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後已有多名「鋼老虎」落馬,其中就包括五大鋼企老總,這些「靠鋼吃鋼」的「老虎」們在鋼鐵行業盲目擴張時,利慾薰心,大發不義之財,如今隨著鋼企全線陷入困境,他們也成為了階下囚。他們中多人具有江派背景。

鋼鐵行業的5隻「老虎」

7月19日,河北省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王義芳落馬。王義芳在轉任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前,一直在河北鋼鐵行業工作,官至大陸最大鋼企河北鋼鐵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陸媒報道披露,王義芳之弟王義平擁有的斯利礦業,在五年的時間裏,無償使用河鋼旗下廟溝鐵礦的場地、水電以及鐵礦石,生產鐵精粉賣給其它企業,每年利潤高達7500萬元。斯利礦業從廟溝鐵礦拉走了上百萬噸的高品位鐵礦石,對外卻說是「拉廢石」。

王義芳的落馬,為「靠鋼吃鋼」的「鋼老虎」行列再添一員。此前,已有太鋼、武鋼、寶鋼、酒鋼四家鋼企老總因腐敗落馬。

2014年8月23日落馬的太原市委書記陳川平,曾擔任太原鋼鐵集團董事長。

陳川平之兄陳勝平,憑藉弟弟的關係做鋼鐵生意,獲得了大量的資源。2015年2月,當局在陳川平「雙開」通報中稱,陳川平「本人及親屬收受他人財物;為親友的經營活動謀取利益;收受賄賂;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產重大損失」。

2015年8月,武漢鋼鐵集團前董事長鄧崎琳落馬。鄧是在退休2個月後因涉「以鋼謀私」被查。

一位武鋼高層透露:鄧崎琳被舉報的問題有親屬圍繞武鋼經辦企業,其中最惹眼的就是他的兒子和弟弟。「兒子被指通過一家貿易公司低價從武鋼獲得長協礦,然後又高價轉手賣給武鋼,謀取利益。」弟弟則是「武鋼採購甚麼他就賣甚麼。」

上海「首虎」 艾寶俊曾在寶鋼工作了13年,官至寶鋼集團總經理。

陸媒報道稱,艾寶俊是橫跨政商兩界的貪腐者,在自己分管的領域內,想方設法玩出點「花樣」,甚至上下其手,全家上陣。除了兒子,艾寶俊的妻子與弟弟,也是上海商界的活躍人物。

2015年5月,酒泉鋼鐵公司董事長、黨委副書記馮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同年10月,馮傑以涉嫌受賄罪被逮捕。媒體報道說,在鋼企陷入困境、中央出台「八項規定」之後,馮傑仍耗費7600萬元人民幣裝修酒鋼集團駐京辦敦煌大廈。

馮傑曾明確下令:「現在企業競爭激烈,各種關係需要大力協調。怎麼協調?關鍵靠花錢。如果不花錢協調,酒鋼的項目怎麼能夠批覆?酒鋼的環境評價怎麼能夠通過?」

還有人透露,酒鋼2012年虧損30億元人民幣,但為完成工作目標,馮傑授意採用做兩套賬目的方式應對省政府,上報的經營業績是全年盈利8億元人民幣。

「鋼老虎」多是具江派背景

除了利慾薰心之外,上述「鋼老虎」中大多具有江派背景。

陳川平生於山西平陸,和令計劃是同鄉,據報,陳川平是令計劃組織的「西山會」的主要成員,且與令計劃兄長令政策有私交。

《中國經濟週刊》此前報道,據說,令計劃之子令谷的法拉利跑車系陳川平所送的「禮物」,買車費用掛在山西省一家龍頭鋼鐵企業下屬單位賬面上。

此外,山西也是周永康第二任妻子賈曉曄的老家。賈曉曄及周永康之子周斌深涉山西賣官、買官案件。

有關令計劃的派別歸屬,有人說其是團派,還有說其是江派。所謂「團派」是指出身於共青團系列的官員,因其過於鬆散,因此外界很多評論認為,團派可能並不構成真正的利益組合。

同時人們看到,令計劃任中共統戰部部長期間,追隨江澤民集團,向海外輸出迫害法輪功政策,在台灣、香港、美國,受統戰部控制的特務組織對法輪功的打壓變本加厲,甚至給出國訪問的習近平製造難堪。

此外,大陸媒體財新網也報道說,有跡象表明,令計劃與周永康、薄熙來存在某種同盟關係。陸媒還報道稱,周永康與徐才厚、薄熙來、令計劃都有牽連,他們組成了一張巨大的「貪腐網」,到了幾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地步」。這一說法與外媒「新四人幫」的說辭不謀而合。而「新四人幫」的幕後老闆就是江澤民。

再來講鄧崎琳。據說,鄧崎琳在武鋼的口碑很差,網上有人稱武鋼工人都恨他,但鄧崎琳在武鋼一、二把手的位置上穩坐近10年。

中國時事評論員周曉輝曾質疑,從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和省長王國生近乎每年與武鋼集團的座談看,鄧崎琳巴結上級的本事並不小,因此得到某個上級領導的特殊關照也非常有可能。這個領導顯然應該在省部級以上,因為武鋼董事長乃是副部級,而受江澤民姘頭黃麗滿提拔的李鴻忠自然無法排除在外。

而上海副市長艾寶俊無疑是江派成員。有港媒報道說,艾寶俊在圈內人所共知是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死黨。至今海內外已有多篇文章起底艾寶俊與江澤民家族的關係。

過去,中國的經濟命脈基本都掌握在以江澤民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團手中,央企和國企幾乎成了江澤民利益集團的搖錢樹。習近平上台後,大幅度改革國企,國企已成為「打虎」的主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