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二提名中情局(CIA)局長蓬佩奧(Mike Pompeo)接替蒂勒森(Rex Tillerson)出任國務卿,蓬佩奧如果獲參議院審議通過,上任後在應對北韓、伊朗、中共等棘手問題時,將更落實特朗普總統的想法。

特朗普:蓬佩奧思路與我一致

綜合外媒報道,特朗普周二(3月13日)對記者說,他和國務卿蒂勒森「相處得很好」,但是在一些問題上有著不同的看法。特朗普舉例說,其中一個問題是兩人對《伊朗核協議》的看法不同,「這種分歧是可怕的」。話鋒一轉,特朗普說,「蓬佩奧和我的思路一樣。」

現年54歲的蓬佩奧畢業於西點軍校,後到哈佛大學法學院深造,2010年當選堪薩斯州聯邦眾議員,去年1月出任CIA局長。

在白宮周二發佈的聲明中,特朗普稱蓬佩奧是在這個「緊要關頭」擔負國務卿重責的最佳人選,「他將繼續推進恢復美國在世界的地位、強化我們與盟國的關係、對抗我們的敵人,以及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

蒂勒森周二表示他將做到3月31日,在這期間會持續推動國務院政務,和蓬佩奧無縫接軌。美國參議院預計在4月舉行國務卿提名人的聽證會,預料參議員的審議重點將包括《伊朗核協議》、北韓問題、中美關係、如何恢復國務院士氣等。

堅定推動北韓無核化 不排除對朝動武選項

《華爾街日報》報道,蓬佩奧如果獲得參議院審議通過,上任後立即面對的重大議題是特朗普和北韓獨裁者金正恩的首次會談。

上周特朗普回應金正恩的提議,同意在今年5月底前舉行特金會,但是北韓方面異常沉默。對此,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12日表示,「全心期待」會談能順利召開,「北韓(金正恩)做了若干承諾,我們希望他們信守承諾,若能如此,特金會就會依計劃進行」。

根據美國情報分析師的評估,金正恩不太可能在美朝會談中作出妥協,放棄核武庫,因此在北韓問題上,蓬佩奧將面臨一個嚴峻的挑戰。主掌國務院後,他將負責說服金正恩放棄核武庫的外交努力。

蓬佩奧11日表示,他最近檢視了過去美朝會談的紀錄,批評之前的政府對北韓的不作為,任由平壤發展核武項目,並稱應持續對北韓施加最大壓力,即使特金會順利召開也不能放鬆制裁力度。

在對朝戰略上,蓬佩奧的態度比蒂勒森更為開放,他認為所有選項都在談判桌上,不排除對朝動武的可能性。去年4月,蓬佩奧特地到訪2010年遭北韓炮擊的南韓延坪島,目的是「親身體會北韓對南韓的威脅」。

首爾韓國外國語大學(Hankuk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國際政治系教授Mason Richey認為,如果特金會未能舉行,或者未來北韓不履行特金會達成的協議,蓬佩奧的立場可能會變得更為強硬,不排除對朝採取更激進的行動。

「美國之音」報道,傳統基金會北韓問題專家、前中情局分析師克林納(Bruce Klingner)說,在北韓問題上,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和蒂勒森的立場相近,主張通過外交手段解決朝核危機,蓬佩奧與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則主張對北韓發動先發制人戰爭,防止北韓攻擊美國。因此,外界預料,如果特金會失敗,特朗普政府多了一個對朝鷹派的聲音。

前國防部副助理部長丹馬克(Abraham Denmark)認為,從談判對策來看,獲得特朗普信任的蓬佩奧,在談判對手眼中是一位更可信的談判代表。此時撤換經常在公開場合發表和特朗普不同主張的蒂勒森,特朗普政府更能順利推動迫在眉睫的美朝會談。

美國是否退出《伊朗核協議》

在伊朗問題上,蓬佩奧比蒂勒森更能了解特朗普的思路,特朗普一直抨擊奧巴馬政府和其它國家2015年為遏制伊朗核項目達成的《伊朗核協議》。與特朗普一樣,蓬佩奧向來直言不諱地批評及主張廢除《伊朗核協議》,並且激烈抨擊伊朗政府,去年10月,他稱伊朗「正在加速成為地區霸權」。

如果今年4月順利獲參院通過,蓬佩奧就任國務卿後將迎來5月12日美國是否退出《伊朗核協議》的最後期限。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在說服歐洲國家收緊《伊朗核協議》的條款,並稱如果歐洲不這樣做,美國將退出這項協議。

哈佛大學貝爾福科學與國際事務研究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高級分析師薩摩爾(Gary Samore)表示,對特朗普來說,這個關鍵時刻是他提名更信任的蓬佩奧出任國務卿的好時機,因為如果不謹慎應對,美國在伊朗和北韓這兩個重大外交努力都可能同時受挫。

蓬佩奧:中共才是美國的真正威脅

蓬佩奧一直以來對中共持批評態度,他曾在多個場合說,中共才是美國的真正威脅。CNBC援引分析人士吉姆・克拉默(Jim Cramer)的話說,特朗普提名蓬佩奧出任國務卿是在宣佈「中共是我們在知識產權及經濟方面的敵人」。

蓬佩奧3月11日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從總統的國家安全戰略來看,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所作所為瞭如指掌,因此在應對中美貿易及中共盜竊知識產權上,或是中共在東海和南海的行動,特朗普政府已經作好準備,正在反擊中共的威脅。

1月30日,蓬佩奧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表示,俄羅斯干預西方國家的情況固然值得關注,但是中共的干預也值得留意,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力遠大於俄羅斯,因為中共經常竊取美國機構的商業秘密。此外,蓬佩奧警告各國,中共招募許多精英在全球範圍內發動網絡間諜戰。

今年1月22日,蓬佩奧接受CBS新聞採訪時說,來自中共的威脅已影響美國的企業和經濟,「中共實施明顯不利於美國的貿易措施」,並且「發展軍事技術和網絡技術能力」,中情局對中共的網絡能力也非常關注,「我們必須確保決策者了解來自中共的挑戰,以使他們作出正確的選擇來反擊中共威脅」。

不過,「美國之音」報道,華府智庫亞洲協會中美關係中心資深研究員艾薩克・菲舍(Isaac Stone Fish)認為,蓬佩奧似乎期待習近平在全球事務中發揮作用。去年10月20日,蓬佩奧在華府的一個會議上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進一步鞏固個人權力後,將擁有更大的能力為世界作出貢獻。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14日在例行記者會說,希望美國國務卿的人事變動對中美雙邊關係發展和兩國在重要領域的合作「不會產生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