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公安廳刑偵總隊三處原處長廖錫文日前被查,官媒公佈的簡歷罕見隱去其籍貫。廖錫文被指是中共前軍委委員、總後勤部部長、上將廖錫龍之弟,廖錫龍另一兄弟為貴州軍區原副司令員廖錫俊。早在2016年就傳出廖錫俊被查。廖錫龍是江澤民的心腹,是中共軍內活摘器官的操盤手。

貴州省公安廳高官廖錫文被查

中共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11月8日消息稱,貴州省公安廳刑偵總隊三處原處長廖錫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經貴州省紀委監委指定管轄,目前正接受黔東南州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官媒使用統一的廖錫文簡歷顯示,廖錫文,1966年1月生,大學文化,1986年8月開始工作。

1986年8月至1994年1月,在貴州省思南縣公安局工作;1994年1月至2006年3月,先後任貴州省思南縣公安局保衛科副科長、保衛科科長、副局長、黨委副書記、政委;2006年3月至2009年2月,在貴州省公安廳刑偵總隊工作;2009年2月至2015年2月,任貴州省公安廳刑偵總隊刑偵三處政委;2015年2月至2019年10月,任貴州省公安廳刑偵總隊三處處長;2019年10月至今,任貴州省公安廳刑偵總隊三處正處級幹部。

觀察廖錫文簡歷發現被隱去了籍貫。

而查詢網絡發現,近幾年不斷有網友在詢問廖錫文是否廖錫龍(前總後勤部部長)的弟弟,因為畢竟只一字之差。

有網友回應說,你猜對了,是親兄弟。因為是我的老鄉所以我知道。還有廖錫俊。

公開資料顯示,廖錫龍生於1940年6月,貴州省思南縣人。前中共總後勤部部長,上將軍銜。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時,成為中央軍委委員、總後勤部部長。直到2012年10月中共十八大退任。

廖錫龍見諸於公開報道的一個弟弟是廖錫俊,曾任貴州軍區副司令員,少將。

新浪網誌一篇題為《從士兵到將軍的貴州思南人-廖錫龍》的文章則介紹說,廖錫龍的另一個弟弟廖錫文曾任思南縣公安局局長,工作幾年後已調往貴陽任職。幾乎每年思南縣縣長一行都會去北京見廖錫龍,而他都會設宴款待,以便了解家鄉的一些情況。這也說明被查的廖錫文是廖錫龍的弟弟。

少將廖錫俊被抓;處所現大量現金和貴重物品

2016年5月中下旬,海外多個傳媒消息指,貴州省軍區前副司令、少將廖錫俊(廖錫龍的弟弟)已於5月20日被逮捕,同時被捕的還有廖錫龍的養女(原總後結算中心會計)及其專職情婦。

報道說,5月20日的逮捕行動,是經習近平同意,由中央軍委軍事檢察院批准執行的。22日,這一行動在軍內下達。

消息稱,調查人員在突擊搜查廖錫俊位於貴州省貴陽市三處住地的過程中,共查獲大約3700萬人民幣現金及黃金等其他物品。

廖錫龍陷被查傳聞

早在2016年3月,有海外中文媒體透露,時任中共軍委副主席範長龍、已退役的前中央軍委委員兼總後勤部長廖錫龍,都分別向軍紀委退贓,前者涉及金額是300萬元,後者涉及金額是4000萬元,以圖獲得寬免。

2016年5月,有消息稱,軍方已經啟動第二輪反腐行動,直指江澤民的軍中親信。據稱,被列入軍紀委黑名單的將領超過200人,包括廖錫龍、李繼耐以及江澤民大秘賈廷安等。

2016年5月25日下午,在網上相當活躍的中共「軍二代」蔡小心曾發佈一條微博,內容為:「看來,軍中某條龍是頂不住了,掉下來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這條微博引發眾多網友猜測,多數人認為蔡小心說的「軍中某條龍」是軍隊中一位名字中帶「龍」字的高級將領,「掉下來」則是即將落馬之意。不少網友認為「軍中某條龍」是指前軍委委員兼總後勤部長廖錫龍,也有網友猜測「軍中某條龍」是時任軍委副主席範長龍。

香港《動向》雜誌2016年6月號報道,5月28日,中共中央軍委在玉泉山召開中央軍委官員組織生活會,已退離休的前中央軍委委員全部與會。王岐山代表中央政治局出席會議,軍委副主席許其亮主持會議。

報道說,會議上,許其亮突然表示有兩項事件要宣佈,令原本輕鬆的氣氛立即起了變化。

接著,中央軍委紀委書記杜金才宣佈:前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前中央軍委委員、總後勤部長廖錫龍,即日即時起留點檢查(隔離審查)。

報道表示,現階段軍方高層已披露,李、廖涉及八大問題:

1. 長期參與和郭伯雄、徐才厚等在軍隊部門買官賣官活動。

2. 在軍隊上層拉幫營私活動,長期架空中央軍委集體、架空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

3. 利用職權在軍隊基建工程、經營經濟體、軍隊隸屬土地開發等瘋狂斂財。

4. 參與夥同郭伯雄、徐才厚等造假軍隊演習、軍隊訓練、軍隊技術考核等。

5. 在徐才厚、郭伯雄案發後,用「金錢」、「死亡威脅」等手段搞攻守同盟。

6. 蓄意製造各種假相,力圖以表明是受郭、徐的打擊、迫害者,逃避自己所犯下的嚴重罪行。

7. 涉及參與政治上陷害劉源等,捲入以非正常手段謀劃殺害劉源的活動。

8. 由多方面情況證實在徐才厚、郭伯雄先後落馬期間,曾以各種名義謀劃外出,但被有關方面嚴密控制。

2016年8月5日,香港《南華早報》報道,前中共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上將和總後勤部主任廖錫龍上將在7月的一次退休高級幹部會議中被軍方紀律官員帶走,目前並不清楚兩人是否被調查,或是否在當局對其他高級軍官的調查中提供協助。

2018年6月,中共大外宣網站多維網還刊文點名廖錫龍與軍隊腐敗密切相關。

這篇文章談及與總後勤部相關的軍隊經商腐敗。文章說,停止軍隊有償服務,換句話說,也就是停止軍隊經商,軍隊經商是導致中國軍隊腐敗的根源。而中國軍隊在江澤民時期已腐敗不堪,中國軍隊高官甚至派遣軍艦到海外載運家電和汽車走私入口。

文章特別提到,2010年7月21日,全軍對外有償服務管理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在北京召開,時任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等出席。但諷刺的是,2012年2月谷俊山便因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濫用職權犯罪案被捕,廖錫龍也多次傳出被查。

廖錫龍緊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者成為總後勤部部長

2016年6月18日,中共體制內學者辛子陵大校接受大紀元記者專訪時,向大紀元記者證實說:「現在廖錫龍不是已經被查了,中共前政治部主任李繼耐也被查了,最近專門開了一個會,要他們交代,因為李繼耐是軍內610的主任,廖錫龍是總後勤部的部長,他要把活摘器官、鎮壓法輪功作為一個戰役來打,他是積極分子。因為江澤民做這個事情,他必然是有幾個支持者,有些人也是官迷心竅,不分是非、不分人的底線出來做這種事情。就是為了自己陞官。但是這個事情的決策者是江澤民,沒有他的堅持,這個事情搞不起來。」

1999年4月25日之後,妒忌心極重而又心胸狹窄的江澤民決心置法輪功於死地而後快,但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七人中除江一人外,其它六人都反對鎮壓。於是江找到了時任成都軍區司令員、黨委副書記的廖錫龍,要廖助它一臂之力鎮壓法輪功。廖口頭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北京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廖當然知道,江找到了自己辦事,這絕對是一個往上爬的好機會,一定要抓住這難得的機遇。於是廖錫龍就夥同成都軍區情報處秘密編造假情報,給惡黨中央報告說,成都軍區情報處從法輪功的郵箱裏獲取了法輪功搞政治、要推翻共產黨的郵件。江澤民拿著這個報告如獲至寶,便要挾政治局常委其他人員,逼著全體政治局常委表態同意鎮壓法輪功。

廖錫龍不僅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暴力機器的驅動器,而且是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1999年7月20日之後,廖錫龍命令成都軍區各大部及有關單位,「嚴密掌握敵情」,每天24小時嚴密監控法輪功學員,並大肆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有的被長期關押,有的被逼迫退役,有的被開除,強迫學員轉化。廖錫龍由於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政策不遺餘力,很受江的賞識,便在2002年被江提升為惡黨中央軍委委員、解放軍總後勤部部長,2003年再次成為國家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

提升廖錫龍為總後勤部部長,不但是個權錢豐厚的肥缺,而且目的是利用廖錫龍的才幹和揣摩上意的服從加上對法輪功的仇視,讓其主管活摘器官的運作,把活摘器官產業化、軍事化,當作一場戰爭來指揮。

2014年10月,據知情人透露,主管活摘業務的是總後勤部長,而總後政委負責對外宣傳和消聲。中國大陸主要器官來源由中共軍隊總後勤掌控,「器官移植」成為軍隊醫院發展最快的領域之一。更令人髮指的是,中共軍隊將這血腥、殘暴的罪惡產業化,秘密殺害百姓倒賣器官,成為全球最大的活體器官庫,賺血腥的黑心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