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北京舉行盛大儀式歡迎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來訪,給予他「皇帝」般的待遇,但是,這種禮待可能不會給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帶來影響。美國貿易界人士預測,除非中共對北韓採取一些「戲劇性行動」,否則特朗普政府可能會在中美貿易政策上來個「急轉彎」。

特朗普和習近平主持簽訂了2500億美元的商業協議。在特朗普離開北京之後幾個小時,中共宣佈將去除對銀行、證券公司和保險公司外國股權的限制。此舉是外國金融公司期待已久的。

中共官媒聲稱,中共已經竭盡全力滿足美國的願望,甚至犧牲了中朝關係,特朗普「不能要求更多」。

路透社報道說,中共可能錯誤地認為,它已經做了足夠多的事情回應美國的擔憂,但是特朗普的選民們可能對中共開放市場和遏制北韓核武器的進展並不滿意。

卡內基-清華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韓磊(Paul Haenle)告訴路透社,美國政府可能將轉向一個強硬得多的立場,將讓中共大吃一驚。

特朗普在離開北京前往越南參加APEC峰會之前,在推特上重申,中美貿易逆差的事情他不怪中國。

「我不怪中國,我怪過去(美國)政府的無能,允許中國在貿易上佔美國的便宜,導致美國損失了數千億美元。你怎麼能怪中國佔那些傻乎乎的人的便宜呢?我也會做同樣的事情!」

一名美國業內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特朗普這些話的潛台詞就是,特朗普不會犯同樣的錯誤。這是對中共的警告,而不是投降。

消息人士說,除非中共對北韓採取一些「戲劇性行動」,否則美國貿易政策將會「急轉彎」。

另外,一名接近訪華商業代表團的消息來源說,數周之後,特朗普政府可能將採取一個強硬得多的對華立場。

特朗普政府對華鷹派力量上升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特朗普政府正在緩慢地、但是穩步地形成一個更加鷹派的符合共和黨傳統的對華立場。在特朗普訪問亞洲期間,他將會釋放一些轉變的跡象,而在他回到華盛頓數周之後,他將採取實實在在的行動。

官員們說,經過幾個月的摸索,特朗普政府正在形成一個印太外交戰略,應對中共的威脅。

接近特朗普團隊的官員和專家說,此次的轉變是特朗普政府內部對華鷹派影響力增加的結果。一名白宮官員說,傳統共和黨鷹派正在將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向大多數共和黨政府秉持的立場上推動。

部份新策略已經融入到特朗普訪問亞洲期間的演講中。特朗普在越南峴港APEC峰會上描繪他對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願景說:「這是由多個主權獨立國家組成、具有多元文化和多種夢想的地區,在自由與和平中繁榮發展。」

白宮官員告訴《華盛頓郵報》,印太外交戰略要表達的是,「從日本直到印度洋,我們的利益都是一樣的、不變的」。而且該戰略更加明確地針對中共構成的挑戰。

美國將跟日本、印度和澳洲舉行一個四方會談,這是幾年來的首次此類會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四國之間的聯盟稱為「民主鑽石」。

最近,特朗普將眾多對華鷹派人物安排到他的亞洲政策團隊中。前布殊政府官員施瑞佛(Randall Schiriver)被提名為五角大樓頭號亞洲官員。哈里斯(Harry Harris)被任命為駐澳洲大使。前白宮官員查(Victor Cha)準備擔任駐南韓大使。倡導對華強硬政策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總監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正領導印太戰略的審核。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最近也對中共採取更強硬立場。他上個月在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演講跟今年訪問北京的時候相比,反映出更強硬的立場。

外國關係委員會中國問題研究員拉特勒(Ely Ratner)說:「不要被北京高興的外表愚弄。特朗普政府終於設計出了一個更加全面的亞洲戰略。從各方面來看,它包括對北京的更強硬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