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烏東大戰將「血腥醜陋」 烏克蘭獲大量重型武器

數名烏克蘭政府官員13日表示,烏克蘭海軍在黑海戰略港口城市奧德薩以2枚「海王星」反艦飛彈擊中「莫斯科號」飛彈巡洋艦(Moskva missile cruiser),使船身受創起火。

俄羅斯國防部發聲明指出,由於彈藥爆炸導致船艦起火,「莫斯科號」嚴重受損,機組人員已完全撤離,軍方正在調查詳細原因。

奧德薩政府首長馬爾琴科(Maksym Marchenko)稍早在網上稱,2枚反艦飛彈擊中「莫斯科號」,但沒有提供證據。

目前,俄烏雙方正在急速準備軍力武器,在烏東地區展開一場自開戰以來最大的決戰,有分析指,大戰可能在1週左右打響。對普京而言,此戰關係到其政治前途,為此,普京在臨戰前夕換帥,任命俄羅斯南部軍區指揮官德沃爾尼科夫(Alexander Dvornikov)為作戰總指揮。

現年60歲的德沃爾尼科夫曾參加1999年到2000年的車臣格羅茲尼戰役,造成數千位平民死亡;2015年9月,俄軍干預敘利亞內戰,他成為駐敘利亞俄軍的第一任指揮官,不僅使用化學武器,還發動了9千多次戰鬥飛行轟炸,造成大量平民傷亡,因此留下了「敘利亞屠夫」的惡名。

烏東大戰在即,美國國防部一名高級國防官員4月8日在預測烏東決戰將非常殘酷,並形容是「非常血腥,非常醜陋的戰鬥」。

國際戰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的退役准將巴瑞(Brigadier Ben Barry)預測烏東大戰時表示,烏克蘭軍隊備戰多年,俄軍可能很難將他們逼退。不過他同樣強調戰爭將異常慘烈。

巴瑞准將向BBC表示,俄羅斯可能會大量使用火炮(artillery),從空中擊潰烏克蘭的強大防禦,然後再在地面向前推進。

他分析說:「交戰可能會相當血腥和對彼此都有消耗的。」

為了從更遠的距離打擊烏克蘭陣地,俄軍已經逐步建立了多個火箭發射器系統,並且可能會大量使用它。

巴瑞准將指出,俄羅斯的格勒(Grads)火箭發射器備有40枚火箭彈,可在短短20秒內發射。它已對烏克蘭一些地區的平民造成了災難性的傷亡,使哈爾科夫、馬里烏波爾和其他城市的許多住宅區變成了廢墟。

另一方面,從近日美國向烏克蘭提供的最新一批軍援中,似乎也預示烏東之戰將很慘烈。

拜登總統13日打電話告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美方對烏克蘭的最新軍援計畫,這批軍援金額價值為八億美元,提供給烏克蘭的軍備包括「極其有效且已經提供給烏克蘭的武器」,以及「新的高效武器」,包括進攻性的火炮系統,裝甲運兵系統,以及增加提供直升攻擊機。

美方明確表示,這批武器是為幫助烏克蘭應對俄羅斯對烏東發動的大規模戰爭。

同時,美國還計劃將加強向烏國提供情報,以便其能更有效應對俄軍在頓巴斯及克里米亞半島(Crimea)欲開展的軍事行動。

外界注意到,美國的這批軍援出現了重大轉折,一個明顯的標誌是,在白宮的表述中,明確拋棄了日前向烏克蘭軍援時使用的「防禦性武器」與「進攻性武器」兩者的區別。

此外,美國國防部二號人物凱瑟琳•希克斯(Kathleen Hicks)14日,還主持召開與美國各大主要軍火商的聯席會議,以加速生產對烏克蘭軍隊最有用處的武器。

不過,就烏克蘭方面的希望得到的武器而言,還有一定差距。據了解,澤連斯基列出的烏克蘭急需武器包括,T-72蘇式坦克以及類似功能的坦克;S-300地對空防禦系統或西方類似的系統;多管火箭發射器;戰機;155毫米口徑火炮;裝甲運兵車裝甲運兵車(APC)和步兵戰車(IFV)等。

上海封城半月 斷糧斷醫 求救無助的絕望吶喊令人動容

上海封城,清零防疫導致民生災難,許多市民斷糧斷藥,在網上呼救。甚至有方艙志願者被限制自由,有家難回,發錄像求救。令人擔憂的是,這樣的人道災難在極端「清零」政策下,每天都在發生,看不到有緩解跡象。

在上海寶山區,一個嬰兒正在發高燒,卻沒人管。憤怒的母親痛斥當局沒有人性。

上海病兒母親:「我只不過要求去醫院退個燒,你們讓我一直在家裡面。儘快儘快,甚麼是儘快?儘快到我的孩子得病了,才是儘快嗎?」

「你們有沒有人性啊?你們沒有人出來說話,這就是你們對待老百姓的態度嗎?」
「我從7點多到現在已經9點多了。你們連個商量的人都不出來跟我講,也沒有人出來跟我說怎麼搞,就讓我們回家,回家,甚麼時候是個頭?我孩子的命就不是命嗎?」

「他才兩歲呀,叫我回去,他怎麼辦?他已經跟我們接觸很長時間了,我們兩個也有症狀了。」

「你們至少給我一個像樣的解決方案,哪怕讓我去醫院嘛。」

另一則錄像顯示,當天凌晨2點半,疑似是這位絕望的母親,挨家挨戶敲門乞求退燒藥,作為她孩子得救的唯一希望。

上海病兒母親:「你好,叔叔阿姨你們在嗎?我是305,我只是想問問有沒有退燒藥,我的孩子發燒了,阿姨在嗎?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因為他已經燒到40度,我打120,說有300多人排隊,我沒有辦法。」

「居委會我也打了(電話),但是居委會也沒有辦法,他說,就是沒有藥。」

淒慘的祈求,讓很多網友動容。

在上海嘉定馬陸鎮,一名男子已經沒有吃的了,他同住的老人已經餓暈,他不得已,向政府部門求助。

上海馬陸鎮男子:「我和那個老人,我們就喝了一天的開水啊,一點一點飯都沒得吃啊!」

居委會人員:「我們也沒有辦法,我們就(只能)往上報啊。」

上海馬陸鎮男子:「這老頭現在已經餓暈了呀,餓得在床上都起不來了,在這樣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你們幫忙想想辦法吧。」

上海馬陸鎮男子:「想辦法搞點吃的,我們花錢也行啊。」

上海馬陸鎮男子:「我們出去找那個居委會,找那個村委會,找那個馬陸鎮政府,他們都不管。」

居委會人員:「現在買甚麼東西都是要靠搶的呀。」

上海馬陸鎮男子:「我們天早上鬧鐘定到5點40起來,到6點鐘,搶搶搶,一點兒吃的也搶不到呀。」

居委會人員:「我一天下來,說實在話,我自己都沒力氣了。」

當局清零防疫政策下,不僅老百姓忍飢挨餓,防疫相關人員為了生活,也在劫難逃。

方艙工作人員:「願意領這份薪水的,願意領上班薪水的,現在就聽話。」

方艙內的志願者抱怨,現在想回家,卻回不去了。有網友感嘆,這真是古代修陵墓的「待遇」。

方艙志願者:「來的時候是跟我們說做外艙的,現在有叫我們做內艙,一天十幾個小時,我們現在不想幹,想回家,回不去,今天打了報警電話和12345,都沒用的,我們被困在這裡已經好幾天了。走也走不掉。回家也回不去的。」

「清零」重創經濟大學生就業難 北大博士競爭城管崗位

疫情持續了兩年,在兩年中,中共強行清零政策重創中國經濟,也使中國大學生就業難成為一個現實問題。近日,一名北京大學的博士考上了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街道的城管職位,引發民眾熱議。

綜合大陸傳媒報導,近日,北京市朝陽區公布2022年公考擬錄用人員名單,從這些擬錄人員畢業院校來看,大多是名校畢業生,從學歷構成看,95%以上都是碩士和博士。

其中比較熱門的職業居然是城管,外交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的兩名碩士考取了朝外街道的「城管隊員」,曼徹斯特大學的一名碩士考取了崔各莊地區的「城管監察崗」,酒仙橋街道的「城市管理執法崗」更厲害,直接擬錄取一名北京大學的博士。

很多民眾表示,北京街道辦的城管薪水實際上並不高,北大博士們搶着去當城管,無非看上了編制和北京戶口。

有網友表示,現在的大學專業和社會需求有些脫節,北京高學歷人才過剩,畢業生要留在北京工作,只能去街道「混」了。

2019年,中國大陸疫情首次在武漢爆發,2020年中國大學畢業生總數近900萬人,較2019年增加了56%。但受疫情影響,企業對於應屆生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22%。在多重的因素的影響下,2020年成為了史上就業最難的一年。

華北地區某高校大學生就業指導中心負責人史老師曾對美國之音表示,今年就業市場緊縮,是「最難的就業季節」。

他說:「疫情之下,中小企業用人需求不是那麼旺盛,用人計劃相對往年來講有一定下降,這就給畢業生就業帶來很大的困難。」

他坦言,在疫情衝擊下,經濟形勢包括產業結構、行業發展趨勢正在發生變化,大學生需要在短期之內,轉變就業去向,這對大學生也是一個難點。

山西學者魯強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現在的中國社會物慾橫流。大學對學生的培養越來越物質化。「上個大學就是為了找一個好工作。現在中國整個經濟形勢非常嚴峻,在最底層的街道辦事處能找到工作已經是不錯了」。

美最新人權報告揭中共迫害人民 犯下種族滅絕

美國國務院,12日公布最新人權報告,點名中共、俄羅斯、北朝鮮等9個國家,持續侵害人權和民主。報告指出,中共針對少數民族、法輪功學員,以及基督徒實施迫害。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表示,中共持續犯下「群體滅絕」和「反人類罪」。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中共政府繼續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迫害穆斯林維吾爾人為主,以及其他少數民族,侵蝕香港的基本自由和自治,並在西藏進行有系統的鎮壓。」

這份人權報告,一一列出中共重大的人權侵犯行為,長達90頁,指出中共任意監禁和剝奪人民的人身自由、強迫女性絕育和墮胎,對大量被任意拘留的人實施酷刑、強姦、強迫勞動,以及對宗教信仰、言論、行動和網上自由進行嚴厲限制等。

報告特別指出,去年6月,聯合國有12名獨立人權專家聯合聲明,對在中國被拘留的少數群體遭到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感到震驚,受害群體包括法輪功修煉者、維吾爾人、西藏人、穆斯林和基督徒等。

紐約建築師西蒙:「我的母親季雲芝,是一位法輪功學員,九天前被(中共)迫害致死。」

紐約法輪功學員 王晶:「我先生(任海飛)被非法抓捕之後,受到了很大的迫害,包括心臟、腎臟有衰竭症狀,在醫院裡搶救了19天。」

報告舉例法輪功學員任海飛、卞麗潮,在中國受迫害的事例,兩人至今仍被中共非法關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