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會議敏感期,傳出中共退休上將李繼耐與廖錫龍被軍紀委官員帶走的消息。據稱,二人出事不僅涉貪腐受賄,也與上書公然與中央對抗有關;引習震怒,加速二人落馬進程。

8月5日,香港《南華早報》報道,前中共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上將和總後勤部主任廖錫龍上將在7月的一次退休高級幹部會議中被軍方紀律官員帶走;目前,並不清楚兩人是否被調查,或是否在當局對其他高級軍官的調查中提供協助。

當天,海外中文媒體博聞社報道,北京軍方消息人士證實,李、廖兩人確實出事,其中李是因為涉嫌貪腐受賄被軍紀委拘查,廖也有同樣問題,但本來吐贓4000萬後已獲當局「寬恕」,不料他竟然和李一起上書,質疑中共正在推行的政治運動,因此被新帳舊帳一起算。

軍方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十八大李繼耐退休後不久,新的中央軍委就收到有關他賣官受賄的舉報,他的幾個秘書先後被軍紀委拿下,其中,曾經任李繼耐大秘的中央軍委科學技術委員會專職委員朱新建少將,今年初被拘查後曾經一直扛著,直到最近才「吐出」李繼耐涉嫌的貪腐事實,給軍紀委拿下李提供了有力依據。

李繼耐落馬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可能是出於做賊心虛的原因,於今年初公然上書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對「兩學一做」活動提出批評,質疑有關做法是「形式主義」。據悉上書引起習大怒。

消息稱,李繼耐想用這種攪混水的方法矇混過關,加速他落馬的進程。

至於前軍委委員、解放軍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2012年從總後勤部長位置上退役後,就一直協助中央軍委專案組調查。問題包括他的前秘書、總後勤部司令部副參謀長符林國少將涉貪被查,當局從符的家中抄出黃金25公斤,現金2千多萬元。與廖錫龍同是貴州老鄉的符林國接受審查時,交待曾向廖行賄巨額現金。

廖錫龍的另一個問題則涉谷俊山;廖自已也有把柄被谷俊山掌握。2011年專案組在對谷俊山調查期間,谷曾對頂頭上司廖錫龍說:「別看你是中央軍委委員,總後部長,我讓你離開你就得離開,你別擋我的道,我也不擋你的道!」谷落馬後舉報不少廖錫龍的問題。

在接受軍委紀委調查期間,廖錫龍曾經主動向紀委吐出4000萬問題款項,並交待那都是他在任總後勤部部長,以及後來升任軍委委員10年間,下級以各種名義「獻贈」的。

消息人士表示,軍委主席習近平念廖錫龍在任總後部長時,配合時任政委劉源拿下前總後副部長谷俊山中將、揭開軍隊貪腐的蓋子有功,本來在他吐出4000萬贓款後,已經同意「放他一馬」,讓他「軟著陸」,不料廖又參與李繼耐的上書活動,公然與中央對抗,終於惹怒了習近平。

至於習近平要如何處置這兩上將,消息人士稱,正在北戴河舉行的中共高層「避暑務虛會議」的議題上,也許就有這個話題。

李繼耐是上屆中共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1998年總裝備部成立,李繼耐獲時任軍委主席江澤民重用,先出任裝備部首任政委,之後轉任部長;2004年後又出任總政治部主任,直到2012年十八大退休。李繼耐任總政治部主任期間,兼任全軍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610辦公室」的主任,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

廖錫龍於2000年被江澤民授予上將軍銜。從2002年11月至2012年10月,廖錫龍出任總後勤部部長的10年間,不遺餘力地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鎮壓政策,把活摘器官產業化、軍事化,並當作一場戰爭來指揮。因此,廖受到江的重用。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報告顯示,廖錫龍是軍隊活摘器官的關鍵人物之一。

5月中下旬,海外多個傳媒消息指,貴州省軍區前副司令、少將廖錫俊(廖錫龍的弟弟)已於5月20日被逮捕;同時被捕的還有廖錫龍的養女(原總後結算中心會計)及其專職情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