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吳湞日前遭媒體記者公開舉報,被指濫用職權,涉嫌隱瞞多家藥廠生產偽劣疫苗的真相,導致數十萬人受害。不過,該媒體人在舉報的當天下午,就因一篇疫苗案的報道被法院判處敗訴,被外界質疑公權力藉機報復。

《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杜濤欣11月8日通過微信發表公開舉報信。信中揭露,2009年3月大連金港迪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為瘋狗(狂犬)病疫苗被發現造假,國家食藥監總局派人對全國瘋狗疫苗生產企業進行突擊檢查。時任藥監總局副局長吳湞安排有關人員到東北進行檢查,結果發現河北福爾和江蘇延申兩家企業生產的瘋狗病疫苗涉嫌造假。

舉報信指,吳湞作為該領域主管,應該按有關規定,對涉及的偽劣瘋狗疫苗第一時間召回。然而這個檢查結果卻被吳湞隱瞞不報。幾個月後,涉案的21萬份瘋狗疫苗被銷往安徽、福建、廣東、廣西等20多個省市。

舉報還稱,吳湞在明知江蘇延申公司大面積造假、劣跡斑斑的情況下,還繼續為其站台,親自向其簽批了上億元的甲流疫苗訂單。此舉干預正常的疫苗生產市場競爭,涉嫌以權謀私和不正當利益輸送。

舉報信中還指,吳湞保護「江蘇延申狂苗」事件已經成為業界眾所周知的秘密,不但江蘇延申狂苗事件得到瞞報,2009年9月,江蘇延申還獲得了甲流疫苗生產GMP證書,以及160萬人份甲流訂單。直到2009年末食藥監局內部工作人員向上級反映,江蘇延申問題疫苗的事情才對外公佈。

經檢索發現,早在6年前,大陸多家官媒都報道了江蘇延申問題瘋狗疫苗事件,該企業被勒令全面停產接受調查,調查組發現該企業造假長達15年,受害者可能多達100萬人。雖然事件曝光後,江蘇延申多名高管被捕,但媒體和有關部門對具體監管人責任,則予以了迴避。

此外,舉報信中還披露的另一個案例稱,2013年11月起,廣東省出現4例疑似接種康泰B肝疫苗後死亡案例,全國也累計案例達7例。但官方一直沒立即停止該疫苗的使用,而是在一個月後媒體曝光之後,衛計委才發出通知暫停涉事疫苗。

食藥監總局直到媒體曝光死亡案例後,才發出暫停涉事疫苗的通知。(網絡圖片)
食藥監總局直到媒體曝光死亡案例後,才發出暫停涉事疫苗的通知。(網絡圖片)
食藥監總局直到媒體曝光死亡案例後,才發出暫停涉事疫苗的通知。(網絡圖片)

舉報記者杜濤欣指出,在吳湞分管疫苗期間,山西疫苗案、江蘇延申、河北福爾瘋狗症疫苗案、2013年B肝疫苗案、2016年山東疫苗案等大案頻發,國產疫苗的聲譽遭受重創。上述事件是否與吳湞的懈怠有關,而吳湞是否還涉及其它徇私枉法,濫用職權等違法違紀行為,還在進一步調查梳理。

舉報記者疑受打壓報復

上述舉報信發佈後,立即引起了輿論關注。

不過,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就在《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杜濤欣向中紀委、最高檢實名舉報食藥監總局副局長吳湞的當天下午,他本人卻因2014年的一篇採訪報道——《食藥監總局官員身陷「舉報門」疫苗案大起底》,被另一家經營疫苗的生物製品公司以民事侵權起訴,法官判杜濤欣罪名成立。

據報道,起訴杜濤欣的是深圳泰康生物製品有限公司控制人杜偉民,他曾是江西省一衛生防疫站的工作人員,其後經商,從事疫苗經營。因為《食藥監總局官員身陷「舉報門」疫苗案大起底》的報道,杜偉民向法院起訴了《民主與法制時報》,經過一審、二審,《民主與法制時報》均被判決敗訴。

而文章作者杜濤欣也被杜偉民起訴,在經過多次開庭後,11月8日,北京大興區法院判處杜濤欣罪名成立。

大陸知名博主「木車調查的專欄」當晚在博客發文稱,11月8日是中國記者節,法院故意選在那天開庭,實際上是一種險惡用心,是侮辱中國所有媒體記者。博文還指出,正是「斷頭」新聞讓記者屢屢成為被告,被惡意起訴,干擾媒體報道。杜濤欣上午實名舉報一名副部級幹部,下午參加開庭,折射的是這個時代記者的無力,輿論監督的蒼白,是全體記者命運的縮影。◇

舉報信。(網絡圖片)
舉報信。(網絡圖片)
舉報信。(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