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作為人類文明的標誌,代表著不同民族的思維方式和發展水平。中華文化中的漢字有不同於其它文字的最大特點,那就是它的符號性和全息性,每個漢字的本身都包含著豐富的信息量。

負載有五千年悠久中華文化的漢字一直都被傳呼為「神傳文字」。相傳當倉頡造字成功後,一時間「驚天地、泣鬼神」。《淮南子‧本經訓》記載:「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文字傳給人類之時,引動「天雨粟,鬼夜哭」的景像,可見文字的力量非同小可,具有驚天動地的神奇內涵。有了文字後,「造化不能藏其密,故天雨粟;靈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漢字記載了中華文明,流芳千古。

國際語言學家的研究發現:漢字對兒童開發智能有神奇效果;另外,漢語和數學的語法神似,能以簡馭繁、靈活思考。的確不愧為神傳文字的稱號。

嬰兒與漢字的溝通奇境

漢字是一種表意文字,言辭簡短而又涵義深刻,集音、形、義於一體,遠遠超過英文、法文等,因為它們只是表音字,代表一種聲音,沒有實質的意義。日本漢字教育振興協會事務局長氏川弘行表示,在母親教導哺乳期嬰兒時,如果只是教讀音,嬰兒不容易馬上記住,但若讓嬰兒邊看漢字邊教讀音,嬰兒很快會記住,好像嬰兒與漢字之間有一種先天的溝通能力。

日本兒童學漢字增高智商

1982年5月,英國心理學家理查德‧林 (Richard Lynn)博士在全球最著名的科學雜誌《自然》上發表文章,引起全世界的強烈轟動。他對英、美、法、西德、日本5國兒童智商進行了測查,發現歐美4國的兒童智商平均為100,而日本兒童平均智商為111,原因是日本兒童學習了漢字。

「漢字興國論」的鼻祖──東京教育委員會研究員石井勳教授在其《幼兒智力開發法》一書中闡述,他多次反覆測試的結果是,日本的孩子小時候如果不學漢字,他的智商也和歐美兒童一樣是100,但是學習了漢字,情況就不同了。如果從5歲開始學起,到入學前一年,智商能達到110;要是從4歲開始學起,學2年,智商能達120;若從3歲開始學習3年,智商能達到125至130。所以一位法國教師說:「教法國孩子學習漢語文字,主要目的不在於掌握另一種語文工具,而是通過學習漢字來開發法國孩子的智慧。」

漢文語法最符合數學語法

澳洲盧遂現博士還發現:「漢語的語法最符合數學的語法。數學只有10個數字,能表現一切數值,一是靠層層靈活的組合,二是靠變動符號的次序,三是靠一詞多性。漢語漢字正是依靠這三條,只有7千個左右的字即可應付現代社會的一切方面,這是中國兒童數學智商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漢字形音義皆備,是最能增進人聯想能力的文字,因為漢字的創成法則涵蓋象形、形聲、會意、指事、轉注、假借等的演繹,同時反應了歷史文化與地方特色的豐富色彩;漢字能以簡馭繁,表達豐富的思考內涵,古代文言文體的漢文以簡短的文字就能表達大量的訊息。綜合漢字多方特色的奇效,不得不承認漢字是人類文明中的一大瑰寶和人間奇蹟。

漢字生命力頑強,即使當年中國大陸成立「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等組織,曾經想以拼音代替漢字,也做不到完完全全用拼音來代替漢字。而中共創造的簡體字則失去了漢字的來源和豐富的文化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