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以來試圖在世界上擴大其影響力,但是並沒有得到國際社會認同。特朗普11月5日在日本誓言要建立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區域」,強調美國在該地區的民主盟友將共同抗衡中共在言一地區擴張。

在特朗普亞洲行之前,白宮表示特朗普總統這次亞洲行的三大目標之一(另外兩個目標是壓制北韓和促成貿易)是推動「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區域」的構想,旨在強調美國在該地區的民主盟友,弱化了中共在這一地區影響力。

白宮對此解釋道:「我們尊重法治、航行自由和市場開放等,爭取實現整個地區的繁榮。」

特朗普這次訪華會得到中方盛大歡迎,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上周告訴中共官媒,他希望特朗普的訪問將再提「新型大國關係」的概念,以便兩國建立一段「建設性夥伴」關係,意圖與美國一樣充當全球領導者角色。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院教授蘭普敦(David Lampton)告訴《紐約時報》:「這種國家野心的衝突將是未來幾十年的一個最大而危險的故事之一。」

特朗普「帶著巨大的實力訪華」

特朗普亞洲行意在推動實現這個「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強調澳洲、印度和日本的作用,以應對甚至需要遏制中共在亞洲日益擴張的影響力。

他在周日(11月5日)告訴記者,美國股市飆升,失業率下降。「我們獲得有史以來最強勁的(經濟)數字。他(習近平)知道這一點。他尊重這一切。我們是帶著巨大的實力訪華的。」

一些人認為,特朗普此次訪華的時間點不太有利。特朗普在國內正受到通俄門調查的困擾,以及他先後「退群」行為(退出TPP、巴黎氣候協定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被批評為放棄美國在國際上的領導角色。

而「退群」行為恰恰反映出特朗普獨特的執政思路。

有分析說,退出TPP是為了加快貿易模式的轉變。特朗普認為美國在雙邊協定中容易佔據優勢,試圖以雙邊協議和地區化協議取代多邊協議。

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則反映出特朗普政府的能源政策目標。特朗普在當選前就多次聲稱氣候變化是「騙局」,遏制了國內化石能源的開採和生産規模。

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體現了特朗普政府正在調整中東政策,拉緊與以色列的關係,加強對伊朗的壓制。

有分析指出,「退出主義」意在「美國優先」。特朗普首先致力於美國利益最大化,加強美國實力,「好鋼用在刀刃上」。

習特試圖延續「良好的化學反應」

當中美首腦第一次在海湖莊園會晤的時候,習近平和特朗普彼此相談甚歡。特朗普稱讚兩人的佛州峰會有「良好的化學反應」,並預測「許多潛在的糟糕問題將化解」。特朗普此次訪華,習近平試圖通過盛大的歡迎儀式來延續兩人的「羅曼蒂克」。

北京駐美大使崔天凱透露,中方將以「國是訪問+」的規格接待特朗普,除了國事訪問的例行活動,還會有一些「特殊安排」。

本港媒體11月4日引述故宮消息人士披露,習近平將於故宮建福宮設宴款待特朗普,還將在乾隆書房三希堂茶敘。

但是特朗普和習近平的把酒言歡不會改變中美是戰略對手的事實。

特朗普時代的亞洲戰略

推動建立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區域」,正是特朗普此行的戰略主題。

特朗普訪日前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通話,兩人都肯定了推動「自由開放的印太區域」的重要性,顯然,白宮正在為特朗普時代的亞洲戰略鋪路。

同時,特朗普認為,美國必須在對華貿易上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他和白宮對華鷹派都認為,中共一方面在利用美國的開放,一方面緊緊關閉自己的市場。華盛頓必須堅持互惠原則,即使冒著貿易戰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