秒打倒雷公太極創始人

台灣媒體報道,比試影片中可看到,兩人先擺開架式對峙13秒左右,接著徐曉冬首先發難,左右重拳連發,魏雷雖能招架得住,但已是步伐不穩屢屢倒退。徐曉冬見機不可失欺身而上,拳頭如狂風驟雨般打在魏雷身上。

「太極宗師」終於抵擋不住一個踉蹌就倒在地上,徐曉冬繼續窮追猛打,裁判連忙叫停。從徐曉冬出拳到裁判結束比賽,整段過程約在10秒內,但從徐動手到魏雷倒地其實只有4、5秒左右。

一場「巔峰對決」就這樣草草收場,魏雷滿臉是血的影片頓時在中國網絡上熱播,令輿論一片嘩然,甚至懷疑中國傳統武術不適合實戰。中國戰術格鬥體系訓練專家張付向媒體表示,魏雷失利的原因是沒有建立「同態防禦」,即形成格鬥技術上的一種對稱關係。太極拳本身對於拳法防禦的專項練習較少,太極拳長處在於各種關節技、擺脫技及摔法等,而這些技能都需在對手近身纏鬥或者互相抓牢衣服的前提下使用。練習MMA的徐曉冬用連續快拳直接擊倒對方,根本沒有給太極拳發揮優勢的機會。另外,太極拳僅是中國武術的一種,並不能代表所有武術。其次,魏雷也代表不了整個太極拳。

徐曉冬聲言「打假」

出道後一直話題不斷的徐曉冬曾公然指責傳統武術是騙子,質疑傳統武術的實用性,並公開點名挑戰中國多位武術名家,一時間「徐曉冬挑戰整個武林」的說法不脛而走,引發中國武術界強烈不滿。

連日中國網絡上不斷出現各武林門派約戰徐曉冬的消息,「焦作陳家溝太極王家拳王占海」、「廣東梅花樁研究會會長李尚賢」、「楊氏太極拳傳人——四川太極推手研究會路行會長」……好不熱鬧。

其中最為外界關注的是河南焦作陳家溝的陳式太極拳第十二代傳人、太極拳世界冠軍王占海通過微信公號向徐曉冬發出戰書,並派出得意弟子陳前應戰。王占海在應戰書中說,太極拳本無須正名,但別讓朝生暮死的網絡水軍毀了華夏五千年文化涵養出的一片靜氣!所以,我們應戰!

5月2日,少林寺第一護法釋延覺氣憤地於微博發文,公開向徐曉冬下戰帖,嗆聲若徐輸了就要退出武術圈,若是自己輸了隨便徐曉冬要怎麼辦。

徐曉冬2日在直播中稱「王占海、王戰軍是假把式」、「太極90%都是假打」,要是輸給二人,會當場下跪磕頭。徐曉冬甚至還表示,由於是他挑戰整個武林,他可以接受「車輪戰」,連續戰勝兩至三位武林掌門人,才算獲勝,引發各界關注。

徐曉冬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直言,自己敢於迎戰太極乃至其他武林門派,最重要的一點是要「打假」。「太多的所謂武林門派充斥在各種比賽中,他們打的都是假拳。過去為甚麼沒人說,因為拳手不敢得罪賽事、得罪主辦方,拳手的生活來源就是打拳,沒有比賽可打就失去了飯碗,這讓那些所謂的武林高手可以繼續欺騙大眾。」

對於給外界印象中的「過於狂傲」,徐曉冬稱自己從沒說過傳統武術中沒有真正的高手,只是厭惡那些魚目混珠的「假把式」。

不能以鬥狠結果下結論

媒體評論稱,事實上,傳統武術與中醫、國畫、民樂一樣,都是中國傳統哲學的子嗣,都體現著中國傳統哲學「天人合一、物我相濟、和諧共生」的世界觀。因此崇尚「和合」理念的中國傳統武術在千百年演化過程中,必然不以搏擊、克敵甚至「一招致命」為根本訴求,相反強身健體、神氣通順、心靜理達才是傳統武術的終極追求,這也是漢字「武」由「止戈」構成的內在深意。文章認為,約架事件中的雷公不能代表太極,同樣紛紛以掌門人頭銜與徐曉冬繼續約架者,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樣一爭高低的目的無關武術精神。現代搏擊愛好者,也應該對傳統國術報以最基本的尊重,不能以鬥狠的結果來下結論。◇

馬雲:太極拳四兩撥千斤是種修為

阿里巴巴主席馬雲。(AFP)
阿里巴巴主席馬雲。(AFP)

據悉徐曉冬「約戰」對象中,還包括馬雲保鏢,徐還高調宣稱,馬雲的保鏢應該很有實力,打他大概要3分鐘。

隨後馬雲在微博上撰文《時差隨筆——太極拳和自由搏擊》加入這場關於太極能否實戰的探討。

他介紹自己也是「拳迷」,跟過的太極拳師父不下8人,練太極拳也是有很多年,一直業餘

他認為,「太極拳作為一個拳種肯定是能實戰的,但真正能打的人確實不多,成為技擊高手的更是鳳毛麟角,絕大部份人其實是練太極操,或者只是太極拳公園江湖的愛好者。」

他還表示,「太極拳原本不是為了技擊而創造出來的,它是用拳來闡述太極哲學思想的一種運動。技擊只是太極拳中的一部份,絕不是全部。太極拳用拳術來體會陰陽變化,虛實轉換,動靜結合,上下相隨,捨己從人。」

他還表示,人人覺得太極是四兩撥千斤,這是一種修為,天下能真正修到太極四兩的人幾乎沒有。

這場典型的由鬥嘴引發的街鬥,在他看來既沒有技法也沒有觀賞性。唯一特別的是圍觀者多,而且起哄希望看更大的戲,到後來「上升到太極能不能打,武術是否有用,傳統文化是否有作用……」

他強調:「一場街鬥不能說明任何問題。更何況用自由搏擊的搏擊能力去和太極拳的搏擊比,規則不一致,根本無從談起……」

他規勸道:「在槍炮甚至導彈、核彈面前,一切武功『同是天涯淪落人』,相煎何太急?」

「無神論」使武術達不到出神入化

自小愛好武術的某國家機關法輪功學員清風表示,一場簡簡單單的決鬥,就引起如此廣泛關注和熱議,說明中國傳統武術在當今確實存在不足的一面,魚目混珠,因此徐曉冬們「藐視」中國傳統武術,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人們骨子裏希望中國流傳的東西是有強大生命力的。

他認為,「武術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中共建政以來,對傳統文化進行大規模徹底圍剿、戧殺,『刀槍入庫,馬放南山』,使許多東西出現斷層,從而失傳。」
他進一步表示:「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武術也具有神性。無神論讓武術也失去了根,神的一面表現不出來,習武之人也就失去了神力,達不到那種出神入化的程度。」傳統武術除了一招一式外,他認為,更重要的還有心法練習,要重武德。

他強調:「中國傳統文化歸根到底是修煉文化,要注重心性的修煉才能提高各種技藝水平,出現神蹟。」

武術大師:武德是武術的真正價值

擔任歷屆新唐人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裁判長李有甫,是原中國人體科學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員,本身也是中國武術大師級人物。他認為,傳統武術的衰落和扭曲,深層原因是道德的下滑。「人都是講究道德的,沒有道德就沒有人類的文明,那麼武術是講武德的,武德才是武術的真正價值。」

他表示,中共宣揚的無神論謊言不僅完全破壞中國人的道德準則,也使武術中最精華的東西消失了,「縱觀中國傳統武術,已經面目皆非。」

他認為武德包含兩點,「第一是要相信善惡有報。這一點西方的宗教信仰和東方的儒釋道文化都有系統的理論。第二點就是要止惡揚善。」

他強調:「含顧識大體,藝高而不驕橫,制人而不傷害,才是真正的習武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