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試圖用造出「大飛機」作為其實現了「厲害了,我的國」的標誌。中共新華網5月16日慶祝中國製造交付東航的首架C919飛機首飛成功,歡呼「這架飛機上凝聚的,不僅有突破創新的中國智慧,更有堅持夢想的國家意志。」然而,中國「用舉國之力」「一定要把大飛機搞上去」的後面,有著甚麼樣的手段呢?

上接: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4)國安六局副處長身份曝光 美國情報界第一次見國安運作內幕 開始拼圖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3)動輒數億的金字塔學習法 中共靠「一招發達」看到對手雲記錄 FBI特工笑了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2)FBI特工順藤摸瓜 在語言專家協助下 與中共特工「聊」上了

【內幕】落網間諜在美庭審 揭C919飛機竊密 (1)中共情報官員引渡到美國受審第一人庭審揭開C919飛機竊密內幕

17:徐延軍訓同事「用錯頭銜」

上集說到GE航空的員工鄭博士於2017年6月首次到南航做演講,4個月後,霍尼韋爾的工程師高亞瑟(Arthur Gao)再接再厲,也到南京競相「交流技術」。徐延軍用「江蘇省科促會」的名義接待這些華人工程師,給了他們一堆現金,他的真實身份是江蘇省國家安全廳六局的副處長。

那麼,高亞瑟在中國時,幕後發生了甚麼?當高亞瑟介紹完、離開房間後,錄音捕捉到,徐延軍給他的國安局同事柴萌(Chai Meng音譯)打電話。

在電話中,徐延軍斥責柴萌犯了一個錯。「柴萌,今天你自我介紹是南京航太大學外事辦的,我們不是決定你用科促會的頭銜嗎?」

那怎麼給兜回來?徐延軍說:「要不然這樣,因為昨天我告訴他,我們協會的副秘書長蔡秘書陪你的團隊去。你明天就簡單解釋一下,說你有一個南航外事辦的頭銜,說的模糊一點。你的主要身份還是我們協會的副秘書長,否則,將他交給南京航太大學的那個(外事辦)來接待,聽起來不太對勁。沒關係,他好像對這方面不太敏感。」

高亞瑟對此的確不敏感,他在法庭上說:「開始時,他自我介紹是南航外事辦公室的,後來結束時聽人叫他蔡秘書,但我從不問他全名,也從未給他打過電話,管他叫甚麼名字呢。幫我安排酒店預訂的都是木津。」

18:徐坦承「專家承擔的風險很大」

2017年10月高亞瑟在南京「技術交流」會後,木津小姐帶他出去玩。錄音文件顯示,徐延軍和三名中國工程師在會後聊了起來,他們意識到,由於霍尼韋爾的保安措施很嚴格,利用高亞瑟為他們提供信息可能會很困難。

徐延軍說:「(霍尼韋爾工程師)今天下午的演講,由於時間趕,我們都很著急。我原以為你們雙方能談久一點。」眼看同夥似乎不開竅,他開門見山,描述他的意圖:下一步他們和外國專家的合作有幾個不同的層次。

他說,在最高級別的層面,國安局為幾個研究機構提供情報服務。如果他們招募的外國專家排名很高,而且可靠,這些外國專家可以直接參與(飛機)方案設計、程序驗證。但是有一個工作時長的問題。

「換句話說,我們的國外專家,雖然有人選擇回國發展,但大多數是不可能的,他們只能利用假期或給你半個月的時間,你把具體項目給他看,他幫你解答具體問題。」

所以另一種選擇是,「我們在某些方面遇到一些問題,可以直接、具體的提出來,請外國專家解答。」

「第三個層次,要求外國專家直接給我們信息,這是我們過去常常幹的,直接用他們的信息為我們服務。但這會帶來一些問題,例如,信息量很大。」

他談到他們在這方面有很多挑戰,「我們可能要花很多時間來消化這些信息。此外,作為國外的專家,他們很難直接下載大批量的材料,由於他們公司的保安措施很嚴密。他們承擔的風險很大。」

如何繞過、克服這些「障礙」,徐延軍談到高亞瑟,「他現在在霍尼韋爾做引擎控制。也許我們可以讓他直接拿些信息。因為他說Allison公司已經破產,被收購了。」

「這是一個方面,獲取信息。另一方面,他可以為我們的機構做其它貢獻。比方說,他在某些方面不熟,他不是一個全才,也可以介紹其他專家、團隊給我們。」

徐延軍說,主要就這四、五個層次,第一步先「檢查雙方有無達成合作的共同基礎。你們都看到剛才那位專家,基本上,他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有問必答。」

19:不擇手段偷技術「我們為國服務」

徐延軍談論高亞瑟的特點,他們可以怎麼利用他。「你們對這位專家不是很熟悉,有些事你不能說得太多。」「他做T800很久了,他可能不記得一些參數、一些事,但基本上只要他能記得的,他沒有不說的。此人比較可靠,不自私。我們和他的交流,我感覺很順暢。」

「目前在T800的軟件測試方面,他已經給了我們一些東西。」徐延軍說,「下一步我們跟他的工作,絕不能只滿足於這種交流,我們希望他能直接服務我們機構的項目,或提供更大支持。」

他們討論了對專家演講的要求,「他(專家)必須過來給我們講課,換一個詞,叫技術交流。他項目報告中的一些具體細節,必須給我們明確的交流(講課)」。

他們討論了資金問題,錢的方面沒有限制,有充足的資金,徐延軍說,「至於錢,對於我們(江蘇)省來說,航空領域沒有問題。」「目前我們對你們研究所的服務都是免費的,你不用考慮質量價格比、成本,這些都沒必要,我們對一切負責。」

「你只需要提出一個話題,我們會承擔這些費用。我知道你們機構可以資助研討會費用,那都是很小的錢,我們會支付國際機票等,大金額的資金,你們不用考慮,你只需要考慮我們如何為你提供更好的服務。」


他強調:「我們的方法可以很靈活。實話告訴你,我們是來為你們服務的。我們是一個服務部門,我們為國家服務。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

換句話說,他可以不擇手段。他正在代表中共集團的利益而犯罪,這是他的「使命」。他的目標是通過情報行動竊取商業機密。

當然,這些話不能公開說出去,他談到簽署保密協議,「至於如何保障機密信息的安全,這和我們省一些機構自己的信息安全有關,肯定我們部門想通過企業,集體簽署正式的保密合作協議,這是我們最高級別的合作。」

20:國安局偷的是人 不僅是技術

「所以,利用這些國外技術的方法和經驗,討論和審查專家的履歷。這次交流後,我們希望找到一個方向和方法。我想問你們要甚麼樣的引擎?」徐延軍單刀直入。

三名參加會議的中國科學家回答說,「我們三個人的專業領域是直升飛機,我們都關注渦軸引擎,只要能找到相關信息,甚麼都行。如果你找到渦輪引擎的信息,我們團隊會來聯繫你。如果你找到其他信息,可能有人會幫你聯繫。」

他們給了徐延軍一份他們想要的信息清單——購物清單。希望徐延軍幫助解決他們當前面臨的具體障礙,其中一個是「泵」。

徐延軍說,如果只要求一份文件,這是小問題。如果要解決一個系統問題,就要擴大、打包成一個大項目,解決很多方面的問題。「就目前而言,我們部門的合作趨勢是,我們希望項目越大越好。至於國家撥款,航空領域的資金不是問題。」

他建議他們把注意力放在高亞瑟身上,建立一個專門針對他的項目,要求他在一年內完成,「像他這樣有時間、有精力、有能力、健康狀況良好,兩年後才退休的純技術專家,看看他能做出多少,達到甚麼程度。」

他直言中航工業旗下的每個機構都提出許多詢問,所有這些詢問都匯總到他的部門,但他的首要任務是雙引擎之類的「大項目」,像泵之類的小東西現在不是他優先考慮的,不過在找扇葉技術的過程中,可能看到泵的技術,認為沒用就丟了,「我不知道泵將用於何處」。

三名工程師嘆氣,在基礎開發上,外國已經研究了很久,國內和國際差距不小,「國家給了我們錢,讓我們去找,可我們嘗試了很多路徑,甚麼也找不到,沒辦法。現在這是個機會,我們建立聯繫,把你找到的泵技術給我們。」

徐延軍解釋自己的工作重點不同,國安局針對的是人,而不僅僅是技術,如果中國工程師告訴他「嘿,我們需要複合扇葉技術」,他就需要了解「具體甚麼公司做這個」。

「我們看這個技術屬於哪家公司,我們尋找該公司內的人員」他解釋,無論是從LinkedIn還是其它地方著手,從波音公司一路找到(武器生產商)洛歇馬田公司,他們挖掘的是人,一直到找到在正確的專業公司工作、有正確的專業知識,能獲得核心訪問權限的人,這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這一切討論,高亞瑟當然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將來會被如何利用,所幸的是,徐延軍半年後被捕,高亞瑟再也沒有回到那裏。

還有一件幸事,高亞瑟說他從來不把公司的工作電腦帶到中國。但另一名來自賽峰集團的法國工程師Hascoet先生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把工作電腦帶到中國了。#

(未完待續)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