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忘記過去的人,註定要重覆它。」 --- 已故西班牙詩人George Santayana

學聯宣佈不會參與支聯會主辦的六四燭光晚會,更有學界代表對晚會出言侮辱,真令人感到心寒。二十七年前港人全力投入北京學生發起的民主運動,經歷過這場波瀾壯闊的群眾運動的人,都不能輕易把它忘記。

越來越多年輕人認定自己是香港人,否定中國人的身份,也不覺得他們需要特別關注中國的人和事,其實絕非一個偶然。首先,他們沒有親身經歷六四,自然不會對它有太強烈的感覺,隨著時間的消逝,他們會開始質疑,香港人究竟是否還需要年復一年地舉行悼念活動。其次,他們成長在香港剛剛回歸中國大陸的時期,見證了香港一直擁有的自由、人權、法治不斷受到中共政權侵蝕。官商勾結、地產霸權、特事特辦等不公平的情況日益加劇之餘,經濟結構的轉變也限制了他們的就業機會和事業發展。政治、經濟、社會的重重壓力,使他們感到忿忿不平。

近年大量中國大陸旅客通過自由行來港旅遊、購物及從事不同類型的經濟活動,激化中港矛盾,年輕人對中國大陸的抗拒不斷增加。中共政權發表8.31白皮書,及後催化雨傘運動,更讓他們認識到中共的真面目,促使了他們「告別六四,告別中國」的思維。

可是,這想法根本無視現實,也不能付諸實行。不再談、不再悼念六四,就會讓六四消失了嗎?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香港就能脫離中共的統治,走向獨立嗎?香港是中共治下的特別行政區,是不爭的事實,一個沒有誠信、專制的中共政權,能讓香港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嗎?

破口謾罵可以宣洩一時的憤慨,但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建設民主中國的理想好像仍然遙不可及,卻是奠定香港民主制度的最佳保證。

六四是香港歷史重要的一頁。告別六四,就是刻意忘記我們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