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魅力,讓人無法抗拒。

沙巴、沙勞越不應只是短暫拜訪的旅遊景點,它們是值得細細品味的聖地,若熱愛大自然,可多次前往,來滿足求知和探險的心。

大自然的魅力,讓人不自覺的愛上它……

婆羅洲上的沙巴、沙勞越隸屬於馬來西亞,即所謂的東馬,面積非常的廣大,是昔日博物學家在亞洲採集標本的重要據點。今日,因為觀光旅遊的發展,更是許多遊人喜愛拜訪的據點。

飛機抵達到婆羅洲的門戶——亞庇。向東行可以攀登東南亞最高峰,一路向東,隨著進入原始或次生的森林中,紅毛猩猩、長鼻猴、鳥翼蝶、大王花,總有機會在既定或不預期的行程中出現,令人連連發出讚歎,即使是已經瀕臨絕種的亞洲象,或是潛泳在海中的海龜,都將豐富著飛離家鄉的旅程。至於向南,則是另一塊令人嚮往的犀鳥之鄉——沙勞越,也以多樣化的生物相,吸引遊客的目光,而渾然天成的石灰岩洞,在鬱鬱的森林中默默地等人拜訪。若不過癮,再向西行,去感受沙灘夕陽的浪漫情懷。

鳳仙花。(維基百科)
鳳仙花。(維基百科)

垂花蝎尾蕉。(維基百科)
垂花蝎尾蕉。(維基百科)

雨林大王花。(維基百科)
雨林大王花。(維基百科)

就是這樣的魅力,沙巴、沙勞越不應只是短暫拜訪的旅遊景點,它們是值得細細品味的聖地,若熱愛大自然,可多次前往,來滿足求知和探險的心。

回味二訪婆羅洲,記錄足跡點點。

攀登神山知謙卑

神山,位於馬來西亞沙巴洲,是東南亞第一高峰,她聳立於熱帶雨林之上,山中的自然資源非常豐富,也是名聞遐邇的登山路線。山勢奇險陡峭的神山有著充滿神秘色彩的傳說,當地的卡達散人(Kadazan)稱她為「中國寡婦山」,那是多情的族人在遭中國王子離棄之後痴情守候所幻化而成的;他們也相信那兒是「亡魂的聖地」,祖靈群聚山頭,神聖不可犯;因此,直到1851年一位英國殖民官修羅爵士登頂成功,才陸續有人攀爬登頂。爾後逐漸成為一條知名的登山路線。

筆著經不住別人的慫恿,與另五位夥伴在嚮導的帶領下,攀爬最高峰——羅氏峰。登山步道非常陡峭,在越過無數樹根糾結盤繞的階梯後,持續攀升的高度讓我們的呼吸愈來愈沉重,卻不減我們沿途觀察的樂趣,在不與時間競爭的情況下,走得自由自在。林間跳躍的小鳥,與遊客關係熱絡的高山地松鼠,及隱身在枝葉間討生活的昆蟲,這些生物群譜,都在我們放慢腳步的同時,依序在我們的眼前展現。

沿途每半公里就設置一座涼亭。我們以此我為標竿,細數剩餘的路程,在以每半小時行半公里的慢速中到達夜宿的「拉班拉達山屋」。卡達散族的嚮導沒有催促我們,只是默默地作陪,讓我們心生感激,畢竟不是爬山高手,要的就是能自己掌控的速度。

隔日清晨兩點半,與來自世界各地的登山客,在頭燈及星光的照耀下,看著別人的腳步,拉著固定及指引的繩索,在凜冽的寒風中,去到令人難忘的峰頂——4,095.2公尺。

摸黑上山,視界有限,不知山勢的險峻,一旦欣賞完初陽,觸目所及,幾乎都是聳立的岩石及已風化成碎屑的岩層,而四周的群山各以其獨特的姿態挺立,因雲海的翻騰而不停地變化容顏。

神山頂峰的高原植被。(維基百科)
神山頂峰的高原植被。(維基百科)

在陽光乍現的清晨回首來時的路,淒冷的生境僅有生命特別強韌的草生植物,努力從岩縫中成長,謙卑、不強出頭,如此才能與巍峨的神山共存共榮!

攀登神山,在堅韌的草生植物中知謙卑。

攀山時經過淒冷的生境,僅有生命特別強韌的草生植物,努力從岩縫中成長,謙卑、不強出頭,如此才能與巍峨的神山共存共榮!(維基百科)
攀山時經過淒冷的生境,僅有生命特別強韌的草生植物,努力從岩縫中成長,謙卑、不強出頭,如此才能與巍峨的神山共存共榮!(維基百科)

步道迂迴森呼吸

神山國家公園(Kinabalu Park)在1964年被列為馬來西亞國家公園。聽說公園中已發現326種鳥類、100種哺乳類,更令人驚奇的是有1,200種的蘭花,至於令人好奇的食蟲植物——豬籠草,也擁有九種之多。當然,不要有過多的期待,以為「到此一遊」就能像逛動物園一般盡皆入目,因為它佔地754平方公里,面積比新加坡還大。如果想以幾天的時間就觀察到這裏眾多的生物,是不可能的,所以,抱著隨緣的心態遊覽,也許會驚喜連連。

神山的國家公園,在2000年入選為馬來西亞首個世界自然遺址,慕名而來的旅客,可以選擇攀登神山或是在規劃的多條步道中漫走,享受森林浴的洗禮,不用揮汗如雨、氣喘吁吁,用自己的節奏觀察自然的傑作。

在公園管理處要來天然步道(Nature Trails)的地圖,按圖索驥,選擇想要漫走的路段。幾條步道很原始,未得到妥善修葺,部份路段甚至可見到雨水沖刷地表的遺痕,清清楚楚地展示著雨林地表的營養貧乏與不堪一擊。行走期間,鳥鳴雖不絕於耳,在眾多大樹的環擁下,無從仔細看到牠們的踪影。路兩旁的昆蟲倒是不停地出現給我們欣賞。

藍綠鵲。(網絡圖片)
藍綠鵲。(網絡圖片)

靛藍鶲(網絡圖片)
靛藍鶲(網絡圖片)

熱帶雨林的植物和樹木渴望陽光,它們努力向上、一路攀爬,無非為了生存。步行在林道,仰望陽光自樹冠林葉的間隙穿射而下。看到高大喬木的線條,纖細有緻的剪影如水中珊瑚,尚且隨風有著波動的微暈!然而對林下的植物而言,卻是爭取光源的重要管道,它們依賴這樣的光,才得以成長,即使非猛烈直射,卻足已!在時而明亮時而陰暗的步道中行進,不覺時間的飛逝,倒是肚中發出的咕嚕聲會指引前進的方向。用一天的時間,走在步道上,累了,便向著車道方向離開,去附近餐廳放鬆一下,可以大吃大喝也可以小酌,之後可遊走欣賞造型各異的Lodge,如果想念森林的氛圍,再次遁入步道中,與花、與鳥、與昆蟲,也與視線中的不同線條、色塊再相逢。

在神山國家公園的迂迴步道中,可以盡情地呼吸森林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