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海英的雙手被銬在外面的樹幹上,黑壓壓的蚊子飛來飛去,落滿了她的全身。她眼睜睜地看著它們叮咬、吸血。

警察把蛇纏在王春梅的脖子上,將壁虎放她身上,並用電棍追著壁虎電,讓它把毒和電放到她身上,還說:「我電壁虎呢,沒電你。」

張延榮被綁到豬圈裏,警察把野兔子塞到其褲襠裏,然後用腳踢或抽打兔子,迫其亂抓亂咬。

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中共的勞教所、拘留所、監獄等關押場所的警察喪盡天良、極盡邪惡之能事,利用動物來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上百種酷刑手段中,除了電刑、火刑、水刑、凍刑、銬刑、坐刑、餓刑、抻刑、毒打、性虐待、藥物迫害、墮胎、活摘器官外,還利用蛇、螞蟻、蠍子、蚊子、貓、老鼠、蛤蟆、野兔子、豬、狼狗等摧殘法輪功學員。

其手段殘忍、齷齪到令人髮指的程度,例如:

「螞蟻上樹」,在男性生殖器上抹上糖水,然後放上抓來的螞蟻,讓螞蟻去咬;

把人抬入有一窩野蜜蜂的豬圈裏面;

將身長五六寸的老鼠放入褲子內,扎上腰帶,讓其咬;

把蜘蛛放進陰道裏,塞到嘴裏;

扒光衣服,讓一百多條毛毛蟲在身上爬;

把抓到的虱子一把把往身上扔;

放出狼狗嘶咬了六十多口……

澳洲維州立法會議員菲恩(Bernie Finn)說:「世界上很少有像中共這樣的政府卑鄙地迫害人權。」

她被黑壓壓的蚊蟲叮咬

內蒙古霍林郭勒市賈海英女士,個體工商戶,自1996年修煉法輪功後,先天性心臟病、婦科病等全部消失,駝背也直了。

賈海英先後四次被非法勞教,累計8年。她有二十多位親人,都遭到中共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有5位親人在迫害中離世。

在勞教所的黑窩裏,賈海英受到過至少十種以上的酷刑折磨,曾被打得七竅流血後曝曬。

1999年12月24日,她被秘密送到圖牧吉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

2002年6月,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為了抵制迫害,集體絕食。絕食到第四天,勞教所的警察再一次傾巢出動,對18名法輪功學員灌食。

為了逼迫賈海英停止絕食,兩個大個子警察把她拖到一個黑屋子裏暴打。鮮血從她的鼻子、耳朵、眼睛、嘴裏流出來,滴落在衣服上和水泥地上。

絕食後的第4天,賈海英煉功,管教科的科長來到她面前打她兩個嘴巴子,她繼續煉。科長拿掃帚條子往她的手上、胳膊上抽打。她身上隆起一條條青色的血痕,她依然煉功。

科長就調來3個犯人,把賈海英拉扯到大門外,將她綁到離豬圈不遠的一棵大樹幹上。

夏季的夜晚,豬圈裏蚊蟲非常多,賈海英因上次絕食整張臉紫青紫青的,還沒有消腫,舊傷未平又添新傷,散發出來的血腥氣味引來了層出不窮的蚊蟲。

當時賈海英只穿了一條短褲和一個條型的背心,大面積的皮膚外露。那天正趕上剛下過雨,陰著天,恰好適合蚊蟲出來活動。密麻麻的蚊子、小咬、大瞎矇等吸血蚊蟲成群地飛來飛去。

她身上落滿了蚊蟲,她的雙手被銬住,怎麼也動不了。從早上八點多,一直銬到中午十一點多,她全身的皮膚出現了密密匝匝的紅色斑點。過了好長時間,皮膚的紅包都消不下去。

把蛇、壁虎放到她們身上

在河北保定高陽勞教所裏,警察對女法輪功學員使用兩種酷刑手段:把活蛇纏在人的脖子上,或塞進衣服裏任其亂咬;抓來蠍子放在她們身上,讓其蜇人。

警察以此嚇唬、取樂。五大隊主任臧海利曾將蛇放在法輪功女學員的脖子上、懷裏、胸罩內;一個戴姓主任曾將一條蛇纏在法輪功女學員的脖子上。

一天,高陽勞教所警察把一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拖到菜園子中的一間黑屋子裏施刑。一個女警抓來一隻壁虎放在這名法輪功學員的背上,並把上衣掖到她的褲腰裏,讓壁虎在身上亂竄。

警察們還嫌不夠,又弄來一條毒蛇放在這名法輪功學員的身上、肩上。這樣迫害到晚上十一點多才把她拖回去。

自2003年4月,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學員王春梅,在河北保定高陽勞教所遭到三、四個月的連續迫害。兩三個警察帶著七個犯人,白天在小號裏對她進行折磨洗腦,夜裏把她拉到野地裏毒打。

種種刑罰都用上了,見王春梅仍堅強不屈,警察就抓來蛇、蠍子放到她身上咬。

5月26日晚,警察把她銬在野外,用毒蛇纏在她脖子上三次;又把壁虎放在她身上,電棍追著壁虎電,直到把壁虎電死。警察說:「我電壁虎呢,沒電你。」

把野兔子放進褲襠裏

張延榮,1960年5月12日出生,甘肅省金昌市永昌縣焦家莊鄉河灘村七社居民。

2002年4月30日,永昌縣中共「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 仿傚文革,操控公安、法院、檢察院召開所謂「公判大會」、批鬥、遊街侮辱當地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張延榮、妻子王澤芳及其他多位親人都在內。

2000年3月21日,他因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金昌市勞教管理委員會非法勞教2年;2002年10月,被非法判刑12年;11月13日,被劫持到甘肅省蘭州監獄,後於2005年12月初被劫持到酒泉監獄。

在酒泉監獄,他因不「轉化」(放棄修煉),被罰坐小凳子,時間長了臀部生硬繭、潰爛;被「熬鷹」,眼睛不能閉上,稍有迷糊立即被暴打。

為「轉化」法輪功學員,酒泉監獄的獄警使用野兔子來迫害。「兔子急了會咬人」是一句俗語。他們把兔子放進學員的褲襠裏,褲腿紮緊,狠抽兔子,兔子在學員身上瘋狂抓撓。

警察把張延榮綁到豬圈裏,把野兔子塞入褲襠裏,然後用腳踢或抽打兔子,迫其亂抓亂咬。

一次次的迫害,使張延榮身體極度虛弱,無法正常生活,身心遭受重創,於2007年8月5日含冤離世,年僅48歲。

張延榮被迫害死之後,家人給換衣服時發現小便頭及周圍大面積都是黑色的。

最大的人道災難

大陸維權律師謝燕益和謝陽在致歐盟的公開信中寫道,「這場迫害所涉及的範圍及造成的惡果,可以說是二戰結束以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場人道災難……」「中國最大的人權問題是法輪功問題。」

2019年的7月20日,法輪功學員反對中共迫害20周年紀念日,美國著名智囊「自由之家」的東亞問題資深研究分析師莎拉·庫克(Sarah Cook)表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當今中國最嚴重的宗教迫害。

澳洲維州立法會議員菲恩(Bernie Finn)說:「他們(法輪功學員)是非常善良的人。他們不應該受到迫害,他們不應該遭受到北京那些暴徒的對待,而這就是不爭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