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經濟貌似強大,實作泥足巨人,尤其近年加速放緩,債台高築,鬼城處處,財政狀況入不敷出,敗象已成。紅二、三代、富商一直爭搶外國護照,為的就是有天中共垮台,自己可以「明哲保身」,將挖空國、民的貪污錢安置海外。

中共操控了國內媒體,又綁架14億人的市場去威逼利誘海外傳媒,令他們落筆時不可「傷害中國人感情」,從香港電視台、報紙被全面滲透可見其專斷強橫,因此市面罕見一數中共經濟劣況的《討武檄文》。

(一)經濟僅次美〔假象〕/ 相隔萬重山〔事實〕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9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ion)為美元14.1萬億,全球第二;美國GDP為21.4萬億,領先約五成。但陸人口乃美4.25倍,故人均GDP更能準確反映實力,否則印度GDP同樣仗人多名列世界第五,豈不很「發達」?

陸人均GDP為美元10,099,排名立即跌至70,接近原貌,跟發達國家如英國的美元41,030相距天淵之別不說,亦不敵馬來西亞和智利等。就當英國未來零增長,假設大陸能硬撐出個每年4%增幅,最快都要36年後才能趕上。

中國因14億人口總GDP排名全球第二,但以人均GDP計算即大跌至70位。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大紀元製圖)
中國因14億人口總GDP排名全球第二,但以人均GDP計算即大跌至70位。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大紀元製圖)

(二) 外資繼垂青〔假象〕/ 實已臨尾聲〔事實〕

世界銀行提供的海外直接投資(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數據顯示,中國資金淨流入對應GDP比例於1998年錄得4.44%,2008年時還享有3.73%,但到了2018年已跌至1.73%,被區內主要經濟對手東南亞諸國從後趕過。

越南2018年淨FDI高見6.32%水平,背後原因乃包括大陸在內的廠房衝向東南亞,中美貿易戰加速了生產基地轉移。蘋果AirPods組裝廠歌爾聲學(GoerTek),投放美元2.6億在越南北寧省設廠,去年1月獲批。

海外直接投資中國大不如前。來源:世界銀行(大紀元製圖)
海外直接投資中國大不如前。來源:世界銀行(大紀元製圖)

受惠於地理位置,原本在大陸的台商與外商皆移師北寧,蔚為風潮。生產貨品最終多出口歐美,客源本不在亞洲。製造業大量出逃中國,聯想亦擬於越南北江省建電腦零部件工廠,銷予美客。

(三)人民幣還行 〔假象〕/  債山比天高〔事實〕

截止2020年4月,中國持美元3.1萬億外滙儲備,但相比2014年高峰期的美元4萬億矮縮了一大截。根據駐足華盛頓的國際金融協會(Th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報告,2019年第一季中國總債對應GDP攀越了3倍的警界線,達到了303%水平,債務額翻過美元40萬億,大部份為人民幣債。

供債先鋒乃內銀,用存款放貸給國企及地方政府補血。債券方面,買家包括中外基金、國內金融機構等。中南海長倉美元、兒孫外國籍,短倉人民幣,而人民幣要多少印多少,中共眼裡一文不值,羨人民幣的多為站於局外的外國投資者。

大陸私人債務倍高於新興市場。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國際金融協會(IIF)(大紀元製圖)
大陸私人債務倍高於新興市場。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國際金融協會(IIF)(大紀元製圖)

(四)土豪愛RMB〔假象〕/ 但卻持USD〔事實〕

以4月計算馬雲身家美元421億,財富主要來自其持有6.2%的阿里巴巴股份,而該企於美上市,故套現的都是美金。不少內地富商土豪,如騰訊的馬化騰、百度的李彦宏、恒大地產的許家印、小米的雷軍、美團點評的王興等,首選香港或美國上市,身家驀然翻手成港美元。

海外投資人民幣的買家選擇了「向內走」,但內地有錢人則爭先恐後「向外走」,方向完全相反。內地經濟佈滿假象,所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越是局內人越急往外跑,底牌往往與外界想像大相逕庭,判若雲泥。

大陸富商財產都不是人民幣,一朝海外上市,身家秒變港美元。來源:公司資料(大紀元製圖)
大陸富商財產都不是人民幣,一朝海外上市,身家秒變港美元。來源:公司資料(大紀元製圖)

國企如中石油、工行和中移動等做法同出一轍。以人民幣利潤作招股,換取外幣市值,金蟬脫殼,「乾淨俐落」,這是別的國家極為罕見的操作模式,美國頂級有錢人如畢菲特、扎克伯格與馬斯克等皆持美元股,日韓歐等富翁亦復持有當地貨幣股。中共由上而下明目張膽地偷天換日,卻像「神不知,鬼不覺」似的運作長達20年,市場人士都像喝醉了般,質疑「走錢」聲音零碎。

(五)貿易無敵手〔假象〕/ 全賴有歐美〔事實〕

2019年中國出口總額2.49萬億美元,比較5年前的2.34萬億美元僅作微升,沒了黃金歲月時每年雙位數騰飛的節奏。中共從貿易所得的一切,其實最需要感謝的是美國,如果沒有了1971年美方主動提出的乒乓外交,為美中關係破冰,陸經濟可能與北韓無異。此外,西德等亦搭乘中美乒乓外交的順風車與中國建立了外交關係,創造商機。這一次美中破天荒外交敲開了中西貿易正常化大門,中國從此踏上世界工廠之路。

沒料黨宣機器不但沒謝人家恩惠,反之朝夜罵美。可知1971年內地正值文革中期白熱階段,中共「鬥天鬥地」、「牛鬼蛇神」等於國際社會面前形象破產,那時美國勢強、支持台灣蔣介石政府,但卻網開一面給予內地機會扮演生產角色。於是,中共手杖國內廉價的勞工與外國帶進的技術,於滄海中找到了一塊浮木。

中國從貿易所得財富多來自歐美等民主國:2019年,歐美佔陸出口36%,香港的11%多為轉口。其餘不少均為民主國家,包括澳洲、印度等。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eurostat(大紀元製圖)
中國從貿易所得財富多來自歐美等民主國:2019年,歐美佔陸出口36%,香港的11%多為轉口。其餘不少均為民主國家,包括澳洲、印度等。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eurostat(大紀元製圖)

實話實說,中共貿易「神話」根本不是它有什麼本事,更不是它長有三頭六臂。回看1959年,蘇聯乃中國主要出入口夥伴,佔總額48%,整體而言與共產國家作多年買賣沒有讓中國富起來。美中貿易開啟後,到了1986年日本、香港、美國和西歐跟中國貿易已佔上主要份額,基本奠定往後30多年格局。看宏觀大方向,中共無可否認它的財富絕非來自共產黨陣營,其發跡轉捩點實乃當年美中世紀破冰。

2019年,中國錄得整體貿易順差4,296億美元,前5大「貢獻者」依次為美國、香港、荷蘭、印度和英國。從美國總統特朗普角度確有理由調整策略、打響貿易戰,政經形勢今非昔比,有需要轉陣一改入超頹風。惋嘆部份歐洲領袖卻越鳧楚乙,他們有一萬個理由不用「跪」中,因其為中的大客戶,可惜雙方角色還是「反串」了。能夠構成大陸貿易逆差的高手乃台灣!去年台淨出口中國的金額為1,177億美元。

(六)房產頂呱呱〔假象〕/釀空空鬼城〔事實〕

根據國家統計局,2019年中國房地產開發投資13.2萬億人民幣,年增9.9%,多年來擔當著拉動固定資產投資的火車頭角色。地方政府一直靠賣地賺錢,基本上每10億人民幣的房地產投資,就有大約3億用作土地購置,其餘為施工支出。售地這Easy Money(易錢)誘眾地方連年推地,導致滿目濫建、浪費工程,使樓市傾側,不少三、四線城市早已亮起「供過於求」的危險警號。

先談辦公室,首都北京2019年底空置率為15.9%,比5年前的5.7%飆漲3倍,數字來自加拿大全球商用物業服務公司Colliers International,想不到連本應最「叫座」的京畿也如此「冷落」。金融重鎮上海命運亦好不到那裏,出現了12.4%空置率,接近15年來高位,當年2007低見3.8%的搶貨繁華光景不再。一線城市中,沒料新經濟代表深圳的寫字樓空置率會「置頂」,超越20%,開春後受疫情影響雪上加霜,多處打出免租期3-4個月。大型城市辦公室空置情況為金融海嘯以來最慘烈。

京滬深辦公室空置率處高危水平:據CBRE預測,2020年上海新增甲級寫字樓供應的實用面積將逾1,000萬平方呎,比香港新供應面積多出整整25倍。北京、深圳、成都和廣州亦有大量新盤推出,本已滯鎖的市場恐怕無法消化。 來源:CBRE、Colliers、Knight Frank、法巴(大紀元製圖)
京滬深辦公室空置率處高危水平:據CBRE預測,2020年上海新增甲級寫字樓供應的實用面積將逾1,000萬平方呎,比香港新供應面積多出整整25倍。北京、深圳、成都和廣州亦有大量新盤推出,本已滯鎖的市場恐怕無法消化。 來源:CBRE、Colliers、Knight Frank、法巴(大紀元製圖)

內地空屋數量一樣嚇人,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主任甘犁指出,中國城鎮地區約有1.5億間住宅空房,佔總量21.4%。毫無經濟效益的濫建導致全國「鬼城」星羅棋布,「孕育」出棟棟空空的畸形產物,最猛「鬼城」包括河南鶴壁新區、天津京津新城和内蒙古鄂爾多斯市的康巴什新區等。

陸人口急劇老化,再過10年、20年,房市將更淡淡淒涼。據《自由時報》報導,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曾預測10年後房價可跌30%。另有融創孫宏斌快人快語「三四線風險很大」、拿地趨謹慎(一二線少拿,三四線盡量不拿),萬科高層直言不諱「儘管市場十分繁榮,但背後卻存在著隱憂」。

最後,酒店亦因過於興建、過度競爭壓得入住率一直低垂。據文化旅遊局的入住率統計,自2006年的高位61%,已反覆走軟至2018年的56%,與香港(91%)、印度(66%)及英國(79%)等比較望塵莫及。最新數據顯示廉價酒店更為重災區,1、2星入住率不足50%,5星算「秀出班行」,但亦只有62%。受中共肺炎打擊數字一度直插至20%,然而行業營商環境於疫情爆發前其實早已茹痛含辛。

中國酒店入住率接近全球榜尾:大陸過度建設驅陸酒店物業嚴重供過於求,情況不容樂觀。來源:文化旅遊局、旅發局、泰國央行、MKG、STR(大紀元製圖)
中國酒店入住率接近全球榜尾:大陸過度建設驅陸酒店物業嚴重供過於求,情況不容樂觀。來源:文化旅遊局、旅發局、泰國央行、MKG、STR(大紀元製圖)

(七)陸遊滿天下〔假象〕/ 西遊比例少〔事實〕

這些年一聽到「Chinese tourists」,國家元首都眉開眼笑,頭頂上會立即浮現出好幾個「金錢」符號,但其實陸客主要目的地僅局限於亞洲某些地方,跨洲西遊佔比偏低。據中國日報網2019年初的報導,十大陸客到訪目的地乃清一色亞洲,前三依次為泰國、日本和香港。

舉英國為例,2012至2018年陸客到訪人次,由17.9萬增加至39.1萬,由於基點低升幅看起來「驚人」,但其實總數量排名卻遠遠掉在十大之外。2018年訪英榜首乃388萬來自美國的旅客大軍,貼著是法國、德國、愛爾蘭和西班牙,人數皆在200萬以上,而位列第十名的澳洲亦有100萬人作客英國。以全年訪英總人次的3,790萬來計算,陸客只佔 1.03%。有趣的是,英旅中人次有60.8萬,比中旅英多20萬,陸是否更應笑迎「British tourists」。

大陸旅客於亞洲以外地區佔比低。來源:世界旅遊組織(大紀元製圖)
大陸旅客於亞洲以外地區佔比低。來源:世界旅遊組織(大紀元製圖)

歐洲列國比例較高的可數俄羅斯,陸客份額為6.88%,其餘的一般都不超過5%,如奧地利4.18%、法國2.44%及西班牙0.78%。再說遠一點,巴西、智利與南非等更不足1%,貼近地平線。常聽韓、泰等為了陸客「跪中」,但千萬別錯誤將情形普及化,九成國家根本沒有靠它。

最卑鄙的乃中共經常「綁架」大陸旅客作政治籌碼,例如它以此作餌利誘所羅門群島簽署「一帶一路」,又於蔡英文2016年當選台灣總統後不斷切割赴台自由行,處心打壓緣營經濟,南韓亦因薩德反導彈系統事件遭中共以「限韓令」、「零出團」瘋狂報復。

(八)財政最壯健 〔假象〕/ 十二年赤字〔事實〕

除了「Chinese tourists」,商人、政客們每聞「China」一字,總覺它「財大氣粗」或「深口袋」(Deep Pocket)等。然而,於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自2007年經濟高峰期曾一度錄得0.2%輕微的財政盈餘,往後12年財政預算再沒出現過正數,「負」傷纍纍,且愈跌愈深,2019年赤字高達4.85萬億人民幣(財政收入19.04萬億,財政支出23.89萬億),等同GDP的4.9%。

中國連續12年錄得財政赤字,財政狀況遠差於五大歐債危機國。來源:CEIC、Country Economy、Trading Economics、各國財政部(大紀元製圖)
中國連續12年錄得財政赤字,財政狀況遠差於五大歐債危機國。來源:CEIC、Country Economy、Trading Economics、各國財政部(大紀元製圖)

幾年前苦陷債務泥淳、危機一發的希臘,由2016年起「滅赤」,意大利赤字亦自那年再沒越過GDP的2.5%,其它同受歐債纏繞的國家如葡萄牙和愛爾蘭也魚貫脫赤,有如希臘般重見天日。與天下諸國相比,中國原來近乎墊底,政商領袖聽了也許一下涼了半截,但很多對中共趨之若鶩的跟隨者其實只是一直被它表面「聲大」矇騙。

為了谷內需保增長,中共減稅降費,自斷雙臂,2019年損失財政收入逾2萬億人民幣。支出方面,中央與地方分別提高了6%和8.5%,當中債券付息支出8,338億人民幣,同比增長12.6%。1-10月僅上海財政收支差額累計值為正,其餘省份及直轄市統統入不敷支,河南、四川及湖南錄得約負5,000億人民幣的差額,佔尾三位,就連北京亦「自身難保」,落得負701億人民幣。

(九)陸債不會垮〔假象〕/ 違約頻爆發〔事實〕

近來,繼民企康美藥業24億人民幣、海航15億人民幣債券爆鑊後,山東石油貿易公司鴻泰能源也進入破產管理,「陸債不會垮」完全是空心架子、淆惑視聽。本年光1-2月,內地已發生至少10例新發債券違約事件,其本金合計約108億人民幣。

早於2014年就出現了第一宗企債違約,上海超日太陽能的5年期債券總額10億人民幣,未能支付第二期利息,兩年「速亡」。火苗子迅速蔓延至國企,2015年境內首家國企債券失守,保定天威集團未能償還8,550萬人民幣利息。天威乃內地最大軍工企業之一,母公司中國兵器裝備集團直屬中央。

天威出事前一天,大戶熱捧深圳重建概念的房商佳兆業無法還息5,200萬美元,成為大陸首家美元債務違約的房商。地方政府沒拯救天威、佳兆業,分析員認為地方亦孤危衰敗、自顧不暇。截止2017年,根據大陸財政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各大券商的數字,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欠債總額介乎16萬億至42萬億人民幣,乍聽如雷擊頂。中國債務總額高達其GDP的3倍,乃新興市場罕見「奇景」。

地方政府債券直接違約始於2018年新疆,接著是2019年呼和浩特,再到本年2月青海。點心債、國企美元債違約同樣此起彼落,防不勝防。從2014年至2019年,陸企違約由5家增至53家(10.6倍),涉及金額由13億人民幣飆至1,116億人民幣(86倍),彭博數字為1,341億人民幣,再高兩成。中共肺炎爆發前,標普已警告「隨著經濟下行、稅收縮減,當局將無力照顧所有國企債務,未來違約個案將上升」,如今形勢更如站於懸石上,下方是絕壁。

陸企違約規模飆至新高。中共財力銳減,欠債不還,卻向貧窮國家硬銷「一帶一路」,往外大放信貸。來源:彭博、惠譽(大紀元製圖)
陸企違約規模飆至新高。中共財力銳減,欠債不還,卻向貧窮國家硬銷「一帶一路」,往外大放信貸。來源:彭博、惠譽(大紀元製圖)

(十)通一帶一路〔假象〕/ 欺弱國背債〔事實〕

中共打出「一帶一路」這張惡牌,以基建作藉口邊衝邊殺、撲向全球,尤其是落後國家很多被迫就範,導致債務危機,更甚者揮淚割讓策略性資產予中共抵債。這些貧窮勢弱政權所渴望的「強國」夢頓成泡影,「上車」、「上船」後方知刺背一槍乃來自這個所謂「合作夥伴」。

「借、借、借」,中共不斷提供貸款、鼓吹大興土木,完全在預計、設計之內讓參與國淪為「債奴」。數很容易計,基建收入減利息開支如果是負數,就必定吃虧。這還未包括中方要求包辦大小合同、採用特定設計模式、安插自己人進場,如開礦般挖盡方休,以及有計劃地部署「長遠統治」。

中共向貧窮國家哄誘「一帶一路」並將他們變成「債奴」。來源:世界經濟協會(大紀元製圖)
中共向貧窮國家哄誘「一帶一路」並將他們變成「債奴」。來源:世界經濟協會(大紀元製圖)

多國從未遇上這樣狡滑的對手,紛紛中招。2017年,斯里蘭卡乏力償還中共款項,喪失了南部深水大港漢班托塔(Hambantota)的自主權,被迫「租借」給中國99年,不少黨媒竟大肆宣傳奪此港口乃「一帶一路」戰略重要成就,多任縱的言論!新總統賈帕克薩以國家利益為由,意欲索回失地,但印度國防研究所分析員帕塔納尼克(SmrutiPattanaik)認為,「此屬主權協議,不易更改」。

斯里蘭卡乏力償還中共款項,喪失了南部深水大港漢班托塔。(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斯里蘭卡乏力償還中共款項,喪失了南部深水大港漢班托塔。(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非洲國家深受其害,根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University)的計算,北京2000年至2017年融資非洲總額達1,430億美元,銀碼於近年遽增,市場批評這無疑將陷非洲窮國於萬劫不復,如剛果(欠中共25億美元)無奈跪求延長還款期限15年、埃塞俄比亞(欠33億美元)乞憐債務寬限等。

打破缺口,中共「長驅徑入」,背後操控著一眾無反抗力的弱勢窮邦,於多處「垂簾聽政」,設置「譚書記」作傀儡把持世衛組織。另又直遣香港前高官何志平向乍得與烏干達政要行賄,當然這「任務」以失敗告終,何志平在2017年於紐約被捕。中共惡行,令最終受苦的非洲納稅人世世代代向中還債,繼續捱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