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憲法明文規定:信仰自由。可是清華大學副教授須寅僅僅因為堅持信仰,就被中共非法關押兩年,最後被迫離開中國,遠走他鄉。

須寅教授在清華大學獲得的榮譽證書。(明慧網)
須寅教授在清華大學獲得的榮譽證書。(明慧網)

須寅教授在清華大學獲得的榮譽證書。(明慧網)
須寅教授在清華大學獲得的榮譽證書。(明慧網)

須寅教授在清華大學獲得的榮譽證書。(明慧網)
須寅教授在清華大學獲得的榮譽證書。(明慧網)

須寅教授在清華大學獲得的榮譽證書。(明慧網)
須寅教授在清華大學獲得的榮譽證書。(明慧網)

36個「笑臉」 他獨得11個

須寅1995年在清華土木工程系獲得博士學位,之後留校執教十餘年,多次獲得國家級教學和科研成果獎、校系先進工作者等榮譽,在教學綜合評估中總分連續幾個學期獲得全校的前5%。

在清華,如果老師的課程評估獲得全校的前20%,可得到一個「笑臉」作為鼓勵。有一個學期結束後,須寅所在的土木工程系三十幾個任課老師共獲得了36個笑臉,而須寅教授一個人就得了11個,幾乎佔了1/3,被同事們稱為不折不扣的教學「得分手」。

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剛開始,系領導還默許須寅煉功,因為他是骨幹教師,同事和學生對他的評價都很高。但是後來須寅還是被中共非法勞教兩年。

「人權最好時期」的真相

2006年3月13日早上,他送走女兒上學後,本打算開始準備出全國研究生考卷,二十幾個中共警察突然闖入須寅家,翻箱倒櫃,找出法輪功書籍,當著他的面,填寫了帶來的空白搜查令和傳訊令,並將他拘捕,然後判了他兩年勞教。須教授帶的研究生知道後,還到看守所送過衣服,說:「我的老師不是壞人,我們尊敬他。」

須寅教授說: 「我在看守所被關押在不足18平米的監室裏,最多時關著36人,白天在硬板上被強迫抱著腿坐著,一天坐到晚,長期就這麼坐著,臀部都坐爛了。晚上每人是頭挨著腳,腳挨著頭,肉貼肉地側著睡。在炎熱的夏天,室內高溫悶熱,溫度常接近四十攝氏度。更令人噁心的是:多人共用一個牙刷、一條毛巾。像肝炎、愛滋病等許多傳染病會因為共用一個牙刷而傳播,有許多被關押吸毒者也用那個牙刷。這就是所謂中共自我標榜的『人權最好時期』的真相。」

兩年勞教期間,須寅有16個月被囚禁在北京大興團河勞教所,其中有8個月被單獨關「小號」,每天被迫用固定姿勢坐小板凳面壁長達18、9個小時,當超過人能忍受的極限時,如果稍微改變一下身體姿勢,就會立即招來大聲呵斥,甚至是拳腳相向。

做「轉化」的警察認輸

但是,須寅一直堅持信仰,和做「轉化」工作的警察講真相。 「我盡量用他們能明白的話講,一談就是很長時間。我是個學理工科的,我用嚴密的科學思維邏輯與中共流氓式的政治邏輯抗衡。我用問問題的方式牽著他們的思維,從自然科學的角度證明法輪功是非常好的功法。他們無法推翻,也覺得我是個思維理智的人。

就這樣一個自稱『全國轉化水平最高』的警察也認輸了,用他的話講:我們這裏的警察沒有一個能說服你,我們這裏的錄像和書對你根本沒有用。後來就沒有人願意『轉化』和『教育』我了。」

「我被釋放時,警察對前來接我的學校領導說:『和沒進勞教所一樣,回去還得看緊』。」

2008年3月13日,須寅到期獲釋,清華大學強迫他寫認錯和不煉法輪功的聲明,否則不續簽教書合同。須寅為了信仰自由,被迫放棄他所熱愛的為學生們「傳道、授業、解惑」的工作,離開中國,遠走他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