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lia
fotolia
相關文章

老友伯的經歷真的是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呀。他平日裏並不是個多言的人,可是到了我家卻說個不停,因為我家裏都修煉,他說的話,我們都相信……

我父親在老家有一個經歷頗為傳奇的朋友,這裏姑且稱他為老友伯吧。大約是30年前吧,老友伯還很年輕。初冬的時候,他步行去一個很偏遠的山區辦事,走到一半路時,天下起了雪,飄飄揚揚的。這一程路,村與村之間隔的很遠,老友伯見此天景,不由的加快了腳步。

又是走出了4~5里路,才見一個大的村落,他看見有一間房子的外面用漆寫著「小賣點」,又冷又餓又累,恰好有個歇腳地,於是高興的急步走進。

小點裏面沒有甚麼東西,他要了斤桃酥,再來上二兩白酒。主人熱情,要給他溫酒,他才注意到這個房子的中間有一個爐子,有個穿著袖口露棉花的滿是污垢的棉襖的老頭兒正在爐子上烤白薯,為了讓它快點熟,他用手來回撥拉著。

老友伯見了一陣心酸,忙說:「大叔,別烤白薯了,我再要二兩酒,咱爺倆喝口!?」

老人看了看老友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翻,之後從他的破棉襖袖裏抻出了一本書,說:「你這個年青人行,來,這本書送給你,學了之後,你可就有望出人頭地了!」

老友伯看也沒看書,說:「大叔,我也不想甚麼出人頭地,我就想著有個營生,夠吃夠喝,別讓老婆孩子餓著,就行了。」

那老人圍著老友伯看了一圈,讚歎道:「好人,好人呀!」

老友伯溫好了酒,找那老人一起喝時,不見了老人,有人說出門了,他到門口一看,沒有人影,因為地上下了一層雪,可雪上一個腳印都沒有,老友伯非常驚訝。問及小賣點的主人,他說不認識此人。

等到老友伯辦好了事情,返回家,妻子問他此行可否順利,下了雪沒有遇到甚麼危險吧?他說危險到是沒有,奇事倒是經歷了一件。等他說了這件事,妻子也很驚奇。

當天的晚上,睡到半夜,老友伯突然抱著頭,大聲喊一聲甚麼,妻子被嚇醒了,看他似做惡夢,推醒他。

老友伯嚇的口中直喘大氣,平靜會兒說:「我剛才又看見那個老頭兒了,可是不是穿的破爛,穿著很華麗的長袍,他說他想收我做徒弟,我不想做,他說你不要推辭,就從袖口掏出那本書,向我的頭砸過來,我當時覺的我的頭被劈開了兩瓣,那書就進到了我的頭裏。」

妻子一時不知如何是好,老友伯剛一想起那書,書中的內容就不斷的展現、展現,從此老友伯有了一種本事,就是能掐會算,很靈,十里八村的人都來找他。

那時候的我,正看《西遊記》看的入迷,聽媽媽說起這個事,當是神話故事聽,纏著非要見見老友伯,可是一直沒有實現。

幾年前的黃曆新年,老友伯來到了我的家,我已經修煉了,雖然不像兒時那樣覺的這事情神奇,依然很好奇,想聽老友伯說故事。

老友伯說:

他有了這個本事的時候,他心裏就想,我得真正用它幫幫人,不能用它害人、掙錢。鄉里鄉親的,凡是丟了東西、夫妻打架跑了人都找他看看,其它的像是求錢治病他不幹。

我說您給算過了,就沒有人感謝您嗎?

他說有過一次,那時他剛剛會算,村裏一對結婚不足兩年的小夫妻打架了,小媳婦扔下幾個月的小孩,向村東而去。男的開始還很硬,一會兒孩子哭,一會兒又到了響午沒有飯,急的團團轉,讓別人看著小孩兒,自己去了丈母娘家,去了知道沒回娘家,這時娘家也急了,他更急,不知道媳婦去了哪裏。

村裏人支招說找老友伯,老友伯說:「不要急,沒有事的,晚上前就能回來,從村西而來。」村裏人問:「她明明是向村東走了,村東是她娘家,怎麼從村西回來?」老友伯說:「她是想回娘家,可又怕家人擔心,轉頭又去了村西那邊的表姐家。」村人又說:「不用接,打架了自己就回來??不太可信。」老友伯說她回來時,你們問她,她一定說這樣的話。有人又說:「老友的話靈了,可得給他買包煙,我們都看著呢!」

傍晚時候,那媳婦果然從村西回來了,有人問她:「嫂子,你上哪兒去了,急壞了我哥了,以為你去了娘家,明明看你是向村東走了嗎?怎麼沒回家呢?」那媳婦說:「我要到家了,一想,別讓我媽擔心,所以一轉身就上別處了。」又有人問:「行了,回來就好!我們就知道你不能扔下孩子不管。」那媳婦說:「孩子沒事,我惦念我的那倆小羊沒人會伺候。」此話一出,眾人大笑,那媳婦以為是笑自己,不好意思起來,她哪裏知道,這句話和老友伯說的絲毫不差呢!這樣那男的就在眾人的推聳下買了包煙,不顧老友伯再三推遲,扔下就走了。

從此相信他的人就更多了。

老友伯說現在人都不信神了,為了自己得利,不管別人如何,這樣帶來的後果是很嚴重的。

老友伯家做小生意,台面的鄰居賣貨每天賣的都很多,可是卻總是聽他報怨說沒有錢,今天他老婆生病,明天孩子打架把人打傷,怎麼掙錢也看不見錢,日子過的緊巴巴的。

有一天他聽說老友伯會算,就求老友伯,老友伯說:「要是四年前,還有轉機,現在呀,我沒有辦法了。」

那小老闆再三追問,老友伯才說:「你的母親是不是兩年前過世了?」他點頭。「這得從你母親說起,你們夫妻倆受恩太多於你母親呀,她老了,身體不好,本來是給你們一個機會,還她債,可是你們不但沒有把握,還做了許多對不起她的事情,她四年前癱在炕上,沒有人照顧,沒有人花錢給她治,讓她遭了很多罪。這個世界上做甚麼事情都是給自己做呀,看著孝順她是為她好,實際上是自己在還債、在積福。以後你要想改變狀態,就只有盡量做好事了,善惡都是必報的呀。」

老友伯的經歷真的是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呀。他平日裏並不是個多言的人,可是到了我家卻說個不停,因為我家裏都修煉,他說的話,我們都相信,而且談一些見解,他都認為很高,所以他在的時候,我們就一直聊個不停。

我們談的最多的還是法輪功,老友伯知道了法輪功學員遭受的殘酷迫害後,很傷心,他說:「人做了甚麼都要還呀,難怪現在天災人禍不斷,原來都是在醒世人呀。」

他看了法輪功的書《轉法輪》,感歎很久:「這真是一本天書!」

後來,我聽說他常常會和找他的人講法輪功的真相,人們問:「煉法輪功比你還靈嗎?」他說:「這怎麼能比呢,我這點小能小術怎麼能和法輪功比呢,那是真正的佛法呀,大家可別跟著惡人起鬨,說法輪功不好的話,辦對法輪功不利的事,都要遭報應的呀!」

相信了大法的老友伯又經歷了更多的傳奇事,有機會的時候我再講給你們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