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1日,特朗普支持者繼續在美國各地舉行「停止竊選」集會抗議活動,拒絕本次大選的大規模選舉舞弊行為。在賓夕凡尼亞州首府哈里斯堡(Harrisburg),集會民眾表示,他們支持特朗普為選舉的公正性而戰,為正義而戰,拒絕社會主義。

美國主流媒體持有相當極端的偏見

都達·班克(Toda Bank)先生是賓州的一位律師,他於11月21日參加了賓州的「停止竊選」抗議活動,他表示他對賓州政府非常失望。

賓州律師都達·班克(Toda Bank)先生於11月21日參加了賓州的「停止竊選」抗議活動。(新唐人影片截圖)
賓州律師都達·班克(Toda Bank)先生於11月21日參加了賓州的「停止竊選」抗議活動。(新唐人影片截圖)

他說:「賓夕凡尼亞州的法律是賓夕凡尼亞州的立法機構制定的,而非法庭;而賓夕凡尼亞州立法機構已經明確宣佈,大選日(3日)晚8時前收到的選票才是合法選票,但是賓夕凡尼亞州法庭卻允許接收大選後3天內的郵寄選票,他們認為只要郵戳說是三天內遞交的就可以,但這並非賓夕凡尼亞州法律。」

他表示賓州的這種做法令民眾根本就不知道賓州到底收到了多少逾期和不該計讀的選票,也不清楚這些選票都支持誰,他說:「我希望知道所有這些真相,我希望此案能夠由最高法院來裁決,而且我認為如果我們做了良好的準備,此案在最高法院勝訴的可能性會高於賓夕凡尼亞州法院。」

他還批評那些威脅和恐嚇特朗普支持者的行為,他說:「這種行為是一種罪行,違反了賓夕凡尼亞州的法律,因為這些特朗普支持者們是在行使他們的合法權利。 」

他對美國的主流媒體也感到失望,他說:「現在有這麼多的民眾相信美國主流媒體,認為美國主流媒體是專業的、是權威的。」「但是他們卻不知道,當今的美國主流媒體是持有如此強的偏見。這些主流媒體認為,那些認為特朗普在大選中獲得壓倒性勝利的人都是瘋狂的陰謀論者,其實這些主流媒體才是沒有合法性的。」

「我們不要社會主義」

赫維格·施密特(Herwig Schmidt)先生是位退休小學老師。他來自於奧地利,是二戰後的第一代歐洲人,他的父親曾是納粹戰俘,他的祖父曾是一戰戰俘。他說:「我們這一代人渴望自由,而且我們欣賞自由,因此我們不希望回到共產主義社會。」

赫維格·施密特(Herwig Schmidt)先生是位退休小學老師。11月21日,來自奧地利的他表示,「我們不希望回到共產主義社會。」(新唐人影片截圖)
赫維格·施密特(Herwig Schmidt)先生是位退休小學老師。11月21日,來自奧地利的他表示,「我們不希望回到共產主義社會。」(新唐人影片截圖)

他表示,正是這種渴望自由的理念引導他來到美國,因為美國是片自由的土地,而他的祖籍國奧地利的政府卻變得越來越專制,他說:「我能夠感覺到那種威脅。」

作為移民美國六年的新移民,他表示他非常看好特朗普總統。他說:「特朗普總統是一位我所期盼的總統,而且他是位成功的總統,他從一位成功的商人起步,我認為『如果你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可以成功地管理一個商業王國,你也就可以成功地管理一個國家』,從這個角度而言,我認為他非常成功,我從一開始就非常信任他,他希望將美國的就業機會帶回美國,我支持他的這一政策。」

他解釋說,他一直非常關注在中國大陸和印度出現的,那種一小時只掙10美分的工作,他說:「我驚訝於中國大陸、印度等國家的很多人每小時只掙10美分,甚至更少,我認為這些人好像在受奴役,真令人難以想像,如果有人辛苦地工作了十個小時只掙了一美元,這些人的生活將陷入困境,而且對他們的環境也不好,我一直非常關注這個問題,我認為這種情況應該結束,人們應該停止將這個地球上其他地方的人當作奴隸來用的做法。」

他還表示,他對於美國的現狀非常擔心,因為美國變得越來越像是個社會主義國家,他說:「共產黨有個特點,他們希望廢除私有財產,我能夠看到這種跡象,因為我能夠看到(他們)對所有一切越來越多的控制,例如他們希望消滅那些中小企業,只留下大企業,這是完全的社會主義,先是社會主義,然後是共產主義;而作為二戰後的歐洲人,我渴望自由,我不希望再回到共產主義社會。」

「本次大選不公正 為正義而戰」

吉迪恩·勞奇(Gideon Raucci)先生來自於美國的一個傳統家庭。他表示,他是位保守派人士,他們熱愛的是上帝、人民和自由。而他是為了「正義」、「真理」 和「美國人的選舉權」來這裏抗議,他拒絕本次大選選票被盜走。

吉迪恩·勞奇(Gideon Raucci)先生11月21日表示,他是為了「正義」、「真理」 和「美國人的選舉權」來這裏抗議,他拒絕本次大選選票被盜走。(新唐人影片截圖)
吉迪恩·勞奇(Gideon Raucci)先生11月21日表示,他是為了「正義」、「真理」 和「美國人的選舉權」來這裏抗議,他拒絕本次大選選票被盜走。(新唐人影片截圖)

他說:「我很高興來到這裏抗議,而且我知道,在拜登的支持者身上就看不到這種熱情。我們帶著真理而來,我們帶著正念而來,我們願意為我們的自由而戰,為我們的選舉權而戰,因為這次大選是不公正的,而且有那麼多的證據,我們必須為正義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