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份,被甘肅省慶陽市鎮原縣法院枉判4年的法輪功學員強維秀被劫入甘肅省蘭州監獄迫害。

明慧網報道,2018年7月4日晚,強維秀在住所突然被鎮原縣國保警察闖入綁架,非法關進寧縣看守所迫害;2019年3月12日,被鎮原縣法院非法庭審,後遭枉判4年。

強維秀(明慧網)
強維秀(明慧網)

強維秀女士,52歲,1968年出生於甘肅省白銀市一個農村家庭,自幼體弱多病,初中畢業後又患上了嚴重的神經衰弱,曾連續四十多天不能入睡,後來又出現貧血等症狀,整天打不起精神。

1992年,強維秀從甘肅農業大學本科畢業後,遠離家鄉來到了慶陽市鎮原縣農機局工作;1997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不知不覺中,困擾折磨她多年的病症都消失了。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強維秀多次被綁架,在看守所、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

1999年年底,強維秀進京為法輪功和平請願,在天安門廣場遭綁架,被鎮原縣警察劫回到縣看守所關押迫害兩個月。期間她堅持打坐煉功,被警察戴上手銬、腳鐐踢打,直到被放出時才卸下手銬腳鐐。

回家一個月後,強維秀又被劫持到鎮原縣看守所關押。她絕食抵制迫害,三天後被撬開嘴野蠻灌食,並長時間戴背銬,7天後才被放回家。

2000年春,強維秀第二次進京,半路被縣警察綁架,關進縣看守所。強維秀堅持煉功,被戴上手銬腳鐐,遭踢打,一個月後被放回家。

2000年秋,強維秀早晨在室外煉功,被鎮原縣110綁架到鎮原縣看守所關押。

同年11月7日,強維秀被非法關押到蘭州市平安台第一勞教所非法勞教1年,戴上手銬,關「小號」達半個月之久,被四五個犯人輪番看守,白天黑夜被罰站,被禁止睡覺,站得雙腳浮腫,穿不了鞋,行走非常困難,腳挪動一點都鑽心地痛,持續了一個星期。

強維秀再度絕食抗議,絕食三天後被野蠻灌食。在警察隊長的授意下,幾個犯人把她按住,有按胳膊腿腳的,有捏鼻子的,有撬嘴的。十天後她被送進醫院強行輸液。

在勞教所被關押期間,強維秀曾被警察銬上背銬,綁到窗戶鐵欄杆上;人被吊起來,腳尖著地。

在警察的指使下,一天半夜裏,強維秀被兩個吸毒犯弄到室外牆邊暴打一頓,被打得上不來氣、出不了聲,倒在院子裏,好一陣才緩過氣來。

還有一次,強維秀被弄到大門外的平房裏吊銬起來,僅腳尖著地。此種酷刑時間不長就痛苦至極,無法形容,此次迫害持續一個星期。因長時間吊銬,她的兩隻手腕被銬爛,留下的疤痕至今還能看到。

2002年9月,流離失所的強維秀被蘭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劫持到蘭州市公安局,被戴上腳鐐、手銬,刑訊逼供,後來又被套上頭盔,被警察多次用腳踢打,刑訊逼供一夜。次日,被劫持到鎮原縣看守所關押。

強維秀被關押兩個月後,城關鎮派出所警察方志強等欲強行將她轉至甘肅省平安台第一勞教所。途中車發生故障停下維修,為了擺脫迫害,強維秀藉機走脫,後從一處近十米的高崖跳下,身體嚴重受傷,當時就動不了了。

方志強一夥將強維秀抬上車,繼續長途顛簸,一直到平安台第一勞教所,勞教所拒收。方志強等仍不罷休,找熟人將強維秀轉至蘭州市第二勞教所。被拒收後,強維秀又被拉回鎮原縣看守所。因怕她癱瘓,看守所為了推卸罪責,兩天後把她放回家。

2004年5月上旬,強維秀被劫持到鎮原縣公安局,雙手被銬在特製的鐵椅子上非法審訊。深夜,強維秀被劫往甘肅省榆中縣柳溝河女子勞教所。因查出她有心臟病,還有脊椎兩處骨折未痊癒,勞教所拒收。最後強維秀被強行轉到勞改醫院關押迫害。

強維秀從被綁架之日起,就一直絕食抵制迫害。2004年6月26日,她在勞改醫院遭受了45天的野蠻灌食後,被劫持到蘭州市榆中縣和平鎮女子勞教所關押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