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主要經書《轉法輪》已經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大紀元資料圖片)
法輪大法主要經書《轉法輪》已經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大紀元資料圖片)
相關文章

帕維爾‧卡斯特羅, 20歲,家住美國芝加哥。這位吸過毒、坐過監的西方問題青年,在網上找到法輪大法主要書籍《轉法輪》英文版後,通過反覆閱讀《轉法輪》,得以徹底改過自新,不僅改掉了惡習,而且重回社區學院完成學業,從此開始新的人生。

「我以前的生活可以說是一團糟,我對自己說這不是我要的人生,我一直想變成一個好人,我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生活了,可是我也不知道怎麼變好。」帕維爾‧卡斯特羅(Pavel Castro)說。

這位二十歲的芝加哥青年吸過毒,也進過監獄。但是修煉法輪功一年後,帕維爾的人生迎來了大逆轉,他在接受採訪時說的最多的一個詞就是「Happy(快樂)」。

來自中國古老的修煉方法——法輪功是如何吸引了這位西方青年,並給他帶來了甚麼樣的改變呢?

網絡奇緣找到《轉法輪》

2014年9月,在網上閒逛的帕維爾看到一位網友分享自己修煉法輪功的個人經歷和體會以及自己是如何受益的,帕維爾產生了興趣,於是買了書,開始閱讀《轉法輪》。

「剛開始的時候,感覺很迷惑,看不懂,總在想這本書到底在說甚麼?」

「但很神奇,讀得越多,我感覺自己越來越完整,書中的內容能夠平衡我的思想。」

「我發現,看《轉法輪》不僅僅是看還要盡量去理解,我發現書的字裏行間後面的內涵打進了我的大腦。我漸漸明白《轉法輪》裏的內容,是真的明白,不是表面的理解。」

污言穢語打不進大腦

「前六個月,我就是這樣每天讀書,不停地學法。」不知不覺中,帕維爾去掉了很多不好的想法和習慣。

那時帕維爾在一家製作卷餅的快餐店工作,周圍都是像他這樣有過不好經歷的同齡人。

帕維爾回憶道:「店裏聽的也是瘋狂、嘈雜的音樂,周圍的人也是說著髒話。每次要去工作前,我都得多讀法,告誡自己保持祥和的心態。後來我發現,我讀法讀得越多,我越平靜,那些污言穢語根本打不到我的大腦裏,當然我也會在心裏求師父幫助。」

「修煉法輪功後,我知道要修煉心性,提高道德,用更平穩的心態面對周圍並不健康的環境。法輪功讓我更能專心我的工作。我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只放在工作上。有的時候,當我犯了一個錯誤,而同事對我大聲吼叫時,我都盡力保持平和的心態。」

走回正道 重回社區學院

帕維爾的改變引起了周圍同事的注意,特別是老闆的注意,因為他變得樂於助人,再也不是原來那個自私自利的人了。他的同事都問他怎麼做到的?帕維爾說他修煉法輪功,並把大法的書籍借給別人看。

「後來老闆讓我做經理。」說到這,帕維爾靦腆地笑了,「可能我的變化真的是太大了。我感覺自己的人生在修煉法輪功後,真正開始快樂和完整了。但我沒有接受那個職位,我選擇了回學校讀書。」

「我重新回到埃爾金社區學院,開始選修基礎教育課程,學校裏良好的環境能讓我走回到正道上來。我的心性、道德和思想都開始純淨。」

和家人關係變得親近

「我的家人也因為我的修煉受益。我努力不只是為自己活,也為他們而存在。」

帕維爾說:「我一直都和父母同住,修煉前,我回到家,一句話也不說,誰也不理,把自己關在屋子裏玩電子遊戲,我甚至想不到要關心父母和兄弟,還覺得他們是負擔。我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裏。」

「修煉後,這一切都改變了。我開始和弟弟們講話,特別是我最小的弟弟,他才十二歲,我告訴他我的過去,告訴他我不應該做那些不好的事情,以及我修煉法輪功後是如何變成一個好人。」

「我也鼓勵我的父母看《轉法輪》,我買了西班牙語的《轉法輪》給我母親,她已經讀了兩、三遍了。」

「我父親是那種不喜歡聽別人對他說教的人,雖然嘴上不說甚麼,但是,父母看到了我巨大的變化,都特別高興。」

「父親以前看到我都是很厭惡的眼光,我總是偷偷地溜回到我的房間。現在不同了,父親會問我今天幹甚麼了?去哪裏了?我都會和他們聊一會兒,我感覺家裏的一切都在變好,特別是我和他們的關係,我們越來

越親近。」

往下滑的生命得到挽救

帕維爾修煉初期,一直是自己從網上下載法輪功的教功錄像,跟著學煉五套功法的動作。

他在瀏覽法輪大法明慧網時,得知神韻藝術團到芝加哥演出的消息,他和弟弟們一起觀看了神韻演出,很順利地聯繫上了芝加哥的法輪功學員,並參加集體煉功和學法。

帕維爾感到非常開心,他說:「每個星期跟當地同修在一起學法、煉功,我覺得是緣份讓我們聚在一起。」

對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帕維爾感到特別震驚。他說:「看到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和被洗腦的消息,我很難過。我以前從來不覺得我和中國有甚麼聯繫,但現在,我告訴人們中國豐富的文化因為中共的體制而遭到破壞,這是下一代人的悲哀。」「法輪功給我打開了一扇大門,我很高興能了解更多我以前忽略的文化和傳統。」

在二零一五年芝加哥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帕維爾分享了自己修煉後的改變。

他說: 「從過去的人生經歷中,我覺得自己的生命一直在往下滑,是大法挽救了我。『真、善、忍』的原則意義深遠,我知道這就是我靈魂一直在尋找的。」

「大法改變了我的生活,沒有師父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這位二十歲的西方青年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