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主流媒體連續三年炒作通俄門,不承認特朗普執政的正當性,最後不了了之。可是現在人們質疑選舉,就成了叛國?為何不像通俄門那樣,成立一個委員會調查,給民眾一個交代?為何一味打壓封殺?

所謂的主流媒體竭力炒作警察對某位黑人的過度執法,導致大量商家被劫掠,很多商家被燒燬,某位電視主持人還說:誰說示威應該是和平的?這就不是煽動暴力?特朗普讓大家到DC抗議選舉問題,有少數人衝擊國會,就是特朗普煽動暴力?就要把特朗普的嘴堵上?

我當然反對衝擊國會,譴責暴力。在台灣,在立法院上演全武行的事情時有發生,但是人家可沒有燒搶商家,人家的選舉程序非常嚴密。難道國會不該討論如何把自己的選舉制度做得無懈可擊嗎?

目前的墨西哥總統在2006年敗選後,領導了大規模抗議。2012年敗選後又提出異議。這有甚麼大逆不道嗎?他是個左派人士,但他批評社交平台封鎖特朗普的言論。反觀美國的左派,情何以堪?

疫情期間,大批抗議者聚集呼喊就沒有問題,可是特朗普支持者集會就是傳播病毒,難道病毒能分得清是抗議還是集會?抑或抗議者傳染就沒關係?

說到疫情,加州目前非常嚴重,加州完全在民主黨的控制下,這全都是特朗普的罪?那麼歐洲呢?歐洲沒有特朗普,為何疫情也很嚴重?

一些媒體人把特朗普說成是希特拉,連以色列人都聽不下去了。特朗普操縱媒體了嗎?特朗普封殺帳號了嗎?特朗普建了幾個集中營?特朗普把幾個人送進了毒氣室?

納粹的全名叫甚麼國家社會主義,儘管此社會主義非彼社會主義,但是兩種社會主義都是控制媒體進行宣傳,封殺言論,以洗腦和恐嚇推行集體主義。這也就是為甚麼中共的社會主義如此輕易的轉型成為如今的新納粹社會主義。那些把特朗普羅織為納粹的人,真的應該看看鏡子中的自己。

取消文化、身份政治、媒體宣傳、言論審查,精英階層以福利收買本國選票,在全球化中勾結納粹化的共產黨壓搾中國勞工,攫取利益,真是一個奇異的景觀。而一個政治素人,給勤勞的人、包括勤勞的黑人和西班牙裔創造就業機會,把工作移回美國,讓美國經濟欣欣向榮,在世界上給中東帶來和平條約,消滅恐怖份子,圍堵中共納粹,可是卻天天被宣傳媒體謾罵,真乃是非顛倒。

我不崇拜特朗普,我不同意特朗普的一些做法和說法,但是媒體和平台的做法違背了我心中起碼的對公平的感覺。即使我們不談選舉舞弊,媒體和平台的做法已經是一種政治捐獻,已經是一種影響選舉,這樣的選舉已經是不公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