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常委會星期一早上全票通過解釋《基本法》第104條,明確規定宣誓要「真誠、莊重」,拒絕宣誓即喪失資格,不得重新宣誓,並將參選要求與宣誓內容掛勾。香港民主派議員批評今次不是釋法而是修法,粗暴犧牲香港一國兩制及法治精神,同時將影響兩位民選的議員席位。

《基本法》第104條原本只有84個字,人大這次釋法增加超過一千字的解釋。人大解釋條文規定:「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包括『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容的法定誓言。」又說明,拒絕宣誓即喪失資格,「拒絕宣誓」即是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又規定如果宣誓無效,不得重新宣誓。宣誓人作虛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後從事違反誓言行為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

泛民政黨批損害港法治

民主派政黨議員皆重申反對釋法。公民黨批評今次人大非釋法,而是修法、僭建,可能令兩位青年新政議員失去議席,是政治問題。又指人大架空香港法院及立法會,令港人失去一國兩制的信心。楊岳橋表示,「這個亂局其實是人大粗暴犧牲了香港的法治精神,香港司法獨立本來可處理的政治問題。當然一個必然結果不僅失去了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更輸了中央治港方針的信心。」他又引用鄧小平於1984年關於港人治港的講話及習近平去年講話曾指出,要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不走樣、不變形」地實踐,「今次釋法是將習近平及鄧小平兩代人的講法基本上是『一鋪清袋』。」

今次釋法將監誓人、立法會秘書的權力放大,由其決定民選議員是否可以就任,於理不合。楊岳橋認為,釋法將令兩位青政議員失去議席,更令人憂慮影響兩位重新宣誓議員(劉小麗及姚松炎)的議席。不過他警告建制派不要試圖透過今次釋法『偷雞』奪議席,「如果有任何補選,我相信民主派一定會坐下來,用最大的努力做出最大團結,不那麼容易地失去這兩個議席。」

立法會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涂謹申認為今次人大釋法,是繞過本地立法層面,等於收回香港部份的自治權,「人大的解釋是解釋依法,解釋宣誓,解釋細緻到如何做,就不得重新宣誓。其實(《基本法》)104條的做法是必須依法宣誓,而法是指本地的法例。如果人大或中央認為香港的本地法例不足夠處理問題,不是依法的涵蓋面不夠完整,其實應由本地特區政府提交修訂法例的草案。現在人大連特區政府要提交草案的工作也做了,本地立法機關通過的角色也做了,這個做法不合適,做了本地法律改革的角色。以後人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我覺得會變差,我覺得今次有部份等同收回一些自治。」

自決派議員堅持政綱

有主張自決的議員質疑,今次人大常委會釋法,實際上是修改了《基本法》,破壞香港法治。朱凱廸認為,北京是藉宣誓風波濫用《基本法》第158條的釋法權,實際上是修改了《基本法》第104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踐踏了香港人的政治權利和法律系統,「同時更嚴重的是令香港民主運動,度身訂造一個港獨的『政治羅網」。今次第一批『中槍』的是游蕙禎和梁頌恒,但今早大家也聽到李飛也已說明民主自決是『射程範圍』,其實大家也看到以港獨修辭來打擊甚至消滅北京在香港的政治對手,似乎已經是經過宣誓風波後開出來的手法。」

對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稱,宣揚自決本身也是港獨。朱凱廸表示,他與劉小麗及羅冠聰在立法會選舉中獲得十多萬票,認為是十多萬市民支持他們帶這個政綱進入立法會,故他們一定會繼續在立法會提出「民主自決」。

劉小麗強調,自己是否會被取消議席不是重點,現在不僅是一、兩個議席的問題,擔憂的是將來中央可以任意推翻一個議員的議席,最應關注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未來。

香港眾志羅冠聰則表示,人大明目張膽將一套完全不能接受的說法強加給港人,指鹿為馬,將歪理說成真理。又指所謂的「真誠、莊重」很主觀,他認為今次是中央對香港選舉干預的展現,容許監誓人以相當主觀和政治性的判斷,來判定一個候任立法會議員的宣誓是否有效是權力過大。

批評梁振英借機炒作23條

一批工黨成員到中聯辦抗議釋法損害香港法治,他們又警告梁振英不要推動23條立法。(蔡雯文/大紀元)
一批工黨成員到中聯辦抗議釋法損害香港法治,他們又警告梁振英不要推動23條立法。(蔡雯文/大紀元)

一批工黨成員到中聯辦抗議釋法損害香港法治,政治審查當選者。副主席李卓人質疑,「如果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這是擁護基本法嗎?他可以說你反對基本法中的一條,你就不是真誠擁護基本法。所以問題不僅是一個宣誓,或他們所謂的對付港獨這麼簡單,他可以對付所有跟中央意見不同的立法會議員。」

何秀蘭批評梁振英還提及要為23條立法,警告對方收手,「不要對香港做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不要為自己的連任掀起港獨這個議題。」她指梁振英企圖藉司法覆核剝奪兩個民選議員的議席,又為提高其連任機會趁機立23條,是被所有香港人不恥。認為梁應該馬上下台,接受審訊,「為他自己的貪腐、為他自己的違法行為接受法律的裁決。」

宣誓風波主角青年新政梁頌恒及游蕙禎表示,由於要就人大常委會釋法諮詢法律意見,未能即時作回應。並說兩人已收到法庭指示,要在星期四中午前,就釋法的法律效果遞交補充陳詞。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則表示,今次人大釋法,有助釐清《基本法》不清楚的地方。至於青年新政兩位議員的宣誓爭議,會等法院有判決後再解決。

大律師公會感遺憾

大律師公會亦發表聲明對人大就《基本法》第104條作出解釋深表遺憾。重申在現階段倉卒釋法並無必要,且弊多於利,難免有為香港立法之嫌,令市民懷疑中央對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決心。

又強調無效宣誓的法律後果的問題,已進入司法程序,在有關案件中交由法庭處理及等候判決。但人大同時解釋,若有關人士作出了被認定為無效的宣誓,不能獲得重新宣誓的安排。大律師公會憂慮有關上述決定難免削弱香港在國際間司法獨立的形象,動搖公眾對香港法治的信心,形容是極之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