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長年累月的宣傳下,很多中國人一聽到「地主」這個詞,第一反應就是他們「凶狠、殘暴、貪婪」,他們是「剝削階級」的代名詞,而被中共立為典型的是劉文彩、周扒皮、黃世仁和南霸天這四個。

然而,許許多多的中國人並不知道的是,如其他被灌輸的並非是歷史的真實一樣,「四大地主」的惡行同樣是中共炮製出來欺騙民眾的。讓我們一一還原這「四大地主」的本來面目。

劉文彩樂善好施 興辦學校

劉文彩晚年修建的文采中學,其教育規模當時在四川地區乃至在全國私立學校中都是最大最好的。
劉文彩晚年修建的文采中學,其教育規模當時在四川地區乃至在全國私立學校中都是最大最好的。

在「四大地主」中,唯一真實的人物是劉文彩,其他都是為了配合政治的需要而進行的「藝術創作」。而這個真實存在的劉文彩,也並非是「喝人血、吃人奶、草菅人命」的大壞蛋,實際上是個大善人。

讓劉文彩「惡名」遠播的是1965年初四川美院師生的大型泥塑《收租院》。這幅長達近100米的泥塑,共有人物114人,道具108件,由「交租」、「驗租」、「過斗」、「算賬」、「逼租」、「反抗」等26個情節組成。每一組泥塑都無言地訴說著劉文彩的罪惡:從小斗放貸,大斗收租;私設地牢;剝削僱工……

這些泥塑不僅在1965年11月25日至1966年3月在北京展出,而且還在全國巡迴展出,甚至最後還上了小學課本。1949年去世的劉文彩就此成為了「舊社會剝削階級的典型」,成為中國人心目中凶狠殘暴的「大地主」的代表人物,而其後人也遭到了非人的迫害。

然而,根據1999年出版的笑蜀先生撰寫的《劉文彩真相》一書,當年報紙上連篇累牘「鐵證如山」的劉文彩的罪惡事實,電影一遍又一遍放映的劉家豪宅裏的酷刑用具,如水牢、收租院、老虎凳、灌辣椒水……完全都是按著「階級鬥爭」的政治模式集體創作出的虛構之作,劉家根本沒有。

另外根據鳳凰台的專題片《大地主劉文彩》,劉文彩不僅不是惡霸,還是對當地教育做出傑出貢獻的大好人。當年宣傳說劉在他的水牢內虐待長工,而事實上他家裏根本沒有水牢……

綜合各方提供的史實,歷史上真實的劉文彩不僅在鎮上修街道、修舖面,收取微薄租金,提供給無房住的鄉鄰,而且出資修建「文采中學」(安仁中學的前身)。在修學校的過程中,他每天都要上工地監督,檢查質量。學校建好後,他還花重金聘請最好的老師來任教,減免貧困生的學費,並絕不干涉學校的教學活動,劉家子孫不得佔有校產。據說,其教育規模在四川地區乃至在全國私立學校中都是最大最好的。

劉文彩還關心貧困百姓疾苦,每遇逢年過節都要對貧困人家走訪和接濟。因為劉文彩為人公道,許多鄉鄰間的糾紛也都找他來調解。

儘管劉文彩後人在文革結束後,奔走叫冤,劉文彩的形像得以獲得部份糾正,但令人尷尬的是,如今劉文彩莊園內仍在展覽著「揭露」劉文彩的物品,泥塑還被拿到國外去展覽,而中國的絕大部份媒體仍在緘默著。劉文彩的孫子劉小飛認為,「短期內平反劉文彩似乎沒有指望」。

「周扒皮」不是惡人

同顛覆劉文彩的本來面目不同的是,周扒皮、黃世仁和南霸天都是中共禦用文人們杜撰出來的地主形像。

《半夜雞叫》的故事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周扒皮,是一個為了讓長工們早起幹活、半夜三更偷偷趴到雞籠子裏學雞叫的惡霸。正是這個形像,加深了人們對地主的痛恨,而很少有中國人想一想這個故事到底存在著怎樣的不合理性:黑燈瞎火起來幹活如何能看得清農田呢?

據說這個周扒皮的原型是作家高玉寶的同村農民周春富,但後來高玉寶也承認,根本沒有半夜雞叫這回事,完全是藝術上的創作。而周春富的同村人對他的評語是:「不是惡人,不霸道。」

然而,在第一次土改中被劃為富農的周春富則因為高玉寶的這本書,最終被劃為「惡霸」而被打慘死。

「黃世仁」是大善人

舞台劇《白毛女》中的地主黃世仁逼迫楊白勞和喜兒的惡行,也讓人們恨得咬牙切齒,雖然從沒有人見過他。而事實上,這也是一個杜撰的形像。

據考證,「白毛女」的形像源自於晉察冀一帶民間的「白毛仙姑」,據說她法力無邊,懲惡揚善。抗戰時,有些根據地的「鬥爭地主大會」常常開不起來,原因就是村民們晚上都去給「仙姑」進貢。西北戰地服務團的作家邵子南為配合鬥爭,把村民們從廟裏拉回來,就編了一個民間傳奇,主題是「破除迷信,發動群眾」,這就是《白毛女》的雛形。

不久,延安文人周揚憑藉著高度靈敏的政治嗅覺,組織人創作了主題為「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的舞劇。從此,《白毛女》成為中共文宣中的一個重要工具。善良天真的人們對這齣戲的所謂「真人真事」的背景深信不疑,因為對很多人來說,儘管他們身邊沒有黃世仁也沒有喜兒,但他們卻認為這不過是自己的孤陋寡聞罷了,在那一半「黑暗的舊中國」,這樣的悲劇一定多如牛毛。然而,事實與他們所想像的完全相反。

根據大陸某記者在對黃世仁的家鄉河北省平山縣考察後得出的結論是:黃世仁比竇娥還冤。

據調查,黃世仁的爺爺黃運全,本是一個老實貧農,經過一輩子的省吃儉用艱苦創業,在40歲的時候買下了15畝薄田,然後辛勤勞動慘澹經營,最終將105畝地傳給了他的獨生子黃起龍。唸過私塾的黃起龍知書達理,聆聽祖訓秉承父業,低調做人。幾十年來,將父親留下的田地擴大成千畝良田,並且有了名字為仁、義、禮、智、信的五個兒子。黃家五兄弟在當地名聲相當好。

黃世仁是長子,自然接了父親的班。他為人善良,經常賙濟鄰里,行善積德,在當地是有名的黃大善人。黃世仁有一妻七妾,兒女成群,家庭和睦。(註:當時的法律允許一夫多妻)

而楊白勞的父親楊洪業是當地有名的豆腐大王,人稱「楊豆腐」。楊家豆腐以質好價廉著稱。楊白勞和黃世仁自小就是結拜兄弟。楊洪業41歲去世後,楊白勞繼承父業,因不耐辛勞,加之染上了賭癮毒癮,從而使家業衰敗。當地老百姓都很看不起他。

後來,楊白勞在欠下巨額賭債無力償還時,黃世仁借給他大洋1,000元,並收留了其未成年的女兒喜兒。無臉見人的楊白勞外出躲債,最終誤喝滷水不治身亡。又是黃世仁,厚葬了楊白勞,並收養了喜兒。

「南霸天」也是善人

1961年的電影《紅色娘子軍》,是中共用來愚弄中國人的八大樣板戲之 一,還被編成芭蕾舞劇。實際上這些娘子軍的下場很慘,她們在日軍入侵之前就解散了。(網絡圖片)
1961年的電影《紅色娘子軍》,是中共用來愚弄中國人的八大樣板戲之 一,還被編成芭蕾舞劇。實際上這些娘子軍的下場很慘,她們在日軍入侵之前就解散了。(網絡圖片)

《紅色娘子軍》中的南霸天是另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地主。電影裏,他被描述成利用萬貫家財、組織和支援「反動武裝」,與海南島的中共游擊隊為敵,後被「紅色娘子軍連」連長吳瓊花(在南霸天的家中當過丫鬟)擊斃。

據說南霸天的原型是海南陵水縣當地一個叫張鴻猷的地主,而實際上這個地主也是個善人,不僅從沒有欺壓過百姓,而且家裏也沒家丁、槍枝、碉堡。

紅色娘子軍的第一任指導員王時香在2000年出版的一本書中曾說:「我們連長龐瓊花,就是電影裏的吳瓊花。她是貧農出身,並不是南霸天家的丫環,也沒有南霸天這個人。這是和電影裏不一樣的。」

結語

可嘆的是,如今的中國人鮮有人知道上述真實的歷史,腦中依舊記得的是劉文彩、「周扒皮」、「黃世仁」和「南霸天」「欺壓百姓」的形像。由此可見,中共對百姓的洗腦達到了何種程度。

其實,中國歷史上地主階層,也就是田地所有者,在農村扮演了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因為他們大多受過教育,因此不僅承擔著教化百姓的作用,而且承擔著災年救濟百姓、修建公共橋樑等設施、解決鄉鄰矛盾的責任。他們中絕大多數是非常善良的。1949年前,大多數農村尊稱土地和財富較多的人為「財主」、「老爺」;租種地主土地的佃戶和長工則尊稱土地的主人為「東家」,雙方互惠互利,基本不存在甚麼剝削的問題。當時「地主」的稱謂蘊含的是尊敬、崇拜和羨慕,沒有絲毫的貶義。

但是隨著中共建政後的農村土地改革的進行,至少有200萬以上的地主遭到了鎮壓並被剝奪了所有的財產,數十萬地主和家人被殺,地主階級被全部消滅。農村傳統意義上的士紳階層被徹底摧毀,傳統的道德觀和價值觀在中國的農村逐漸消失。中共政權也達到了其對農村控制的目的。從此,「地主」成為一個貶義詞,直至今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