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日,特朗普總統染疫後,(中共《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迅速用英語發推,聲稱:「特朗普總統和第一夫人為他淡化新冠疫情的賭博付出了代價。這一消息顯示了美國疫情的嚴重性,將給特朗普和美國的形象帶來負面影響,也可能給他的競選連任造成負面影響。」

胡錫進的批評代表了中共的熱切希望——巴不得美國出現「負面」狀況,巴不得特朗普連任遇阻。

另一方面,美國左派媒體的反應也讓人錯愕:先是質疑總統染疫的真實性,進而指責總統登機前往醫院時沒有回答記者的提問,之後又懷疑和挑剔總統醫療團隊的報告。10月4日早,特朗普總統的主治醫師肖恩康利告知記者:總統的情況非常好,有望周一出院。其後,一個媒體以「兩次短暫的血氧飽和度下降」為標題發出短視頻,用意不言自明。

特朗普總統曾表示,他是為了美國和美國人民而參選、奮戰。美國左派和中共也拿「人民」說事兒,藉機反對特朗普。近四年來,攻擊特朗普的高頻率用語是:「種族主義者」、「分裂」。中共黨媒也竭盡所能,把美國描繪成一個陰暗、動亂、瘟疫失控的地方,雖然那是中共官員及家人的夢想之地。

但是,遍佈各州的特朗普支持者也是美國人民的一部份,左派為何視而不見?仇恨特朗普者對其持不同政見的國民進行言語和暴力攻擊,甚至發出死亡威脅,這算甚麼?至於中共,它一貫把中國人民踩在腳下,它的話毫無公信力。

近幾個月,從加州到紐約,從佛羅里達到明尼蘇達,在美國多個州的多個城市,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們自發舉行了別開生面的助選活動。浩蕩的車隊、船隊和人群在水上和陸地展開遊行,「讓美國再次偉大」、「再來四年」的標牌四處閃現。

10月2日晚,特朗普總統入院治療後,許多民眾趕到沃爾特里德國家軍事醫療中心,為總統加油打氣。當天深夜,總統請他的幕僚長向守候在醫院外的支持者派發印有總統簽名的巧克力(朱古力),一位男士急迫地問:「總統情況怎麼樣?」

10月4日,特朗普總統出人意料地乘車來到醫院外,在車內向支持者揮手致意,引起轟動。在場的左派媒體用了「令人震驚的一幕」來形容。

真相一直存在,只待人們發掘和承認。

特朗普的支持者們是快樂的、團結的。他們扛著美國國旗,舉著「和平遊行」的標語,精神振奮地現身街頭。許多人表示,因為支持現任總統,他們或多或少地遭遇了攻擊,包括在社媒上被謾罵,被公司開除。

一位支持特朗普的黑人婦女表示,一個主張「黑命貴」的黑人男子對她說:「你腦袋裏需要來顆子彈。」她說:「這無關膚色,這關乎團結與自由。美國需要回到原來的樣子。」

近期,民間媒體「似水」(Be Like Water Media)發佈了一系列洛杉磯地區挺特朗遊行和集會的視頻,引起熱烈反響,大批美國網民留言發表看法,以下摘錄數則為例。

「比華利山也有挺特朗普的集會?」

「特朗普支持者臉上的微笑說明了一切。」

「人民知道為何要讓他當總統。」

「挺特朗普集會的特殊之處在於:黑人、白人、墨西哥人、亞裔……匯聚一堂,沒有暴力、搶劫、焚燒。」

「真高興看到美國人聚集一堂。假新聞試圖離間我們,但是我們聚到了一起,更加堅強。美國、美國、美國。」

「眼前的團結和種族多元化讓我感到作為一個保守派美國人的驕傲,這簡直超出想像。」

「我這輩子還從未投過票。今年11月我要投選特朗普。」

Malory Nicole Thompson寫道:「2016年,我沒有選特朗普。之後我開始對自己進行政治教育,隨著我研究總統的施政道路,我的觀點起了變化。我不僅認同特朗普的政策,我也注意到左派是如何表演的,而這可能是促使我轉變的最主要因素。過去幾年,我遇到了小唐納德特朗普(特朗普長子)和總統競選主管Brad Parscale,我也曾站在總統附近。這些人很了不起。他們關心美國人民和我們的未來。當媒體散佈假信息,你因此不能確定要相信誰時,去親自體驗一場競選集會吧。2020年,我會投票給特朗普,我希望和祈禱,他會獲勝。那樣的話,在接下來的四年裏,美國就會OK。」

9月28日,特朗普總統的「油管」帳號分享了一個視頻,一位支持特朗普的華人婦女在集會上說:「我們來自中國,共產主義在那裏敗了,所以我們才來到這裏。我們來到這個由法律治理的國家,他們卻縱容暴力、搶劫,這很荒唐。」

9月25日,在佛羅里達州的「拉丁裔支持特朗普」圓桌會議上,多位西語裔代表向特朗普總統當面致謝。波多黎各移民Erika Benfield表示,得益於政府對小企業的救濟貸款計劃,在疫情衝擊下,他的員工都保住了工作,包括來自當地大學的實習生。他對特朗普總統說:「您所做的比您承諾的還要多。」

大批美國民眾為何支持特朗普?因為總統兌現承諾,守衛傳統,振興經濟,心繫人民,拒絕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

目前,特朗普總統已經返回白宮,競選工作將滿舵前進。胡錫進和它的主子可能後悔自己太猴急,讓全世界看清了中共的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