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恢復面授唯通關無期 航班熔斷機制混亂

全港小學及國際學校復課的第一日,衞生防護中心稱收到通知說,兩名小學生及一間國際學校的12名學生,快速測試結果呈陽性,他們都不能回去上學,所以相信呈報制度有助於減低學校傳播的風險。中心又稱,當然當局也希望每一日學生在上學前做的快速測試可以及早識別出社區上的傳播鏈及確診者,令第5波疫情可以逐步回落,香港可以及早恢復正常。

而行政長官候選人李家超,昨日原來就與港區人大代表及全國政協委員進行視像交流,多名人大代表及政協委員都建議,應該檢視現行的防疫措施。等等,意思是不是,如果林鄭是堅持不封城,也就是說新官上任就會有新計劃,是不是預告將會封城?還是不要在想了,真是越想越恐怖。

講回現時航班的熔斷機制,其中,全國政協常委胡定旭就說,他不明白,一班航班有3名感染者就要熔斷7日,如果一班飛機上20個人中有2人感染就毋須熔斷,但一班飛機有200人,其中有3人中招就要熔斷。不要說他不明白,我也很混亂呀,究竟這個數字是怎樣計算出來的呢?而全國人大代表黃友嘉也同意「回港易」及「來港易」都有條件可以放寬,還說航空公司的熔斷機制實在是太影響香港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現在才講會不會遲了一點,但是後知後覺總好過不知不覺,連緬甸都覺醒,已經開始通關,香港究竟還要封到何時?

中共「清零」為二十大洗地 

不過,我們經常提到大陸現行的防疫手法,不多不少也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香港以後有可能會跟隨呢。目前中國各地已經有幾十個城市、過億人被「靜態管理」,而中共衛健委仍然反對「病毒共存」這個方法,還說這個是錯誤的思想,仍堅持「清零政策」,而當中的目的原來是要迎接中共二十大的召開,讓我詳細跟大家講講啦。

其實,大陸的「動態清零」及「儘早實現社會面清零」等等措施,相當於變相「封城」。而截至4月19日,中國至少已經有30個城市或地區受到影響,涉及的人口已超過1億人,包括江蘇、安徽、河南、湖南、山西、陝西、青海、吉林、黑龍江等幾十個城市或者地區。

現在有不少說起「與病毒共存」,這個想法開始在大陸發酵,而實際上,中國國內的防疫專家也不贊同「清零」政策,可惜中共最近就很明確地反對「病毒共存論」。在4月18日,中共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在《學習時報》撰文表示,在疫情防控方面,一直是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具有很強的政治性、思想性、指導性和針對性」。這篇文章中,提到「鬥爭」這兩個字很多次,還要求全國衛健系統發揚「鬥爭精神」,堅持「動態清零」的防控政策,以實際行動迎接中共二十大的召開,還要旗幟鮮明地反對「病毒共存」及「病毒流感化」的思想。看來在二十大前,大家要「坐穩」啦,隨時要「閉關」抗疫「七七四十九日」。

民怨四起上海現文宣 當局禁中共國歌

不過,這種抗疫法,是人都會瘋啦。由於上海的防疫政策引起民怨,市民自己買不到食物,政府給幾塊過期肉,又要人對政府感恩戴德,又要感謝黨。據說現在上海街頭還出現了大量文宣,寫著「反對無限制封城」,「我們正在死去」等等。

還有網民以中共國歌的第一句「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來宣洩不滿。但是在微博已經搜尋不到中共國歌啦,而微博亦沒有給出任何理由。市民連唱中共國歌都不行,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不過當然了,比起民眾覺悟,當權者當然想讓民眾保持愚昧的狀態,加上中共國歌的第一句,根本就是講人民是政府的奴隸,所以要起來推翻政權,但是如果現在再唱,反對的就是中共政權,所以不讓人再唱啦。不過,現在許多場合都會用到中共國歌,小學也有升旗禮啦,那是不是香港人一唱就出事?那麼是不是不可以再播中共國歌呢?

其實,上海人的覺悟不是突然出現的。不講不知道啦,截至4月18日,上海累計感染人數超過37萬人,這個數字是不是真的呢?大家都心中有數。當局為了實現「社會面清零」,上海有市民在確診之後,即使後來轉為陰性,也不會解除隔離,要強制拉去方艙,否則將會「永遠紅碼」。而即時是未滿月的嬰兒、90多歲的老人,也不能倖免。

在18日,就有襄陽北路44弄的居民在網上說,一名產婦和剛剛出生20日的嬰兒被接去方艙隔離,父親顏先生對記者說,原本他與太太及剛出生的嬰兒在4月3日核酸出現異常,被判斷為無症狀感染者,但是就一直沒有被安排隔離。直到十幾號,檢測結果已經轉為陰性,居委又突然說要他們去方艙,而且方艙的環境又差,人又多,明明已經好了,這種搞法,不是又變成病人了嗎?

現在的上海,真是亂得不行。19日,上海市舉行的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吳清公開表示歉意,但是之後仍然強調,會儘快實現「社會面動態清零」。那是不是等於是,道完歉,但是死都不會改啦?

烏克蘭籲用俄羅斯資產作戰後重建 

俄國外長拉夫羅夫昨日宣布,莫斯科正在展開對烏克蘭的新一階段「特殊軍事行動」,而拉夫羅夫接受傳媒訪問時說,俄軍繼續在烏克蘭東部進行徹底解放「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及「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的行動,即將會開展下一階段,現時是特別行動的關鍵時刻。

相信大家最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俄羅斯會不會動用核武?拉夫羅夫稱,現階段俄羅斯只會考慮使用常規武器,又說其實俄羅斯沒有打算改變烏克蘭政權。而盧甘斯克州州長蓋戴昨日指,俄軍控制了克爾米納市,烏克蘭防守軍不得不撤退,固守新陣地,繼續對抗俄軍。蓋戴還說,俄國部隊由四面八方發動攻擊。雖然俄羅斯至今都否認他們的攻擊目標是平民,但是蓋戴說,平民的死亡人數已經無法計算,而官方的數據指,有約200人死亡,不過實際上可能有更多。

多講一點資料給大家,克爾米納市的人口超過18,000人,它位於首都基輔東南方大約574公里,但是如今已經成為了俄軍對烏克蘭東部發動新攻勢之後,第一座淪陷的城市。

另外,烏克蘭基礎設施部長庫布拉科夫表示,俄軍的入侵行動至今已經摧毀了烏克蘭30%的基礎設施,價值大約1,000億美元,其它損失包括交通運輸、住宅及其它建築物的損壞約5,000億美元,當中包括超過300座橋梁受到損毀或破壞,超過8,000公里的道路必須修理或者重建,數十條鐵路橋梁被炸毀。

庫布拉科夫指,在烏軍收復的地區,有部分基礎設施已展開重建工作。他又希望西方國家能夠支持烏克蘭的重建工作。歐盟亦希望建立「烏克蘭重建基金」,而部分歐盟政治人物就呼籲,動用被西方凍結的俄羅斯資產,包括價值3,000億美元的俄羅斯中央銀行外匯儲備。庫布拉科夫說,烏克蘭司法部正在與部分盟國一同研究,怎樣使用俄俄羅斯的資產,當中一個可能的選項是透過所謂的「透明機制」,出售被扣押的俄羅斯資產來籌錢。庫布拉科夫說,這個是公平的做法,如果他們真的這樣做,也就是代表這場由俄羅斯發動的戰爭,將會由俄羅斯自己包底。

民調指房屋政策評價最低 政府只說不做 政策停滯10年

香港民意研究所於4月4日至7日,以電話方式隨機抽樣訪問了1,014名18歲或以上的香港居民,想了解他們對社會政策的評價。十項社會政策包括專上及基礎教育、社會保障、殘障人士康復服務、醫療衞生家庭及兒童福利、勞工、青少年及安老服務,以及房屋政策。

調查結果發現,如果以10分為滿分,專上教育、基礎教育及社會保障政策均獲得超過5分的評價,分別為5.37分、5.29分及5.02分,較上次調查有顯著的上升。為殘障人士提供康復服務及醫療衞生政策方面,都出現輕微下跌,分別是4.87分及4.84分。而最低分的兩項是安老服務4.3分,以及房屋政策3.97分。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外務副主席張志偉指,這個結果反映出香港市民對公共政策的不滿,例如長者院舍在疫情期間沒有足夠的地方做隔離,人手比例、招聘問題都凸顯出社會服務背後的核心結構性問題未有解決。而市民最不滿的房屋政策,在過去3次的調查都是最低分,政府一直強調是「重中之重」,看來就真的只是說說而已,事實上這10年以來一直停滯不前。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說:「政府重視,但是點解做唔到任何嘢,仲要倒退呢?」他又說,當市民對政府不信任,政府失去號召力的時候,十個項目的改革也很難得到市民的支持,所以希望特區政府及北京考慮香港的長遠發展。

民研在一個月前也做過「5項核心社會指標趨勢」的調查,5項指標都不合格,如果今日再做,可能更會變成負數。

法官拒《蘋果》總編輯馮偉光保釋 涉《港區國安法》不提無詳細理由

前《蘋果》英文版執行總編輯馮偉光(筆名盧峯),早前在高等法院申請保釋被拒,國安法指定法官杜麗冰昨日在書面判詞中解釋原因指,《蘋果日報》在台灣仍然有業務,相信馮偉光可以運用他的影響力,在台灣繼續發表分裂文章,因此拒絕他的保釋申請。

控方強調,馮偉光持續以「盧峯」作為筆名撰寫文章,已經顯示了他作為執行總編輯的堅定立場,又稱回顧外國對《蘋果日報》停運的關注,亦印證了被告有強大的影響力,認為被告擁有繼續危害國安的方法及渠道。

之後法官還說,由於這單案件涉及《港區國安法》,法庭會避免提供過分詳盡的判決理由,以免影響日後審訊的公平性。這樣都可以?網友說,真是不明白,不給理由也叫作理由,這樣的話,法律究竟在保障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