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亂象 新生兒降生就進隔離點 父母:於心難忍

上海當局內部決定在4月20號實現「社會面清零」,因此持續大面積核酸檢測和隔離措施。一些才出生的嬰兒因此也不得不隨父母隔離,但方艙醫院人滿為患,對新生兒無法給予特殊的照顧。

4月20號,身在方艙醫院的郭先生向社會求助,他的孩子3月28號剛剛出生,現在也隨媽媽隔離在酒店。

上海市民郭先生:「我現在是擔心這個小孩,因為這個小孩沒有打過疫苗,而是剛出生的新生兒。他要再感染下去,那不知道啥情況。上海把這個疫情感覺搞得太大了。本來封閉就封閉,吃的不給也不送,然後把醫院也關了。你說讓人怎麼辦?」

郭先生在4月13號確診陽性,被送進方艙醫院。他的妻子和媽媽爸爸帶著新生兒居家隔離。但17號,妻子和父母核酸檢測結果也呈現陽性,雖然孩子沒被感染,但由於未滿月的寶寶沒有地方可以接收,只能和媽媽一起去了隔離酒店。

郭先生:「小孩是陰性,然後現在和一群陽性在一起,也沒有辦法把小兒給轉移到醫院去。居委會沒用的,早就找過了,書記電話我都微信都加了。他說找醫院,醫院他也找不著。你現在上海你找誰啊?找防疫辦的,防疫辦也沒辦法。」

另外一位嚴先生的孩子也是新生兒,但不幸已經感染了Covid-19。

上海市民 嚴先生:「在4月3號被感染的,在自己社區感染的。就是我們大概做核酸,密集核酸,互相傳染的。我們被居委會拉到很惡劣的環境,然後剛出生不到20天的小孩。我們求助居委會不行,就在網上求助。」

嚴先生一家被送去靜安區一棟沒完工的大廈隔離,後來又被安排到條件更惡劣的方艙。

嚴先生表示,雖然他們一家已經轉為陰性,但是政府不承認,還要他們再做三次核酸,才能解除隔離。

嚴先生還說,被送進方艙的新生兒遠不是幾個,有很多,一生下來就被折騰,想想都於心不忍。

郭先生:「我住的這個方艙裡面就有一個小孩。也是在喝奶,沒看到多大,反正很小,還帶著尿不濕。」

但方艙醫院由於人滿為患,對新生兒無法給予特殊的照顧。而且剛剛生產完的媽媽也無法安心看護嬰兒。郭先生的妻子表示,自己已經身心俱疲,但最擔心的還是寶寶恐怕難以承受病毒集中的地方。

上海人拒絕頻做核酸 王思聰:核酸檢測不是測陽性 是測奴性

上海封城以來,官方強制民眾做核酸檢測,頻繁地檢測,引發交叉感染的疑慮。17號開始,上海市民自發的在自家門上貼出「抗原自測陰性,不做核酸」、「一直陰性,不做核酸」等牌子,拒絕官方頻繁的核酸檢測要求。有民眾表示,在門上貼紙牌拒絕做核酸,是擔心被感染。

上海市民王先生:「他們逼著你做核酸,一幢樓沒有陽性的,他也拼命叫你做做做做做,不停的做,非要做出陽性來,都沒有了,你去做幹嘛,我搞不懂。」

這位住在浦東區的市民透露,該區居民做核酸能拿到食物。他認為,拼命讓百姓做核酸,其中涉及利益。

上海市民王先生:「這個核酸,他造出來這麼多,他不給你做完怎麼行呢。肯定有利益的,我跟你說,這個疫情永遠不會斷,那個是暴利。有的地方做核酸還有發菜,上海做核酸也發點東西,他現在用食物來吸引你,你做了,就給你食物,不做,自生自滅。」

也有市民表示不相信政府,所以拒絕做核酸。

上海市民譚女士:「他們是一向的造假的,人家做核酸,明明是陰性,把你弄成陽性。我為甚麼不去做核酸,我不相信它。它做核酸的目的,經濟效益,要賺錢,他們都是這樣子,共匪一向是這樣子的,它先拿老百姓開刀。」

大陸前首富王健林的兒子、擁有4000多萬粉絲的微博名人王思聰19號也在朋友圈表示,今天開始不會再出門做核酸。他說,「每天早上的核酸檢測,檢測的不是陽性和陰性,而是你的奴性和血性。」隨後,他的微博遭到官方禁言。

鍾南山棄「清零」官員「躺平」 專家:習近平兵敗上海

面對當局的強行清零政策,上海各階層民怨沸騰,除了市民開始自發抵制行動之外,日前,上海多個區的基層官員有的辭職不干了,有的選擇消極怠工,不配合的「躺平」方式。但遭到解職。微博帳號「廉潔上海」日前發布消息,4月9日,上海市閔行區3名官員因疫情防控不力被處理。

4月20日,《經濟觀察報》報導稱,上海衛健委主任鄔驚雷「頭痛」住院。報導說,任鄔驚雷於19日下午被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收治入院,被診斷為血管性頭痛。

鄔驚雷是在3月28日疫情新聞發布會上,首次以「上海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醫療救治組組長」身分露面。接替了防疫專家張文宏的職位。

不過,4月17日以後,鄔驚雷未再出席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直到此次被曝光「頭痛」住院。

外界分析指,中共的野蠻清零政策在上海闖下大禍,搞得怨聲載道,現在官員都想脫身,暗中與「清零」政策割席,不排除鄔驚雷的「住院」屬於這類想法的官員。

另一方面,對於習近平的「動態清零」,中共御用防疫專家鍾南山近日發文,罕見唱反調,稱「動態清零」不能長久。

4月6日,鍾南山和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副研究員關偉傑在中國英文學術期刊《國家科技評論》上,聯名發表了《中國在未來新冠時代的重新開放策略》一文。

文章指,長期的「動態清零」是很難實現的,中國需要考慮長久之計,有序、有效地重新開放。文章建議在一些指定城市進行試點調查,以調整防疫政策。

不過,文章隨即在中國網上被刪除。官媒再次重申,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動搖。

政論家陳破空表示,「清零政策」已成為習近平的政治符號,但是卻給上海造成難以想像的人道災難,在上海遭到普遍抵制,首次敗在了上海。

陳破空:最後為了給習近平一個臉面,(上海)表示40月20日動態清零,但事實上就是到此為止,逐漸收手,也就是回到之前的模式,叫做張文宏模式,就是與病毒共存,顯然上海就必須回到以前的模式,所以習近平兵敗上海。

陳破空表示,習近平不了解上海人的開放思想和文明程度所以敗在上海,同時外界也在觀察上海清零政策的走向。

陳破空:這次的上海可以說抗擊習近平,抗擊習家軍在全國開了先河,國際傳媒都在圍觀中國,圍觀上海,其中,美國的CNN有個標題叫做「空前團結」,上海人從來都沒這麼團結過,這個團結是因為失望和憤怒把他們凝聚在一起,上海人不管是左派還是右派,是自由派還是保守派,是反共還是親共,這次空前的團結,在市民階層,他們團結抗擊中共的各種措施。

陳破空表示,習近平現在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如果他一旦放棄「清零」政策,或者清零失敗,他在政治上很可能就完蛋了。

土耳其:北約希望戰爭削弱俄羅斯 專家:需給普京「失敗空間」

烏東大戰開打,被圍困約1個月的馬里烏波爾(Mariupol)的結局成關注焦點之一。法新社報導,俄羅斯防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在一場視訊會議上,告訴普京「馬里烏波爾已經解放,約有2000名殘餘的民族主義部隊躲藏在亞速鋼鐵廠(Azovstal)工業區。」

普京表示:「沒有必要爬進這些地下墓穴,在這些工業設施的地下到處爬行。封鎖這個工業區就可以了,讓一隻蒼蠅也飛不過去。」

此前,俄羅斯呼籲在亞速鋼鐵廠的剩餘烏軍投降,並稱將尊重他們,為傷者提供醫療救助,但烏軍拒絕投降。

烏東戰火重啟,俄烏談判化為烏有,英國首相约翰逊20日在前往印度時,對傳媒表示:「鑑於普京明顯缺乏善意,現在很難看出烏克蘭人能怎麼和普京談判。他的策略很清楚,就是盡可能併吞並占領烏克蘭,或許還能從強勢地位進行某種談判。」

路透社報導,約翰遜形容與普京會談就像「與鱷魚打交道,而你的腿已經在牠嘴裡」,還說西方國家持續武裝烏克蘭至關重要。

另一方面,土耳其外交部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表示,部分北約成員國希望烏俄戰爭持續,從而削弱俄羅斯實力。

土耳其國營安納杜魯新聞社(Anadolu Agency)報導,卡夫索格魯20日在受訪時說,土耳其本來認為伊斯坦堡會談後,俄烏戰爭不會持續太久。「但在北約外長會議後,給人的印象是……部分北約成員希望戰爭持續,戰事繼續,讓俄羅斯變得更弱」。

隨著戰爭的推進,俄羅斯在軍事與經濟上的損失遠超預期,戰局對俄羅斯越來越不利,俄烏戰爭何時能結束?以甚麼方式結束?以及普京和俄羅斯國家的命運等問題成為關注焦點,有美國智囊表示,普京注定必將失敗,關鍵是普京是希望如何輸掉這場戰爭?

近日,美國阿斯彭研究所的專家加勒特•格拉夫(Garrett Graff)在《連線》雜誌發表文章稱,目前「沒有任何事情是按照普京最初的計劃進行的」,俄羅斯也一定會失敗,但是普京面臨著一個可能對西方和世界上其他國家造成嚴重後果的危險問題:他想如何輸掉這場戰爭?

格拉夫指出,對普京來說,在烏克蘭的這場「特別軍事行動」正在迅速轉變為一場關於俄羅斯生死存亡的戰爭,而西方支持烏克蘭的每一步都有可能刺激普京,帶來「更大的風險」。

格拉夫認為,拜登總統和西方的領導人們,目前需要給俄羅斯留出一些「失敗的空間」。因為,「迅速失敗」可能會導致俄羅斯尋求報復,這會增加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風險。當面臨失敗的時候,(普京)這些領導人是會嘗試使用類似核武器這樣極端的武器。

此外,《外交事務》雜誌的分析也表示同樣的看法,分析認為,這場毫無意義的戰爭和被低估的後果將讓俄羅斯難以忍受。與美國入侵伊拉克的計劃失敗相比,俄羅斯缺乏在戰爭結束之後的政治規劃。

分析指,普京發動這場戰爭,遭到烏克蘭的激烈抵抗,戰爭將長期化,這樣一來,俄羅斯的國庫將被掏空。

能否接受一個「失敗的普京」的唯一一個變數是俄羅斯的民眾。在過去,俄羅斯的外交政策還是比較受俄羅斯人喜愛的,佔領克里米亞在俄羅斯國內很受歡迎。

分析認為,基於俄羅斯國內的情況,俄軍陣亡的官兵將受到哀悼,用這種傷亡創造一種鼓勵機制,繼續進行戰爭宣傳。其結果是讓俄羅斯人將自己的國家認同感,建立在對西方的不滿和怨恨之上。而這可能會是普京能接受的失敗的結局。

格拉夫分析稱,普京目前的挑戰是如何在不犧牲其權力的情況下,輸掉這場戰爭。在俄羅斯最終的崩潰之前,他需要找到宣布勝利、脫身並避免政變的方法。但是這一次,俄羅斯的人民還會繼續支持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