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化行動,中印邊境衝突,以及中共在東海的挑釁行動,均讓印太大國對中共日益增長的威脅感到擔憂。美國媒體報道,特朗普政府官員正在考慮與亞太國家建立北約式聯盟,以攜手對抗中共。

《華盛頓時報》9月27日報道,上個月,美國副國務卿斯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在印度、澳洲、日本和美國之間非正式聯盟的討論中,首次公開提出了這一想法。

比根表示,如果特朗普獲得連任,亞洲北約將在第二任期中出現。他認為亞洲北約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四國集團對抗中共 打造自由開放印太

印太地區人口最多的民主國家美、澳、印、日四國又被稱作四國集團。該集團被認為是跟堅持一黨獨裁的中共抗衡的國際力量。北京先前明確表示了對四國集團的敵視態度。

最近四周,美澳印日積極參與印太地區事務,這四方聯盟受到更多關注。上周五(9月25日),這四個國家的特使開會討論與中共不斷上升地緣政治野心和法治有關的問題,這次會談稱為「四方會談」。

印度對外事務部表示,這四個國家呼籲在共享價值和尊重國際法基礎上,建立「自由,開放,繁榮和包容的」印度太平洋地區。

比根先生8月表示,亞洲北約不僅是對付中國(中共),也可以集中精力圍繞基於規則的價值體系,廣泛協調該區域較小國家的軍隊和經濟。

「實際上,印度太平洋地區缺乏強大的多邊結構。他們沒有北約或歐盟的毅力。亞洲最強大的機構常常沒有足夠的包容性。」他說, 「在某個時候肯定有意願將這樣的結構正式化。」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也將於下周前往日本,和日本、印度和澳洲三國外長在東京開會討論印太局勢和中共威脅。

這將是四國外長在菅義偉成為日本新首相後的首次會晤。前首相安倍曾經在2007年提出過類似建議。

中共侵略性行為威脅全球穩定 多國有共識

《華盛頓燈塔》9月30日報道,專家表示,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理由認為,新的防禦聯盟可能出現,特別是在印度和澳洲均在面對來自中共威脅之時。2020年夏天,中印邊境爆發流血衝突,至今緊張局勢尚未完全緩解;不久前,中共拘留了一名澳洲記者。

日本在東中國海與中共也有海洋權和領土糾紛。

美國智囊威爾遜中心亞洲項目主任邁克·庫格爾曼(Michael Kugelman)告訴《華盛頓時報》,以前的情況是,一個國家在某個時刻曾經擔心和中共抗衡。

「但是現在情況有所不同。」 庫格爾曼補充說,「在這一點上,四方(聯盟)確實有支配地位,我認為這是因為四方國家以及該地區其它國家之間的共識正在日益增長,即中國(中共)的活動不僅具有侵略性,而且也日益威脅著全球穩定。」

庫格爾曼認為,除了在南中國海有爭議地區的人工島上建立軍事基地外,北京近年來使用「戰狼」外交也激怒了鄰國,並使他們不安。

鞏固印太聯盟一直是美國政府首要任務

近幾個月來,鞏固印太聯盟一直是美國政府首要任務。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曾多次提出要約,以在諸如自由航行和捍衛自由民主之類的關鍵問題上將盟友納入其中。埃斯珀稱該地區盟友是美國對北京的「不對稱優勢」。

在特朗普執政期間,向太平洋盟國的武器銷售開始增加,而美國也通過對國際海事法的新呼籲,來遏制北京在南中國海的擴張主義行為。

這些新策略與蓬佩奧呼籲建立民主國家和其它志趣相投國家聯盟,以反擊中國共產黨相吻合。蓬佩奧下周將訪問日本、南韓和蒙古等亞洲三國。此行被認為是在中美關係不斷惡化之時,蓬佩奧為謀求鞏固美國與亞洲盟友和夥伴關係的一次重要訪問。

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周二(9月29日)表示:美澳印日四國外長舉行這次會議可謂時機適宜,「在後COVID-19(中共肺炎)之後的世界中,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願景變得越來越重要。」

「我們想確認進一步加深我們與許多其它國家之間的合作,以實現這一遠景的重要性。」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