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二手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最新報176.52,按周下跌0.9%。分區指數除新界東反彈1.92%外,港島、九龍及新界東分別回調1.78%、1.76%及0.22%。其餘領先指數全線偏軟,大型單位、中小型單位及大型屋苑分別下跌1.14%、0.85%及0.81%。中原經紀人指數最新報57.08,按周再升3.37個百份點。

二手樓價連升兩周後又再復跌,上周上升的指數本周回順,新界東反彈。私人樓宇市場已被政府打造成富人參與的市場,資本市場持續向好,恒生指數飆升,將會帶動市況氣氛轉好。會德豐位於啟德Monaco上周末開售,大部份單位千萬以上,難以歸類為上車盤。145個單位6小時內售罄,大手買家佔成交兩成。南豐位於日出康城的LP10本周開售179伙,平均呎價1.59萬,暫超額認購20倍。二手成交亦持續反彈,地產代理形容代理在一月出現「小陽春」情況較特殊,主要原因是疫情壓抑的需求逐漸釋放,加上買家開始心急,擔心疫情過後樓市反彈越遲買越貴,加快入市步伐。

酒店作過渡房難持續

另外,特區政府房屋政策嚴重失誤,不適切居所數字年年創新高,最新的長策進度報告估計全港有12.3萬戶,提供足夠的資助房屋是解決不適切居所的關鍵。資助房屋供應不斷拖延,政府失策卻要納稅人埋單。施政報告建議向輪候超過三年的合資格公屋申請者發放津貼,盛惠80億。

再有就是租用酒店作過渡性房屋,但建議引來不少批評。誠然,酒店房間環境會較劏房好,防火及傳染病毒風險亦較劏房低,但酒店的目的並非用作居住,而是用作短暫住宿用途。絕大部份的酒店在設計上亦不適切作長期居所,包括窗戶不能打開並依靠中央通風系統,沒有煮食空間及雪櫃,室內空間亦大多只有百多呎。更大的問題是特區亦缺乏酒店房間,以致那些非法經營旅館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過去一年因疫情持續,來港人士大幅減少93%才出現大量空置酒店房間。當經濟重啟,大陸客再來,酒店房間短缺情況再現,酒店經營者在回報驅使下極可能終止計劃,搬進酒店的劏房戶短時間內又要搬遷,屆時將出現混亂。政府與其花人力物力搞一些不可持續的計劃,倒不如集中精力興建過渡房屋。

貧窮問題將急速惡化

2017年中(特首)林鄭甫一上任,就在經濟論壇上指保護主義抬頭,某些地區人民未受惠於經濟全球化,出現貧富不均,年輕人沒有上流機會,最好解決辦法是政府推動政策,改善基層生活,這是她施政的首要目標云云。事隔三年多,最新一份的貧窮狀況報告證明這個政策目標如同「聆聽市民聲音」、「修補行政立法關係」一様,全屬謊言。報告指全港貧窮人口達149.1萬,佔總人口21.4%,再創新高,即使計算行常支援仍有110萬貧窮人口,再加房屋福利轉移,仍有64萬人。政府標榜社會福利經常性開支過去八個財政年度上升97%,扶貧力度大幅增加,實情是增幅大只代表起點低,特區社福開支佔國民生產總值比例約14%,在經合組織成員內幾乎包尾。

在職貧窮亦大有人在。特區生活指數極高,但最低工資水平遠低於發達國家,十年來只增加三成,跑輸同期通脹。即使不在貧窮線下,有穩定工作亦只能為口奔馳,難有尊嚴生活。特區自稱亞洲金融中心,國際大都會,政府坐擁4萬多億盈餘及各種儲備金,如此嚴重的貧窮問題是極大的諷刺。報告還只反映2019年狀況,去年受疫情影響,經濟蕭條,對中下階層影響尤甚,政府又未有推出針對性措施,貧窮情況肯定會大幅惡化。

現時近三份之一長者活在貧窮線之下,特區正面臨老齡海嘯,但平均人口壽命卻是全球數一數二。經濟產業高度集中,增長亦只會惠及小眾。社會福利網漏洞百出,擴闊稅基討論了廿多年一籌莫展,《基本法》量入為出條文限制政府福利開支增長,中共對非政府社福機構實施嚴厲意識形態監控,怕且社企可提供援助的日子無多。觀乎以上各點,特區貧窮問題的長遠發展令人非常擔憂。

房策混亂越扶越貧

各項研究均指出資助房屋介入就是防貧扶貧的最佳手段。既然資助房屋角色如此關鍵,理應整合房屋及扶貧政策互相配合,但政府偏偏在制定各項策略時各自為政。當年長策在毫無基礎下將資助房屋比例定為六成,結果只能做到五成。事隔五年才承認比例低估,勉強將比例提升至七成,延誤資助房屋供應。今年政府開出一張五年後的五年內供應20萬個資助房屋的期票,卻沒有清晰交代地皮位置及如何在資源上配合,市場對政府兌現承諾並無信心。資助房屋不到位,貧窮情況難以改善。

特區政府還有意無意加劇貧窮問題,資助房屋大落後,政府理應盡量利用尚方寶劍《收回土地條例》建公營房屋,林鄭一句擔心司法覆核,偏向搞公私合營,結果拖延三年多至今還沒有一宗申請。

綠置居出現錯配而滯銷,政府不但不檢討還繼續推行,將浪費資助房屋資源。「白居二」製造額外需求而推高二手居屋價格,政府加推。規劃亦配合政府取得高庫房收入,不少原先屬於資助房屋地皮變作豪宅,北角邨及舊何文田邨不在話下,黃竹坑邨近6千個單位變作今天的黃竹坑站上蓋豪宅群,呎價3萬起。樓價在極度超越負擔能力下越升越有,政府長期調控不力,住屋開支比率與發達地區排名首位。

政府稱私樓租務管制沒有討論空間,劏房租戶租務管制應處於研究階段,沒有資助房屋的中下階層被迫捱貴租及忍受劏房各項濫收費用,嚴重蠶食可支配收入。

政府輸入人口政策與房屋政策錯配,人口增長高峰是現時的前後五年,可是房屋供應大幅延後,單程證輸入大部份人口屬於基層,過半數住在資助房屋,需要資助房屋配合時政府過去八年卻以私樓主導供應。

提升置業比率亦是長遠防貧的手段,政府亦口口聲聲說房屋政策是置業主導,可是拒絕設立任何指標。翻查數據,特區置業比率由04年的54.4%跌至今天的51.1%。

⊕⊕⊕ ◎◎◎ ⊕⊕⊕

扶貧與房屋政策息息相關,特區兩大政策卻是各自為政,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兩者皆沒有願景及清晰指標,政府就順理成章把增加開支又或沒有結果的動作當作成功的指標,結果貧窮數字及樓價已說明一切。中共聲稱全國貧窮縣已「清零」,特區卻有超過兩成人口在貧窮線下,令中共尷尬。特區政府很快將收到指令,跟隨「中共模式」將貧窮「清零」。號稱亞洲金融中心,只怕另一場人道災難正在背後醞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