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試圖用造出「大飛機」作為其實現了「厲害了,我的國」的標誌。中共新華網5月16日慶祝中國製造交付東航的首架C919飛機首飛成功,歡呼「這架飛機上凝聚的,不僅有突破創新的中國智慧,更有堅持夢想的國家意志。」然而,中國「用舉國之力」「一定要把大飛機搞上去」的後面,有著甚麼樣的手段呢?

圖為GE航空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的工廠。(Mike Simons/Getty Images)
圖為GE航空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的工廠。(Mike Simons/Getty Images)

上接【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2)FBI特工順籐摸瓜 在語言專家協助下 與中共特工「聊」上了。

【內幕】落網間諜在美庭審 揭C919飛機竊密 (1)中共情報官員引渡到美國受審第一人 庭審揭開C919飛機竊密內幕

09:中國C919只能進口引擎

美國GE航空和法國賽峰合資的CFM國際公司製造LEAP-1引擎,把這些引擎賣給了中國商飛,在「大飛機」C919上使用。

美國國務院國防技術安全管理局(DTSA)的高級航空工程師里茲萬拉瑪克達瓦拉(Rizwan Ramakdawala)曾為此去中國,處理出口引擎的許可證問題。

他說,在美國,獨立承包商擁有該技術;但中國「國企」的緣故,很大程度上是政府擁有該技術。所以,GE的核心技術不會交給中國的工廠。現在GE在中國,和中航成立合資公司「昂際航電」(Aviage),也只涉及無需許可證(No License required)的業務,基本上是飛機上的電氣系統。

GE的複合材料首席諮詢工程師克雷說,GE和法國引擎公司賽峰的合作則不同,兩家公司都帶來自己的專業知識,雙方平等地來到談判桌前,從商業角度、貨幣角度,從一個知識庫想出一個可行的產品,大家有一個非常細的界限共享技術和製造引擎。

舉例來說,雙方必須分享很多東西來製作引擎,但法國賽峰不可以訪問除LEAP之外的其它GE的非公開信息。他們沒有GE的設計文件和測試文件。

看到這裏,很多人可能會提出一個問題:為甚麼中國不自己花錢搞研發、造飛機引擎呢?

10:動輒數億美元的金字塔學習法

在GE工作了33年的克雷說,開發這些複合風扇葉片和安全殼的系統很昂貴。新產品大概需要10年的時間開發,他們稱之為金字塔學習法。

最底層的學習,以做一個複合材料飛豬為例,行業標準是從試樣(coupon)開始。一英吋乘幾英吋的小材料,從材料表徵開始測試:材料有多強?甚麼時候斷?怎麼破?多少次破?可以前後彎曲嗎?能承受多大的疲勞循環?這是非常基本的測試級別。

然後上升到子組件級別,看不同的特徵:可以在上面鑽一個洞嗎?可以將金屬黏在上面嗎?如何保護它來自陽光、紫外線燈之類的損傷?

然後進入組件測試,做刀片,搖晃、震動、扔一隻鳥,拉到破裂。自下而上地遞進,到更複雜的測試。如果預測是好的,進入下一個層次,不好的話,回去了解原因,明白「為何它不起作用」,才能使設計高效。再然後進入系統級評估,看如何破裂。

通常開發一種類型的學習金字塔,要投入數億美元。單刀測試,向它射擊一隻鳥,單一的測試大約是25萬美元,僅僅做一個風葉測試大概要1,500萬美元,僅在開發階段的引擎可能至少花1,000萬美元,當你進行風扇葉片脫落測試時,基本上等於摧毀那個引擎。

如果放飛一個又大又重的刀片,它以3,000RPM的速度旋轉,只要失去其中一個刀片,引擎就會不平衡,劇烈搖晃、顫抖。所以進入這個結構的所有部件,要承受的負載是非常高的。你要證明一個設計有效,就必須進行各種測試,才能理解和證明材料。

再例如,從跑道上撿起一塊石頭,它撞到了部份複合材料,造成傷害。飛機在空中,破壞力的傳播會造成更多傷害。所以你測試的每一塊部件,基本上是破壞它,才了解其臨界值,我們稱之為彈性。然後是極限載荷,怎麼破,是甚麼故障模式,是分開還是纖維斷裂,所有這些理解將其帶到下一級的實際組件設計。

這些複合風扇葉片的測試結果,是建立在彼此之上,從一個周期到另一個周期。通過一整套測試來了解極限值,這樣的實驗成本非常、非常昂貴。即使像纖維這樣微小的變化,無論是纖維尺寸、纖維方向,供應商的變化,這些潛在的細微差別,都可能影響整個設計—建造過程。

因此,複合風扇葉片和密封系統是GE稱之為關鍵技術的,競爭優勢所在。勞斯萊斯在1980年第一次嘗試做複合刀片,第二次嘗試可能是5次,或10年以後,它幾乎讓勞斯萊斯在1980年底破產,這對他們來說非常困難。

因此,GE的競爭對手至今沒有複合刀片,他們有金屬刀片,有趣的是他們把它們塗成看起來像複合刀片。克雷說,GE航空是世界上唯一擁有複合風扇葉片和密封系統組合的公司。

這一切需要很大的奉獻精神、很大的決心,不僅設計,還有材料、測試、認證,用10到15年的開發過程,那是一個龐大的團隊在做的事情,是建立在幾代人的知識庫,是公司的知識庫,GE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展的東西。

11:FBI特工智取「曲輝」

「江蘇省科促會副主任曲輝」等人要做的,就是跳過辛苦的開發階段,用江蘇省科協(JAST)的名義引誘、招募專家「交流」並交出GE最寶貴的商業機密,靠「一招發達」。

曲輝給GE高級工程師鄭大衛(David Zheng)發了一份「購物清單」,文件名就叫「外國轉子風扇葉片的結構材料」,請鄭博士查看能否提供一些具體技術信息。

「你提到的大部份話題我都很熟」,鄭博士說,「關於這些問題的回答,一些話題相對更敏感,因為涉及GE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

對於鄭的顧慮,曲輝表示等鄭回國的時候再說,「來南京和我們聊一聊」。他沒有就此打住,也沒有慢下腳步。他們需要弄清楚如何造出一樣的東西,這樣中國就不必花大價錢買外國飛機引擎。他問鄭:「你能下載GE工作電腦的目錄嗎?」

2018年2月5日,曲輝給鄭發送電郵,教鄭三步驟,如何為每個文件創建一個文件目錄,發送給曲輝,並繞過GE公司的保安。

兩天後,鄭博士告訴曲輝,「聽說我們部門要裁員」,人人都有自危感。這讓曲輝產生了緊迫感,他吩咐鄭博士「儘量收集信息」,「在國內,很關注系統代碼(系統規範和設計過程)」。

鄭博士答應會把GE的目錄寄給他。為了這個目錄,FBI特工與GE的領導團隊溝通多次,GE內部也開了多次會議,最後弄出一個目錄,在2月14日情人節發給曲輝,作為釣他上鉤的誘餌。

與此同時,鄭告訴曲輝,他不能回中國過年了,公司老闆派他去法國出差。有些東西要當面談才能告訴曲輝。

特工在外國並不享受外交豁免權,需要採取極端的預防措施,會非常非常小心。曲輝不敢到美國,但他仍想冒險到歐洲,得到那些商業機密。顯然,導演已經吊起了曲輝的胃口。

曲輝問:「你計劃在法國停留多久?我正在制定今年的出國學習旅行計劃,方便的話,我們可以在外國見面。美國不在我的計劃中,這就是為甚麼我想在其它國家見你。」

雙方討論起如何在歐洲會面。曲輝說:「你上次發的文件清單,我們看了,很是不錯,我想知道你是否方便把那些東西帶來。」他問鄭:「你要帶到歐洲工作的電腦,是GE發給你的電腦吧?」

鄭博士說,如果需要,他可以複製、導出內容到一個便攜式硬碟上。「咦,你能出口這些東西嗎?帶這些東西出去?」曲輝對此感到鼓舞,「那你上次發的文件目錄,能否提前從你的工作電腦轉儲到USB盤上?」

曲輝的計劃是把文件拿回中國。在這個間諜的新時代,一台電腦,一個USB驅動器或便攜式硬碟,頃刻間就可以下載整個數據庫,安全快速地獲取大量信息,輕取對方機密。

2018年3月10日,曲輝建議鄭大衛下載GE航空的「更多數據……包括任何相關的設計」。

接下來,曲輝談起「生意」,試圖和鄭發展長期關係:「我們真的不需要著急一次做所有事情,因為,如果我們一起做生意,這不會是最後一次。對吧?我們以後可以慢慢來。」

FBI特工赫爾說,情報人員通常都巴不得新兵接受現金,當一個人願意用秘密信息換取現金時,兩人關係的性質就發生了改變,成了同謀。那時雙方都很清楚發生了甚麼。

最後倆人敲定在比利時見面。

12:看到對手的雲記錄 FBI特工笑了

美國檢察官辦公室開始準備起訴文件,指控他的罪行,並將之提供給比利時當局。

2018年4月1日復活節當天,曲輝抵達布魯塞爾,他帶來一個TB硬碟驅動器、幾個SD卡,準備下載文件用,還準備了7,000美元現金。但他沒等到鄭大衛,而是見到了比利時聯邦警察和FBI探員,被戴上了手銬。

他隨身攜帶的四部手機、一台相機、手提電腦、護照一併被沒收。他的護照顯示,他叫「徐延軍」。

讓警方感到不正常的是,徐延軍的手機中存有二百多張GE航空、還有鄭大衛和他的住房,以及妻子兒女的照片。

為何徐延軍要隨身攜帶幾十張鄭博士的私人照?「我認為,這表明他們投入時間來了解他們的目標」,FBI特工赫爾說,「我們做出的解釋是,如果鄭博士不跟他繼續合作,這些照片可以作為一種脅迫方式……他(鄭)在中國還有家人。」

隨著徐延軍的落網,2014年法國航空公司遭遇惡意病毒攻擊案,也終於揭開謎底。當FBI特工赫爾看到對手的iCloud記錄時,他笑了。#

(未完待續)

上接【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2)FBI特工順籐摸瓜 在語言專家協助下 與中共特工「聊」上了。

【內幕】落網間諜在美庭審 揭C919飛機竊密 (1)中共情報官員引渡到美國受審第一人 庭審揭開C919飛機竊密內幕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