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3日,大陸多家國企債券繼續大跌。截止收盤,紫光集團的「19紫光02」下跌20.01%,「18紫光04」下跌16.96%。反映出市場對國企債券的信心極度崩潰。此前,兩家千億級國企債券先後違約。有分析認為,中國債務危機已經逼近。

一連串的信用風險事件 擊潰市場信心

11月10日,永煤控股發佈公告稱,因流動資金緊張,「20永煤SCP003」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已構成實質性違約,違約本息金額共計約10.32億元。這是一個月來第二家千億級中共國企債券違約,三周前,華晨汽車也栽倒在一筆到期的10億元債券上。

而事實上,自10月下旬以來,從瀋陽盛京能源兩隻存續非公開定向債務融資工具(PPN)違約、青海國投永續債延期,到華晨私募債違約、紫光集團不贖回「15紫光PPN006」,再到永煤控股實質性違約,一連串的信用風險事件令信用債投資者如履薄冰。

財經評論人張經倫表示,在中國經濟內外交困之下,千億級國企債券違約並不意外,為了維持一些困境中的大國企生存,中共政府不斷發新債還舊債,導致債務泡沫越吹越大,但危機也會更加劇。甚至恆大之類的民營地產巨頭目前也陷入資金困境,而在中國整體經濟困局之下,多企業債券違約會引發債市連鎖反應,中國有可能很快爆發全面的債務危機。

貌似強大 千億級國企永煤控股被10億元絆倒

市場對永煤控股債券違約感到意外,此前永煤控股剛剛發行了一筆10億元的中票。對於違約的原因,永煤控股表示,因流動資金緊張。

永煤控股是中國河南省中共國有大型煤炭企業,號稱中國 500 強企業之一。資料顯示,截至 2020 年三季度,永煤控股資產總計 1726.5 億元,總負債 1343.95 億元,資產負債率達 77.84%,財務槓桿已處於很高水平。在總負債當中,流動負債合計 979.49 億元,佔比近 73%。

「天眼查數據」顯示,永煤控股的控股股東為河南能源化工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豫能化集團」),持股比例達96.01%,而豫能化集團則是由河南省國資委100%控股。這是一家典型的中共國企,在業內人士看來,永煤控股此次違約,意味著又一家千億級AAA級國企將面臨信用風險。

據「一財」報道,業內人士感歎,永煤控股在河南省內擁有較為優質的煤炭資源,經營業績也還可以,而且截至 9 月 30 日,永煤控股賬上的貨幣資金還高達 469.68 億元,沒想到連10億都拿不出來。

廣發認為,永煤違約屬於典型的一類國企違約事件,政府放棄了救援,金融機構放棄了持續輸血,最後資金鏈斷裂導致違約。

同時,永煤在2020年11月至2021年4月還面臨很大的債券集中兌付壓力,即使償還了10億元的「20永煤SCP003」,未來半年內還面臨著120億元債券到期或回售。

華晨汽車債券違約 債務危機或波及東三省

兩周前的 2020年10月23日,擁有1900億資產的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晨汽車」)未能按期足額兌付「17華汽05」債券餘額10億元,構成實質性違約。華晨汽車同樣稱,未能按期兌付到期債券的原因也是因為資金出現困難。

目前,擁有1,900億人民幣總資產、卻負債逾1,300億的汽車巨頭華晨汽車還有未償債券共14隻,債券餘額合計172億元,到期及回售壓力集中在2021年(65億元)、2022年(92億元)。2020年5月以來,多種跡象暴露了華晨汽車流動性緊張,包括信託違約、股權凍結。

自媒體「財經冷眼」表示,擁有資產1,900億的國企華晨違約爆雷,將衝擊多家銀行信託保險公司,債務危機或波及東三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