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目前,對沖基金行業一些規模最大的公司正大舉押注人民幣下跌。總部位於美國達拉斯的對沖基金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正在進行規模最大、目標最集中的一次押注,將約85%的資產押注在未來3年人民幣和港元將貶值的交易上;這項押注涉及數十億美元資金,包括借來的資金。

《華爾街日報》2月1日報道,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是對沖巨星巴斯(Kyle Bass)麾下的對沖基金,目前已賣出所持大部份股票、大宗商品和債券資產,專注於做空亞洲貨幣,包括人民幣和港元。

巴斯表示,人民幣在未來3年的跌幅可能高達40%。Hayman Capital 於去年開始押注人民幣下跌。

該公司的分析表明,逾期貸款(目前在總貸款額中佔比2%左右)將大幅上升,並最終需要政府注入數萬億美元資金來確保銀行資本充足。人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大將引導人民幣走軟,就像美聯儲在金融危機期間對美國銀行業實施救助導致美元貶值一樣。

對沖基金有做空也有退出

據知情人士透露,億萬富翁交易員德魯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和對沖基金經理泰珀(David Tepper)也已經安排了資金,押注人民幣貶值,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麾下的Greenlight Capital Inc.也持有押注人民幣貶值的期權。

據知情人士透露,德魯肯米勒及其前門生施賴伯(Zach Schreiber)自去年以來均已建立大量人民幣空頭頭寸。施賴伯運營著規模約100億美元資產的對沖基金公司PointState Capital LP。

不過,在中國官方媒體警告做空人民幣必將慘敗之後,一些基金經理不再加大力度做空人民幣。一些交易員已縮減甚至完全退出了人民幣空頭頭寸,稱無意與北京對立。

貨幣戰正在展開

去年8月份以來,中國一直在實施各種規定來穩定匯率以及阻止資金外流,其中包括要求在岸人民幣衍生交易繳存20%的準備金,此舉提高了基金持續通過掉期做空人民幣的成本。

報道認為,從對沖基金行業一些規模最大的公司正大舉押注人民幣下跌的態勢來看,華爾街與中國之間的貨幣戰正在展開。最新的這一對峙局面讓人想起過去一些相似情景,例如20多年前索羅斯做空英鎊的情形。

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劉勝軍表示,比做空勢力更可怕的是市場形成對人民幣貶值的一致預期。一旦人行陷入與市場對抗的局面,外匯儲備不斷消耗的局面是危險的,過去18個月中國外匯儲備已經縮水約7千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