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某天,家裏預約了更換寬頻盒子,筆者特意休假半天在家等待師傅上門,雖說留在家裏,但筆者依舊一邊對著電腦,一邊用電話指示在公司的助手工作。直到差不多一點,正值午餐的時間,才發現寬頻公司的那位營業代表用語音在數小時前用WhatsApp留了兩個口訊給我。

口訊的內容是他搞錯了一些手續,所以今天沒有師傅上門換機。白等了一個早上的筆者固然怒火中燒,但筆者抱怨的事項卻是比筆者年長少許的業務代表,處事明明應該比年輕人成熟,為何不直接致電告訴我情況?反而用WhatsApp,而且連打字都懶,只錄兩三句語音便算數?

筆者是一位守舊的人,絕不使用WhatsApp處理公事,更別談筆者討厭使用WhatsApp的語音訊息的程度了。及後跟老媽通電話,便順便抱怨一下剛剛的遭遇,但老媽卻先抱怨筆者還未回覆她在早上用WhatsApp發的訊息,還說那很是急事。

於是筆者反問,「急事為何不打電話?」老媽卻問,「年輕人不都是習慣用WhatsApp通訊的嗎?」但堅持「要事不用WhatsApp談」這傳統做法不是老媽教的嗎?原意正是避免溝通混亂啊,而筆者則經歷了整個早上的溝通混亂。說到底,我們日談夜談的親子、兩代、辦公室的溝通混亂,或許都不是溝通的方式太先進或太落伍引致的問題,而是雙方從一開始就使用了不同的方式來溝通。◇

張潤衡
現職心理培訓導師、P牌爸爸、博士研究生、專欄作家︙︙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進擊之生命點滴,齊來增加正能量!www.cy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