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江西女子監獄積極參與迫害,為所謂的「轉化」法輪功學員,對她們實施吊銬、罰站、束縛衣、凍刑、老虎凳等泯滅人性的酷刑手段。

明慧網報道,為了達到「轉化率」(轉化:逼迫人放棄修煉),監獄警察操控、利用包夾(刑事犯)監管法輪功學員。這些人都是一些殺人犯、販毒吸毒者,為了獲得一個月的減刑,不擇手段地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吊銬

吊銬是監獄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逼迫她們放棄信仰常使用的迫害手段之一,多數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此酷刑。

江西法輪功學員張玉珍被非法判刑7年,期滿時,又被非法轉入南昌市勞教迫害。張玉珍在女子監獄受盡了酷刑折磨,被吊銬,懸空吊斷了手。

法輪功學員黃永娣、江蘭英等都遭受過此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手段:吊銬(明慧網)
中共酷刑手段:吊銬(明慧網)

女監教育科胡睿華親自吊銬江蘭英,讓她腳尖著地,而且反覆地吊。一次,江蘭英的一隻手被吊在窗戶上,另一隻手從後背吊到窗戶上,腳尖著地,24小時被剝奪睡眠。

犯人羅雪梅為了不讓江蘭英睡覺,把風油精滴入她的眼睛裏;犯人鄒淑梅脫下江蘭英的襪子塞入她的嘴裏。警察張玲還挖苦江蘭英:「我聞著都臭,還不『轉化』。」

罰站

罰站也是一種酷刑手段。法輪功學員被劫入監獄後,首先就是被罰站、剝奪睡眠。在車間從早上6點多站到收工,回到號房後,別人洗漱,而法輪功學員繼續站到夜裏12點左右。

堅定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被24小時罰站,不被允許洗澡、洗臉等,所有事情都被限制、剝奪。四大隊75歲的法輪功學員王鳳英每天被罰站到夜間12點。

中共體罰示意圖:罰站(明慧網)
中共體罰示意圖:罰站(明慧網)

南昌法輪功學員張淑軍因遭受罰站迫害,全身發紫,腎功能衰竭,全身器官受到嚴重的損害。她原本因修煉法輪功獲得的健康身體被摧殘得奄奄一息,最終被迫害致死。

長春醫院的護士說出了張淑軍遭迫害的真相,她們親眼見到張淑軍被長期迫害而死,為此憤憤不平。

新余鋼鐵廠五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李烈鳳被24小時罰站將近2個月,是在該監獄裏被罰站時間最長的一位。她的腿腫得像冬瓜一樣,很長時間都沒能在床上睡覺。當時警察崔斌、張盈強迫她寫放棄修煉的所謂「四書」(「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等)。不久李烈鳳住院了,回家後不久就離開了人世。

束縛衣

獄警強迫給法輪功學員穿「束縛衣」,這種束縛衣是衣服和褲子連著的,褲腳下兩邊也是連著的,人穿上它走路只能移著步子走。此酷刑使人痛苦不堪,走路時邁不開步,被用繩子牽著走。

法輪功學員楊丹荷遭受過此酷刑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呂三秀被獄警天天綁著、吊著。

中共酷刑演示圖:約束衣(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圖:約束衣(明慧網)

凍刑

在三九嚴寒的天氣裏,法輪功學員被扒光衣服,只剩一條短褲,被推到走廊挨凍,或在號房裏被電風扇吹,並且門窗都是開著的。

二大隊的付婷婷、方姓警察為了凍法輪功學員葛玲,在嚴冬把她的被子扔進垃圾桶裏,並沒收了她的棉襖。

晚上葛玲被凍得全身上下抽筋,凍傷了骨髓,險些被截肢。葛玲多次寫了申請,要求方姓警察給她家裏打電話,讓家人送被子來。方姓警察就是不告訴葛玲的家人,還說是故意凍她的。

中共酷刑示意圖:冷凍(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冷凍(明慧網)

不少法輪功學員被冷水淋得一身濕透。七大隊包夾劉芳把髒水潑在法輪功學員的身上,不讓她大小便,造成法輪功學員大小便在身上。

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赤著身子被罰站,據說這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精神恍惚。

「老虎凳」

老虎凳是一種像凳子或椅子一樣的刑具,被銬的人坐在凳子上把腿拉直後,腳下被墊高,這個姿勢一動也動不了,苦不堪言。

法輪功學員劉寶珍、肖勁、湯道芳、朱志英、羅建榮、付淑嬌、楊志華、李若等都遭受過此酷刑迫害。

中共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七大隊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有吳穎、陳穎、陳越等;參與迫害的重刑犯有劉芳、朱春芳、林梅枝、鄒淑梅、金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