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反對左派的特朗普,正式向社會主義宣戰。

「社會主義制度對權力的渴望,導致擴張、侵略和壓迫。世上所有的國家都應該抵制社會主義,以及它帶給每個人的苦難。」

本屆聯合國大會上,特朗普延續去年聯大演講的論調,再次指出社會主義帶給人類的危害,批評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所到之處,都佈滿了災禍、貪腐與衰敗。

1946年出生的特朗普,在美國傳統社會裏成長,他一生見證了共產主義陣營的擴張與衰落,共產政權在前蘇聯、東歐、中國、古巴、北韓等地對人民的迫害與屠殺,剝奪人民自由與財產,帶來貧窮與飢荒。

特朗普也目睹共產主義化身「社會主義」、「進步主義」等左派意識形態滲透美國,摧毀美國的傳統道德與文化,變異人心與價值觀,製造社會分化與衝突,導致美國社會失序難安。

因此,特朗普公開呼籲世界各國聯手抵制社會主義,並不讓人意外。

事實上,打擊、抵制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正是特朗普上任後的核心政策之一,在國際社會與美國國內,同步並行。

譴責社會主義 強力制裁流氓政權

在國際上,特朗普對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政權不假辭色,屢次發動嚴厲制裁與打擊,不僅恢復美國對古巴的禁運與制裁,並對北韓、委內瑞拉相繼祭出制裁。

去年原本被視為很有可能引發國際戰爭的北韓導彈威脅,經過特朗普的強勢壓制與善意談判之後,如今北韓不再發射導彈,並且逐漸脫離中共操控,正與美國進行更多、更正面的溝通合作,特朗普也對此表示肯定。

「委內瑞拉曾經是地球上最富裕的國家之一。但今天,社會主義卻讓這個油產豐富的國家破產,人民墮入赤貧。」特朗普延續去年在聯合國大會上,再次抨擊委內瑞拉的社會主義政權。

他並下令對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的親信進行新一輪的嚴厲制裁,呼籲馬杜羅還給人民自由民主,保障人民安全。

至於伊朗這個「流氓政權」,儘管表面上不是共產或社會主義體制,但政權本質上亦是政府專制的極權主義,並且資助中東恐怖主義團體,滋擾中東和平,威脅以色列國家安全。

於是,伊朗對特朗普而言,其對全球社會的威脅,並不亞於社會主義。伊朗也因此成為特朗普在本次聯合國大會屢次鎖定、公開抨擊的箭靶。

公開揭露中共干預選舉 美加強制裁圍鎖

特朗普持續在國際上追打社會主義與共產政權,儘管他並未公開點名全球最大的社會主義政權——中共帶給中國人民的苦難,但特朗普已經積極開展對中共的追擊行動。

特朗普不僅已經對中共發動累計2,500億美元規模的貿易戰,並在戰略外交、經濟外交等領域積極與國際社會聯手圍堵、封鎖中共。

「我們發現,中共企圖干預我們即將在11月迎來的2018年選舉,對抗我的政府。他們不希望我或者我們獲勝,因為我是第一個敢於在貿易問題上挑戰中共的總統。」

9月26日,特朗普更在聯合國安理會上直言指控,中共干預美國中期選舉。這幾乎是中共第一次在聯合國會議上,被公開砲轟干涉他國內政。

稍後,特朗普還在推特上揭露,中共在愛荷華州報紙刊登大篇幅的「新聞化廣告」,藉此攻擊特朗普政府。

「那是因為我們在貿易上、市場開放上重挫他們(中共),當這一切結束,我們農民一定會賺大錢!」特朗普回應道。

可以預見,中共近期對美國的一連串負面攻擊行動,勢必招來美方施加更嚴厲、更廣泛的制裁與反擊。政治新聞網站Axios也引述特朗普政府消息來源透露,特朗普政府已經備妥大規模的制裁中共計劃。

日前,中共軍委裝備發展部和其部長李尚福中將,遭到美國凍結海外資產、禁止使用美國金融系統與從事外匯交易、禁止持有美國簽證,這一舉措實已為美方將對中共採取金融制裁,以及美方鎖定中共貪官與權貴集團的海外資產,提前做出預告。

社會主義長年蠶食 美國面臨左傾危機

特朗普不僅大力追擊國際上的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政權,在美國國內,他同樣積極拼戰。

二戰後,雖然共產主義並未在北美地區建立政權,但卻改頭換面、打著社會主義的旗幟滲透美國、歐洲等地,日積月累,達成蠶食美國的左翼戰略目的。

根據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2017年的調查指出,高達58%的年輕人希望生活在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或法西斯主義社會裏;僅42%年輕人喜歡資本主義。

今年8月蓋洛普(Gallup)民調指出,在美國民主黨支持者當中,對資本主義有好感者,從2016年前的56%下降到47%;對社會主義有好感者,則上升到57%。

種種數據,反映出社會主義及左派勢力長期對美國的滲透——特別是對教育體系的滲透——確實起到相當作用,並推動著美國社會整體向社會主義靠攏。

同時,這也反映出,在美國現有教育體系下,大多數年輕人對於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真實歷史缺乏認識,甚至不了解共產主義對人類帶來的多次大屠殺、大飢荒等浩劫,導致年輕人抱著「追求時髦」、「享受福利」的心態認同社會主義或者所謂「進步主義」、「平等主義」、「社會正義」、「自由派」等換湯不換藥的變體。

更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美國中期選舉,已有幾位年輕候選人高舉社會主義的大旗,贏得民主黨內部初選,準備在11月與共和黨對手角逐國會席次或州長寶座;加上政治立場偏左的民主黨,此次選舉來勢洶洶,美國儼然面臨一次重大的「左傾」考驗。

特朗普力挽左傾狂瀾 中期選舉牽動國內外

對於社會主義對美國的滲透與威脅,特朗普知之甚稔。

他上任後,致力於取消前朝左派政府留下的各項左傾政策,無懼各類「政治正確」的批評,全心全意提倡恢復美國社會的傳統價值,恢復自由市場經濟,減少政府管制,提名保守派大法官進入最高法院,並時時提醒美國人回歸對神的信仰。

儘管特朗普上任還不到兩年,但他的努力已為美國帶來轉機。

根據去年11月的蓋洛普民調,45%的美國人讚成政府提倡傳統價值;今年共和黨在全國各地的初選,受到特朗普背書支持的參選人絕大多數成功勝出,獲得黨內提名,將在11月迎戰社會主義及左派陣營。

特朗普為黨內候選人助選時,也不忘提醒選民別投給社會主義者。

特別是今年,由共和黨主導的美國國會兩院曾多次強硬對抗中共,不僅公佈報告揭露中共對美國的統戰、滲透、間諜活動,並且通過「國防授權法」加強對中共的反制行動;國會還呼籲特朗普政府,追究中共官員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的人權問題,並發起制裁行動。

因此,接下來,美國政治與社會究竟是要向左走、向右走?美國國會能否提供特朗普政府更多支持,繼續在國際上追擊中共、打擊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政權?

中期選舉這一役,至為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