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谷道撰文

一周前,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 News)民調顯示希拉莉支持度超越特朗普12%,現在距離11月8日選舉日不到10天,隨著「奧巴馬健保」保費的上漲25%和FBI重啟涉及希拉莉的「電郵門」調查,最新的ABC民調顯示希拉莉的領先度僅剩2%,特朗普支持度邁向「黃金交叉」的趨勢逐漸明顯。

越來越多的華爾街專家擔心,有鑑於支持特朗普的選民投票率可能高於對手陣營,上述戲劇張力十足的「10月驚奇」或將出現催票效應,從而將特朗普拱上總統寶座,原本預期希拉莉穩贏的金融市場恐怕在選後將激起不小的驚濤駭浪。

對於近月來極為窄幅整理的美國股市,特朗普的當選可能迫使累積過久的沽壓一次宣洩,股市諮詢公司Macroeconomic Advisers估計該情境將使美股在選後崩跌8%,彷彿英國脫歐公投重演,如此一來將吃掉標普500指數年來的5%漲幅。

如果特朗普在選後語氣收斂,並獲得共和黨掌權派的認同和靠攏,美股在短暫崩跌後或很快回彈。假設特朗普仍然不改暴衝習性,導致府會關係惡化,金融市場恐怕仍將驚嚇不止,屆時或將出現第二輪動盪。

逆勢走揚的個股或將零星出現。對於海外藏大量現金的微軟和蘋果公司等美國大企業,特朗普當選後或許其資金匯回將享受到大幅減稅的好處。而國防工業和基礎建設行業,最可能實質受惠於特朗普擴大投資政見的兌現。另外,藥價高到離譜的生技股向來飽受希拉莉抨擊,特朗普選上後或許壓力頓減。

此外,由於特朗普向來堅決反對墨西哥非法移民,多數專家預測一旦特朗普當選,墨西哥比索(Peso)將立刻崩盤。比索兌美元匯率自9月26日特朗普選情告急後迄今升值了6%,這個情況很像英鎊匯率由4月的1.45美元附近升值到公投前的1.59美元(升幅逾9%)一樣,但其最新的報價已跌至1.22美元,公投迄今回貶了23%。

美元兌比索雖然看升,但兌換歐元等六大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短期將難以突破99-100的壓力,因為市場會預期美聯儲主席耶倫或許位置不保,以及美聯儲或許無法如預期於12月加息。

長期展望則要看特朗普是否兌現其擴大減稅和增加公共支出的政見,美元指數或許因政府舉債上限進一步攀高而出現所謂的「特朗普折價」(Trump Discount)。

在國際美元上檔受限的情況下,最明顯受惠的金融商品可能是黃金,如同金價在英國公投隔日一度大漲逾100美元/安士一樣,11月9日金價很可能出現百元以上的大漲行情,而向來波動幅度較金價激烈的白銀,後續漲幅可能更高。

綜觀全球政局,從英國脫歐、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暴起到日本安倍首相的完全執政,「激進派」現階段似乎在國內獲得了更多的掌聲。

從經濟角度分析,特朗普代表「變革」而希拉莉則是「維持現狀」,或可類比英國的脫歐和留歐派,特朗普若當選,將再度驗證這股選民訴求改變的全球風潮,將難以逆轉的政治現實。

但對金融市場來說,政治的掌聲和變革的本身卻是市場波動的根源。11月9日的全球金融市場或許波瀾壯闊,或許平靜無波,但這場美國總統選舉的本身就是「風險」和「機會」的混合體,投資圈內的贏家或許正伺機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