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公投引發的政治地震轉眼過去4個月,天塌地陷般的種種預言似乎都還未兌現。但英國人選擇了脫離歐盟,開弓沒有回頭箭。隨著英國首相文翠珊宣佈明年3月正式啟動脫歐談判,英國脫歐已勢在必行,如何脫歐則成為關注的焦點。不過在此之前,銀行業已經作出反應,率先準備離開英國。

英國銀行業協會(BBA)警告,由於擔心英國脫歐的影響,一些國際性銀行正準備明年初開始將一些業務撤出英國,小型銀行更將提早在年底前採取行動。

大小銀行紛擬外移

BBA執行總監Anthony Browne在10月23日出版的《觀察家報》撰文說:「現在,大多數國際銀行都設立項目組,研究哪些業務需要轉移才能保障繼續服務客戶,何時必須轉移,怎麼轉移最好……很多小一些的銀行準備在聖誕節前就開始轉移業務,而大一些的銀行預計將在明年一季度開始。目前的公共和政治討論正把我們引向錯誤的方向。」

Browne寫道:「銀行業可能是英國受脫歐影響最大的行業。銀行業是遠超其它行業的英國最大出口產業,也比多數其它行業具有更強的國際流動性。對銀行而言,脫歐的後果不只是要支付額外的關稅,而是銀行能否保持其提供服務的法律權利。」

文翠珊強調將力爭英國進入歐盟單一市場。英國銀行業也希望能保持歐盟的「單一牌照」機制,以不受限制地在整個歐洲共同市場內提供金融服務,但歐盟共同市場的基本原則是人口自由流動。多位歐盟領導人已開出條件,要求英國必須接受歐盟勞工在境內自由遷徙。而文翠珊已明確表示,英國將限制歐盟移民。因此英國與歐盟的貿易前景很不明朗。

Browne說:「在歐洲各國的首都,以及在英國的疑歐派人士中,言辭都越來越強硬。問題在於,歐洲各國政府想要利用脫歐談判來在英吉利海峽建立圍牆,將歐洲已經一體化的金融市場一分為二,目的是要從倫敦搶走工作機會。」

Browne警告,歐盟國家如果這樣做,就等於是為了跟別人嘔氣而傷害自己,「可能會讓巴黎或法蘭克福拿到幾個工作機會,但同時也會使法國和德國企業的籌資成本增加,減緩經濟增長。」

「硬脫」和「軟脫」

文翠珊此前表示,她不會提供脫歐談判的直播解說,也不願把底牌亮給對手看。但爭論下來,英國脫歐的基本思路已可看出眉目,總體而言可分為「硬脫」和「軟脫」兩大類。

脫歐公投中兩個焦點是貿易和移民,而脫歐談判中貿易和移民仍是相互制約的兩大因素。「硬脫」還是「軟脫」說到底是貿易與移民自由度之間的相互消長,即把確保控制歐盟移民還是確保繼續與歐盟的自由貿易放在首位的選擇。

「硬脫」派更願意自稱「淨脫」,徹底脫離歐盟和歐洲單一市場,依照世界貿易組織(WTO)原則與歐盟打交道。國際貿易大臣福克斯表示,英國是WTO創始成員國,世界第5大經濟體,歐盟同樣希望能繼續保持與英國自由貿易。文翠珊也更傾向於英國能控制移民,使「硬脫」派目前佔上風。

所謂「軟脫」,則是以確保英國能繼續留在歐洲單一市場為首要。作為代價,在自由流動上做某些妥協。歐盟所有28個成員國都是歐洲單一市場成員,在4大自由原則基礎上相互自由貿易,實現貨物、服務、資本和人員的流通自由。英國脫歐事務大臣戴德偉(David Davis)更傾向於「軟脫」,表示英國續留單一市場「至關重要」,但首相府稱這是他的個人看法。

CETA讓談判蒙陰影

但不能忽略的事實在於:這不是英國人一廂情願的事。英國脫歐公投中常提及的挪威模式已不再時髦。挪威在歐盟以外,但享有進入歐洲單一市場的權利。但這是以交「入場費」和允許歐盟公民自由進入挪威工作和生活為代價的。

眼下英國更感興趣的是加拿大模式。歐盟和加拿大正談判有1,600頁文本的《經濟和貿易全面協議》(CETA),它將取消加拿大與歐盟之間幾乎所有的貿易關稅。談判已歷時8年。但因比利時一個地區的反對,CETA已危在旦夕。

事件也為英國與歐盟的脫歐談判蒙上陰影,因為雙方的任何協議,都必須經過所有歐盟國家同意,包括比利時國內的弗拉芒區、瓦隆區和布魯塞爾首都區等7個行政地區一致通過。瓦隆區首長馬涅特表示,該區反對CETA只是立下先例,以後還會反對其他貿易協定。

文翠珊則稱,英國與歐盟談判時不會採用加拿大模式。但西班牙外長馬加略日前表示,加歐自由貿易協議最有可能是脫歐後英歐間協議的樣版。《里斯本條約》第50條啟動後,脫歐談判理論上應在2年內完成。但能否如期完成脫歐,脫成甚麼樣,現在沒人能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