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幾乎每星期都傳出重大恐怖襲擊事件,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也誓言要保護美國人的安全。然而,除了各國反恐存在安全漏洞外,成千上萬人離開家園加入極端組織的現象也令人擔憂。專家認為,這些恐怖組織在利用人們的不滿情緒招募成員,其中包括維吾爾人。

德國慕尼黑一家購物中心7月22日傳出槍擊事件,造成至少9人喪生,目擊者稱3人施襲。此前,美國也稱沙特阿拉伯西部海濱城市吉達面臨恐襲威脅。與此同時,法國尼斯卡車攻擊案兇手佈雷勒的5名同案嫌犯22日被依反恐法遭正式起訴並出庭。而新疆則被視為伊斯蘭國(IS)兵員第5大來源地。

法國或面臨更多襲擊

涉嫌是佈雷勒幫兇的5人分別是22歲的突尼斯裔法國人拉姆吉、37歲突尼斯人喬克利、40歲突尼斯人歐阿立得、38歲沙特人阿坦及其擁有法國和沙特雙重國籍的妻子恩克利嘉。其中拉姆吉、喬克利與歐阿立得被控為恐怖團體謀殺案幫兇,拉姆吉與阿坦夫妻還面臨違法持有恐怖犯罪相關武器的第2項指控。

這5名嫌疑人和佈雷勒一樣,先前在法國情報部門那裏都沒有紀錄。只有拉姆吉因搶劫與毒品犯罪有過犯罪紀錄。

恐襲案後,法國反恐部門動用400多名專家追蹤佈雷勒各種醞釀恐襲的證據,發現他很可能2015年就開始準備發動恐襲。儘管IS宣稱主使,但調查人員迄今未發現佈雷勒與該恐怖組織有聯繫的證據。這顯示法國反恐存在驚人漏洞。如何識別並防止這種深喉恐怖嫌疑人,嚴峻地擺在法國反恐機構面前。

IS在網上發表據信在伊拉克拍攝的視頻,2名說法語的極端份子威脅將在法國發動更多恐襲。法國總理瓦爾斯警告,危險一方面來自那些從中東返鄉的極端主義者,另一方面是受到互聯網宣傳鼓動走上極端道路的人。

檢察院要尼斯刪錄像

法國明年面臨大選,去年年初血洗《查理周刊》案後全國表現出的超黨派團結目前基本煙消雲散。政府推出一系列反恐法,並調集軍隊在街道上巡邏。但國會調查委員會認為,新反恐法律對國家安全只具備「有限的影響」。

法國政府還啟動針對警方的調查。有指證顯示,案發當晚現場警力嚴重不足。在貨車衝進人行道時,只有一輛警車值守。警方沒有足夠時間和警力阻止。內政部對此則予以否認,稱步行道起點有6名警察和2輛警車。

巴黎檢察院反恐分部則向尼斯市政府寄送司法申請,根據刑事訴訟法第53條和第706-24條,以及刑法第R642-1條的規定,要求該市監控中心刪除自尼斯恐襲以來,6部錄像機在24小時內拍攝和記錄的所有影像。反恐分部還運送了幾台服務器,並收回與一些大事件有關、長達3萬小時的監控錄像。

這是首次有人要求摧毀證據,尼斯市和視頻監控中心可能因此被起訴。巴黎檢察院表示,此舉旨在避免無法掌管這些資料及這些資料被無法控制的傳播。一般情況下,尼斯市監控中心會在事發6天後自動刪除錄製畫面,但法律要求將這些畫面保存1個月。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表示,大使館收到消息,在吉達生活或準備前往該市的西方人,尤其是美國人經常出入的商業中心和餐館可能面臨威脅,但並未說明是何種威脅。國務院提醒民眾更改前往沙特的路線和時間安排。據悉,7月4日美國國慶紀念日時,一名自殺襲擊者在吉達美領館附件引爆炸彈,導致2名安保人員受輕傷,但領館無人員傷亡。

新疆成IS第5大兵源

對IS新成員登記紀錄的分析顯示,儘管向這個自我標榜的伊斯蘭王國蜂擁而去的人來自不同地區,有不同社會經濟背景,但許多人都有一個共性,就是對他們生活的地方抱有根深蒂固的仇恨。這種仇恨情緒被IS巧妙地利用,而且可能再次利用。

獨立研究員和新美國基金會報告《所有宗教戰爭都是地方性的》的作者羅森布拉特說:「用這種怨恨情緒作為共通線索能串聯起許多不同地區。」他瀏覽了由IS叛逃者洩露出來的超過3,500份由IS蒐集的2013~2014年在土耳其和敘利亞邊界一帶外籍激進份子的登記表,「來自巴林的外籍激進份子一般都很年輕,加入時平均19或20歲,但也有來自中國、年紀很大的激進份子。」

恐襲案不斷發生,突顯通過情報和控制反恐的侷限性。專家認為,需要從社會和道德層面應對威脅。(AFP/Getty Images)
恐襲案不斷發生,突顯通過情報和控制反恐的侷限性。專家認為,需要從社會和道德層面應對威脅。(AFP/Getty Images)

當羅森布萊特進一步對人口特徵詳細分析,觀察一個國家哪些地區向IS輸出最多激進份子時,就開始顯現一種趨勢,「我們關注的所有地方都有一段抗爭中央政府的歷史,甚至顯示出一些分裂運動的標誌……許多人把IS看作能替代自己國家的地方。」

其它研究也得出相似結論。美國西點軍校打擊恐怖主義中心今年4月發表題為《IS全球勞工》的研究,發現「許多外國人可能是想去IS生活,而不是去送死。」

新美國基金會還認為,IS不僅滿足於仰仗烏托邦式的籠統幻想吸引人,還似乎關注每個群體特殊的怨恨,製作符合當地具體情況的廣告,例如「維吾爾人受到沉重壓迫和邊緣化,被嚴格限制戴頭巾和蓄鬍鬚……他們會展示給孩童學習伊斯蘭教的教室,而這在中國幾乎完全被禁止。」迄今已有至少114名維吾爾人加入IS。

美國情報部門估算,外籍激進份子現今包含來自120多個國家的3.82萬人。政府管理不善加上社會矛盾被視為極端主義的溫床。羅森布萊特說:「這意味著IS或未來類似的組織還會繼續擁有充足的養料用以招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