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今年的高校畢業生達909萬,再次打破歷史最高紀錄。2020年高校畢業生也創新高(874萬),又適逢疫情爆發,畢業生就業非常困難,被媒體形容為「地獄難度」,今年畢業生同比增加35萬,而疫情尚未結束,找工作就更艱鉅了。但另一方面,中國製造業卻面臨用工荒的困境。

中共推貧困農村就業  對大學生徵兵

今年大陸高校畢業生人數再創新高,而中國受中美貿易戰、疫情等因素影響,企業運營腳步放緩,更增加了求職的難度。

中共總理李克強3月11日說,中國的「靈活就業」正在興起,相關從業人員達兩億多人。「靈活就業」指的是沒有固定工作,通過打零工或自己創業初期階段的一批人,如做鐘點工、做搬運工、開淘寶店、做自媒體等。在2020年,中共教育部把打電競、開網店、做自媒體都算作就業人口。

中共教育部去年11月底下發《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通知》(下稱通知)稱,當局啟動「特崗計劃」(選聘數萬名畢業生任教中西部貧困縣農村學校)、「三支一扶」(到農村基層從事支農、支教、支醫和扶貧工作)、「西部計劃」(體檢合格後,分派到中西部貧困鄉鎮從事1~3年的志願服務,期滿後鼓勵紮根基層,或自主、流動就業)。

另外,中共2020年推出(因疫情推遲到2021年開始實行)「兩徵兩退」徵兵制,即由一年一次徵兵一次退役,調整為一年兩次徵兵兩次退役,並且徵兵的對象也調整為以大學生為重點,徵集各類院校的往屆、應屆畢業生及在校生。由於現在的戰爭不再是人多取勝,科技的份量越來越重,中共為了提高軍隊的專技能力,傾向於培訓高校兵,一方面提高兵源素質,另一方面也在分攤畢業生就業壓力。

疫情後製造業招工難

近年,大陸年輕人就業觀念發生轉變,不願意到製造業就職,喜歡做「靈活自由」的工作,如服務業與互聯網行業,而中國勞動力人口下滑,勞工減少也造成製造業招工難、用工荒的問題。再加上受疫情影響,各地政府時不時的封戶、封區、封城、封路措施(外地人進入都得花高價,自費隔離14天),也讓農民工出行困難。

陸媒《經濟參考報》4月報道,廣州市中大布匹市場附近不少城中村的街道兩旁,擠滿了拿著樣衣、舉著招工牌子的製衣廠老闆,等著應徵的工人來「挑選」。一些招工老闆表示,眼下製衣工緊俏,但站了幾天仍招不到幾個人。

山東濟南的聖泉集團人力資源部負責人燕倆說,過年後新項目開工,有1,500人的缺口,可是「一個月只招到150人,雖想盡各種辦法,但當地好像已招不到人」。

受訪企業普遍表示,一線操作熟練工和具備高技能、高質素的高端人才缺口最大。臥龍電氣(濟南)電機有限公司負責人說:「許多應聘者難以勝任崗位需求。」廣州某質譜儀器公司負責人說,優秀人才都被服務行業和互聯網公司搶走,辛苦培養起來的人才也面臨不斷流失的困境。@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