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從7月以來,中國各地方媒體出現一個相同主題的報道是「穩崗返還資金(補貼)」。

《德陽日報》7月19日報道,全市2019年第一批穩崗返還資金共計4,166.71萬元。

《浙江日報》7月26日報道,浙江省全省已對企業穩崗返還資金超過100億元,返還企業約19萬家,涉及職工360餘萬人。

《湖北日報》8月8日報道,湖北省發放了2019年首批穩崗返還資金,共計728萬餘元。

《重慶日報》8月10日報道,重慶已對符合條件的39戶企業返還資金2.9億元。這僅是轄區內第一批。全市計劃拿出30億元左右的資金,預計可涉及2萬餘戶企業100萬餘名職工。

類似新聞很多不及備載,地方此項政策源於中美貿易戰半年後、2018年12月中共國務院發文促就業,對符合條件——不裁員(或少裁員)的企業給予「穩崗」補貼。而目前媒體披露各省市「穩崗補貼」的發放情況,往往能折射出全國就業市場很不穩。

8月19日,李克強在黑龍江哈爾濱主持召開的部份省份穩就業工作座談會上,再次對各省市一把手強調穩就業。外界注意到,李克強此前也曾召開過與就業相關的座談會,與之前的會議相比,本次會議的表述從「就業」變成了「穩就業」,會後在官媒新聞通稿中,「穩」字也是高頻詞,共出現了15次。

就業需要很多「穩」,凸顯失業很嚴重。在李克強8月19日這場會議中,就特別強調7月失業率上升。8月14日統計局回應7月失業率上升,是因為受畢業季到來影響。而在中共高層關注三大群體中,就業人數相比最少,但「維穩」政策出台最多的,就是針對高校畢業生群體。

中共前黨報副總編輯鄧聿文曾在《紐約時報》上發表觀點評論,中美貿易戰影響中國經濟、影響就業率,當新一代「90後」、「00後」成為社會的主角,將會為中共政權帶來更嚴峻的考驗。從小豐衣足食的年輕人,不僅更有國際視野,他們對獲得財富也感到理所當然,並不覺得是中共所賜;更重要的是,不像父執輩,年輕一代對中共擁有「零」恐懼歷史記憶,等到中共無法給予他們需求(良好的經濟環境、就業基礎),他們反抗的力道會比革命前輩在「六四事件」中,來得更加激烈。

當前中美貿易戰局勢再度升高,中國預計今年將有創紀錄的834萬高校畢業生進入就業市場。而今年5月一項調查顯示,今年的實際就業率只有52%。換言之,將有400萬畢業生找不到工作。

特別是現在也不只是中美貿易戰,還有香港「反送中」抗議可能蔓延中國大陸影響「90後」、「00後」。

就像中國媒體人李寧曾在2017年4月的一篇海外投書中寫道:像近日俄羅斯民眾所發起的對普京、梅德韋傑夫的抗議行動,中國越來越多清醒者,尤其是年輕人,對推翻改變缺乏合法性黨國機制這一劇毒的時間也不會太久。

中共把就業這件事排在第一位,又把高校畢業生群體的就業放在比第一位更突出的位置,真正害怕的不是百萬畢業生沒有工作,而是怕失業的那些人起身反抗中共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