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面對暴力威脅,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可貴的中國人啊,請靜心傾聽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

2019年是內蒙古法輪功學員在黑龍江進行電視插播16周年,以上是插播內容的主題曲《為你而來》。

這個以生命代價告訴民眾真相的插播,揭穿了2001年「天安門自焚」騙局的黑幕,插播時間僅四、五十分鐘,但這珍貴的瞬間,卻讓插播勇士們的正信、堅強,被歷史銘記。

2003年10月23日晚7點左右,內蒙古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莫旗)法輪功學員韋昌峰、夏秀文、崔桂鳳,在黑龍江省訥河市火車站水塔以北,利用衛星插播,成功將法輪功真相接入有線電視網,播放「天安門自焚」真相光盤《是自焚還是騙局》。

當晚,訥河市有線電視網用戶收看了「天安門自焚」真相,據看守所的警察說,偏遠的農村不太清晰,電視有雪花。

2001年除夕,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為首的央視,自編自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污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抹黑法輪功。

這次插播是把中央電視台播放的「天安門自焚」鏡頭放慢、放大,從不同角度幫助人們分析,看清由中共一手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原來是破綻百出的騙局。此外,插播內容還包括以「真、善、忍」為修煉標準的法輪大法在世界許多國家洪傳的盛況。

《是自焚還是騙局》(影片截圖)
《是自焚還是騙局》(影片截圖)

插播真相使中共當局震驚膽寒,隨之而來的是對插播者的殘酷迫害。

明慧網報道,看守所警察說,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之一羅干坐鎮黑龍江省,親自調查此事;當時訥河市市長金寶元懸賞一萬元捉拿插播者;訥河市全警出動大搜捕,在訥河市及所轄三十多個鄉鎮、內蒙古莫力達瓦旗(莫旗)及周邊各縣瘋狂的抓捕法輪功學員,僅訥河市就抓捕二百多名法輪功學員,並抄家搜走大量大法書籍、音像資料。

此次插播被中共定為大陸涉及法輪功的「第二大案」。

莫旗原「610」(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警察苗玉久已遭惡報死亡,其積極配合提供所謂的「線索」給訥河市「610」,訥河市「610」負責人付力斌、朱天福、公安局局長孫德貴等、公安局刑警隊、各個派出所等全警出動參與此次抓捕。

一、三位插播當事人遭酷刑、非法判刑

韋昌峰,男,農民,時年42歲,家住塔溫敖寶鎮萬山莊大隊,他帶著要讓百姓了解真相的願望,跑遍幾大城市,在家中做過無數次的試驗,試播成功。

夏秀文,女,時年40歲,家住內蒙古呼倫貝爾市莫力達瓦旗尼爾基鎮。

崔桂鳳,女,家住坤密爾提鄉,小學音樂教師,後調到農村信用社工作。

(一)訥河市刑警隊施酷刑

電視插播6天後,2003年10月29日,法輪功學員劉明康(訥河籍,插播支持、參與者)、韋昌峰及妻子蔡鳳芹(未修煉法輪功)、夏秀文、崔桂鳳被非法抓捕到訥河市刑警隊。

1. 韋昌峰

訥河市「610」負責人付力斌、朱天福、公安局局長孫德貴、刑警隊等對韋昌峰、崔桂鳳施酷刑——坐老虎凳、電棍電擊和毒打、辱罵,警察用手銬把韋昌峰銬在暖氣管子上,逼他說插播經過。

時值10月,北方的冬天,正是穿棉衣的季節,警察把韋昌峰的衣服扒光,然後把窗戶和門打開,不擇手段地逼韋昌峰說出參與的法輪功學員。

警察通宵審訊,往韋昌峰頭上澆涼水,時值深夜,冷風一吹,凍得韋昌峰直打哆嗦。

之後,他們又把韋昌峰腳和手都鎖在鐵椅子上,用子彈頭劃韋昌峰的腋下肋骨,令他疼痛難忍。之後,警察們又用高壓電棍的最強電流電擊韋昌峰,電棍發出刺眼的閃光「啪、啪」作響。

中共酷刑演示:鐵椅子(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鐵椅子(明慧網)

2. 崔桂鳳

2003年10月29日,崔桂鳳在家中被訥河市刑警隊、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到訥河市刑警隊,遭電棍電擊,警察用最強的電流電擊崔桂鳳。

警察將鞋脫下,用鞋底打崔桂鳳的後背,打得她的後背血肉模糊。警察還用裝滿礦泉水的瓶子打她的頭,用礦泉水澆崔桂鳳的頭和臉,崔桂鳳被打得蓬頭垢面,鎖在鐵椅子上。

中共酷刑演示:點擊毆打(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點擊毆打(明慧網)

3. 夏秀文

2003年10月29日晚7點多,夏秀文被訥河市刑警隊警察、訥河市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到訥河市刑警隊,夏秀文被鎖在鐵椅子,遭警察毆打,他們徹夜輪番地審訊夏秀文,逼她說出與韋昌峰、崔桂鳳聯繫的過程,及的士司機的相貌、車牌號及車的顏色。

(二)訥河市看守所施虐罰

10月30日晚上,韋昌峰、劉明康、崔桂鳳、夏秀文被劫持到訥河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犯人王力受獄警指使,讓犯人杜小亮,將韋昌峰的衣服扒光,給韋昌峰「洗涼水澡」,就是用小盆一盆接一盆地往他頭上澆涼水,水冰涼穿心,他同時遭到暴打。

劉明康也同樣受到在押犯人「洗涼水澡」的虐待。

中共酷刑示意圖:冬天澆冷水(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冬天澆冷水(明慧網)

夏秀文被劫持到訥河市看守所後,遭遇毒打酷刑,她絕食20天,抗議非法抓捕關押。

夏秀文還被強制接受黑龍江省電視台及訥河市電視台眾多記者的無理錄像與「採訪」,夏秀文回答他們:「我插播法輪功真相光盤,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思考,法輪功不是邪教。」

(三)非法開庭、枉法判刑

2003年11月26日,天氣陰晦,異常寒冷,韋昌峰、夏秀文、崔桂鳳在訥河市一個小法院法庭被非法開庭。劉明康另案處理。

韋昌峰、夏秀文、崔桂鳳戴著手銬被非法押往法庭。

韋昌峰在法庭上陳述:我們沒有殺人,也沒有做壞事;

崔桂鳳的家人為崔桂鳳聘請莫旗律師劉麗,律師劉麗不明真相,為崔桂鳳做有罪辯護。

黑龍江省訥河市法院,「610」付力斌、公訴人王寶貴冤判韋昌峰13年,夏秀文和崔桂鳳分別被冤判4年。

2004年3月26日凌晨3點多鐘,韋昌峰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北安監獄。2013年8月12日,韋昌峰從北安監獄轉到黑龍江省泰來監獄六監區。

在集訓隊,獄警指揮犯人龐國祿強迫韋昌峰把手背起來撅著,並糾集幾個犯人把他按倒在鋪上趴下,其中一人掰一隻胳膊使勁往上扳,韋昌峰疼痛難忍,地板革炕席都被啃壞。

2008年8月,韋昌峰在七監區因煉功,再次被關押小號15天,禁閉室沒有窗戶,沒有通風設備,四季潮濕,防盜門下面只有一個送飯的小洞,悶熱窒息,空氣散發著霉味,白天都不能穿衣服。

2016年正月,韋昌峰被關小號15天,禁閉室異常陰冷,如同冰窖,再加上戴著手銬、腳鐐,手腳冰涼,禁閉室沒有被褥,囚服單薄,在冰涼的地板上睡,很快被凍醒,再睡身體就顫抖得受不了。韋昌峰每天只能吃兩頓飯,每頓只一碗稀粥,維持生命延續。渴了,就喝沖便器的水。飢寒交迫。

泰來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迫害,多年來信息被嚴密封鎖,泰來監獄只要上邊來檢查的,監獄馬上就把堅定敢言的法輪功學員或正義敢言的普通犯人都藏到地下室。

2016年10月29日,韋昌峰結束12年零7個月的冤獄(看守所近5個月),當天早上,韋昌峰的兒子和哥哥開車,將韋昌峰從泰來監獄接回家中。

夏秀文、崔桂鳳於2004年4月14日,一同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被迫做奴工。

2003年10月29日,劉明康被綁架到訥河市刑警隊遭非法審訊後。劫持到訥河市看守所非法關押3個月,被訥河市「610」勒索8萬元,放回。

放回後,莫旗公安局國保大隊和「610」欲繼續加重勒索迫害,劉明康無奈棄商,傾家蕩產,攜妻女流離失所,經濟損失達40多萬元。

二、插播事件後 二百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

2003年10月23日插播當天晚上,訥河市當局非法抓捕了二百多名法輪功學員,並抄家搜走大量大法書籍、音像資料,有的被毒打、關押、罰款、洗腦,強制放棄信仰。

其中,訥河市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訥河市看守所的有:王朝俊、晏某某(女,教師)、王淑琴(女,音樂教師,被勒索約七千元)等七、八人;黑龍江綏稜縣一名女法輪功學員帶一本《轉法輪》,抱著孩子來訥河市親戚家串門,也被非法抓捕,無辜的嬰兒被送到訥河市福利院。

此後,莫旗「610」警察張世斌、苗玉久等配合訥河市「610」,以插播為藉口,共非法抓捕10名莫旗法輪功學員和一名常人司機。

張世斌懷疑法輪功學員歐陽佔東參與插播,於是,在網上通緝非法抓捕歐陽佔東,使他有家不能回。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還有李久龍、袁延波、周玉臣、敖榮華、郭菊花、李桂雲、鄂玉霞等。

還公器於天下 不得已的選擇

美國法輪功學員王濤說:「如果不是99年以來年復一年的殘酷迫害,如不是所有正常資訊和言論渠道都被無情無理地切斷,有誰會冒被抓、被施酷刑、被判刑的危險,為別人的名譽、為別人不受迫害、為別人不受謊言宣傳欺騙而站出來說話呢?」

如果說「電視插播」是違法,「這其實是忘記了建立法律體系的基點而本末倒置的想法。」他說,法律的基點是公正和正義,是為維護社會公義、合理的社會秩序以及人類的道德和良知而建立並存在的。

自然法學派認為,正義是衡量法是否合法的標準:凡是以背棄人類理性,漠視人的尊嚴、踐踏人權的法即是惡法。

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從1999年7.20至今,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436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但在中國大陸的電視報紙上沒有絲毫法輪功學員的聲音,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辦公室」或其它政府機關上訪,就會馬上被非法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