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4日,據中共教育部發佈的信息顯示,2021年大學畢業生將首次突破900萬人,達到909萬人,2022年畢業生預計將超過1,000萬人。在中共病毒疫情影響之下,大學生就業壓力巨大,但一些研究顯示,中共提升就業率有特殊的「摻水」辦法。

2021年畢業大學生達到909萬人 成「史上更難」就業季

據《美國之音》2月22日報道,華北地區某高校大學生就業指導中心負責人史老師表示,由於受到疫情病毒影響,就業市場萎縮。「疫情對於經濟的影響,全球包括中國經濟受到很大影響,特別是中小企業。中小企業對於中國大學生是就業的主要方面,疫情之下中小企業用人需求不是那麼旺盛……這就給畢業生就業帶來很大的困難,就是崗位的降低和減少。」

2020年中國大學畢業生總數近900萬,較去年增加了56%。但受疫情影響,企業對於應屆生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22%。在多重的因素的影響下,2020年被稱為「史上最難」的就業季。

但2021年畢業大學生達到909萬人,可以說成為「史上更難」就業季,而且還有超過500萬的中等職業教育畢業生,還有因經濟下滑失業,以及因疫情失業的群體,還有一大批退伍軍人,使社會整體就業壓力巨大。

中共就業率「摻水」有辦法

為使就業率好看,中共各級政府可謂想盡「辦法」。

從中共高層來講,開始號召「上山下鄉」。中共中央、中共國務院近日發佈文件,內容包括「引導」人才向農村流動、建立各類人才定期服務鄉村制度等。

對於高校來說,就業率是高校招生的「招牌」,為了提高就業率可謂絞盡腦汁。這方面北京大學教育經濟研究所和華南理工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曾做過相關課題的研究,並發表報告。

目前,中國高校對於「已就業」的定義就是簽署「第三方就業協議」,學校會用手段要求絕大部份應屆生簽署第三方協議,所謂的第三方協議覆蓋了幾乎所有應屆生畢業後會出現的情況,比如聘用、創業、自由職業、簽署短期勞務合同、開網店甚至遊戲代練,凡是符合這些情況的大學畢業生均會被母校統計為已就業。

除此之外,各大高校還會把畢業後選擇出國留學、繼續讀研讀博的學生硬生生歸類到「已就業」行列中。

在中國教育部去年發佈的相關通知中,明確提出互聯網營銷工作者、公眾號博主、電子競技工作者等屬於「自由職業」,也納入就業統計。這導致上行下效,高校利用統計規則的更新鑽了空子,將應當歸為「不就業擬升學」或「待就業」的學生統計為已就業狀態。

據大陸官媒《半月談》2020年9月4日文章,東部某省一所大學廣播電視專業的畢業生張彤馨說,學校讓所有二次考研、參加公務員或教師編制考試的同學一律在畢業去向中選擇「已就業-自由職業」,「輔導員和我們說,如果碰到上面核查,就說目前在做自媒體。還再三叮囑,讓我們千萬別說錯了」。

除自由職業外,靈活就業也成為修飾就業率的「好方法」。

廣州某大學環境科學專業的畢業生郭海濤說,輔導員曾多次勸說找不到工作的同學簽「靈活就業」,並將檔案派回生源地的人才市場。「輔導員向我們保證這不會影響應屆生身份,並且也希望我們理解,為了不讓較低的就業率數據影響學校之後的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