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福布斯》雜誌(Forbes)估計,巴菲特的資產在2016年暴增了120億美元,這讓他重回「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第二名。個人理財網站Make Lemonade創辦人傅萊德曼(Zack Friedman)分析了巴菲特資產,歸納出他資產增長到740億美元的三個主要原因:美國總統大選、銀行業股票及航空公司股票。

1. 美國總統大選

在2016年大選期間,巴菲特(Warren Buffett)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但在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勝選後股市大漲。巴菲特旗下的巴郡(Berkshire Hathaway)公司股票自11月8日選舉日以來增長了11.5%。

但是整體股市上漲並非巴菲特資產暴增的單一原因。他的成功資產組合可供投資人作為2017年投資參考。

2. 銀行股

銀行業和其他金融服務公司是巴菲特投資組合中的重要組合。他的金融業持股包括富國銀行、美國運通、美國銀行及高盛等。2011年,巴菲特投資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50億美元,以獲得該公司50億美元的優先股和認股權證,未來能以每股7.14美元的價格購買700億股該公司一般股票。當時,正是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刻,美國銀行股價跌到只剩帳面淨值(book value)的50%,也就是說股價非常低。目前,美國銀行的股價已經超過每股22美元,高出淨值30%。

對銀行業進行鬆綁、降低稅率和增加基礎設施投資是特朗普的重要內政施政議程,這些都是導致銀行業股票上漲的積極因素。此外,如果美聯儲在2017年繼續加息,銀行業將獲得更多的淨利息收入,從而增加收益。自金融危機以來,銀行一直專注於降低成本和維持適當的監管資本。這使得銀行業減少貸款和吝於承擔風險。在支持增長的特朗普主政期間,銀行將能夠重新部署目前為了滿足監管部門要求的額外資本和增加貸款。

據截至2016年9月30日的最新公開文件,巴菲特手中五大銀行和金融服務持股包括:富國銀行、美國運通、美國合眾銀行(US Bancorp)、穆迪和高盛。

3. 航空公司

巴菲特旗下的巴郡第三季公開的財務報表顯示,該公司投資了三家航空公司:美國航空公司、達美航空公司和聯合大陸集團。CNBC在11月確認巴郡也投資了西南航空。

由於航空業需要龐大資本,而且投資回報低,巴菲特一直不願意投資航空業,因此他避開了航空公司股票。更別說自2000年以來,包括美國航空、達美航空及聯合航空在內的數十家航空公司申請破產。巴菲特最早在1989年投資全美航空(US Airways)3.58億美元,在1995年該投資價值跌到8950萬美元。

不過,巴菲特的公司已經投資了許多航空企業,包括私人飛機分租公司NetJets、航太零件製造商Precision Castparts和飛行員培訓公司FlightSafety。

對航空業相關股票的投資顯示,巴菲特對航空業前景看好,航空公司業績在2017年有望好轉,進而推升股價。這使得航空業股價在選舉後上漲了約15%。

此外,航空業的併購潮大幅降低了航空公司的數量,減少了彼此間的競爭及價格戰,這有助於航空公司財務的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