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先被暴打一頓,然後被鎖在鐵椅子上,鞋襪全被脫掉,衣服脫到只剩褲頭,從頭頂往下澆涼水,再被拖到走廊上開著的窗口處。哈爾濱的冬夜零下三十多度,寒風刺骨。她們一坐就是幾天幾夜,凍得渾身發抖,有的被活活凍死、凍殘、凍傷。

這是昔日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為「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而實施「凍刑」折磨的一幕。

郭秋麗,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12大隊隊長,主抓所謂的「思想教育」(即「轉化」迫害)和生產,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與她有直接的關係。

曾經的萬家勞教所位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近郊農村,勞教所共分13個大隊,其中7大隊、12大隊、集訓隊非法關押、摧殘女性法輪功學員。

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以所長盧振山為首,警察郭秋利、趙國慶、姚福昌、張波、叢麗、霍書平、周英凡等,緊隨江澤民集團作惡多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折磨,上大掛、上老虎凳、電棍電擊,把他們折磨得死去活來。

殘酷的「轉化」手段

2002年9月,因為對法輪功學員的包夾(嚴管監視)迫害均無效果,郭秋立等下令罰法輪功學員們在冷冬的夜晚「碼板凳」(坐在板凳上不許動、不許閉眼睛、不許說話)一天一夜,第二天繼續。之後,逼迫她們每天十幾個小時超強度勞動,並對她們叫罵不止。

中共酷刑示意圖:碼板凳。(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碼板凳。(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被帶到廁所,獄警指使人扒光她們的衣服,發現經文(法輪功經文)、錢物等東西,一律掠走。一次,獄警趙餘慶指使犯人白雪蓮對李玉華、馬麗達等15名法輪功學員搜身,搜走約400元錢。

獄警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放棄修煉的所謂「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若不寫,就強迫他們蹲在40平方釐米的地板磚內,不准出格,手背到後面,不許動,動就拳打腳踢。從早上5點蹲到半夜12點,幾天下來,有的法輪功學員腿、腳蹲得腫得不能走路,有的當場暈倒,這種酷刑叫「嚴碼」。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蹲。(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蹲。(明慧網)

同時,獄警整天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誣衊法輪功的影碟,每天24小時,只准排便兩次,如果還不寫「三書」,就被迫坐「鐵椅子」(一種酷刑刑具),並用電棍電,三四個獄警一起電法輪功學員。若仍達不到「轉化」目的,法輪功學員就被「上大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鐵椅子。(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鐵椅子。(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明慧網)

獄警還使用更殘酷的手段如文首所述的「凍刑」。

迫害案例

張春鬱

法輪功學員張春鬱於2002年3月8日再次被投進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有一次,隊長郭秋麗領著打手警察劉白冰和秋陽,給張春鬱「上大掛」,將她的雙手倒背,用繩子拴住,吊掛在鐵管子上,一掛就是半天。

2004年中國新年期間,12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張春鬱因向獄警講真相,被郭秋麗為首的四五個警察輪番毆打,打得傷痕纍纍。為了掩蓋罪行,獄警把張春鬱與大家隔離,然後將她偷偷轉入集訓隊。

王俊梅

2002年5月16日,王俊梅被劫持到萬家勞教所,遭非法勞動教養3年(2002年3月22日至2005年3月21日)。她被劫持到專門迫害法輪功的12大隊,隊長是郭秋麗。獄警對王俊梅搞「轟炸」折磨,即安排四五個人,輪番高聲誣衊法輪功及法輪功師父的語言,並不讓她睡覺。

王俊梅不肯「轉化」,被長期罰坐小凳子,從早到晚,還被迫超負荷幹奴工。郭秋立給她安排的工作量使她根本完不成,逼著她把活兒拿回監室裏繼續做。

趙鳳雲

2004年2月27日,下午5點半左右,在12隊車間勞動,法輪功學員趙鳳雲突發心臟病。有人告訴了獄警,獄警並沒重視。這時,大家攙扶著趙鳳雲起來上廁所,她已不能動了,獄警見此情況,才去找大夫。

後來郭秋麗來到車間,得知是趙鳳雲心臟病發作後,過了一會拿來幾顆救心丸,但此時藥已經塞不進趙鳳雲的嘴裏,費了很大勁兒,才放進去一粒。那時,趙鳳雲坐在椅子上,旁邊有二三個人把著。她突然間全身癱軟,向後倒下。

有法輪功學員給她摸脈,發現她已無脈息。後來醫生趕到,給她做強力起搏,做了幾分鐘。又有一個醫生趕來,繼續做此種搶救。

郭秋麗看事情不好,就急忙讓大家收工。大約晚上7點左右,獄警邱巖到班裏收拾趙鳳雲的東西,說是她住院用。後在法輪功學員追問下,勞教所不得不宣佈,趙鳳雲死於2月27日晚6點30分。

王桂華

約2005年2月,法輪功學員王桂華被轉到12大隊,每天被迫幹奴役活,超時勞動,吃飯用的也是休息時間。晚上回來還被逼著罵法輪功師父、罵法輪功。王桂華不罵,就被「上大掛」,腳尖著地;或者兩腿立正,雙腳並上,90度大彎腰;或者手背過去下蹲。獄警對著她用穿著皮鞋的腳踢,用警棍打,打得她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

參與迫害她的有:大隊長郭秋麗、三隊長張愛輝、獄警隋雪梅、關某、王某、沙某。

史桂芝

2006年3月16日,以隊長郭秋麗為首的12大隊,以法輪功學員孫豔芝、馬貴雲解教前不寫「三書」、不寫總結為由,又對法輪功學員開始了新一輪的迫害,對外稱「整頓」。 12大隊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幹活十個小時;回宿舍後,還逼迫她們說和法輪功「決裂」的話。法輪功學員都不說,就被罰站,站半宿。

看法輪功學員站半宿也不說,郭秋麗就領著當班的獄警隋雪梅、王美英、李佩環對她們大打出手。法輪功學員史桂芝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李佩環不斷打她嘴巴子,史桂芝不斷地喊。郭秋麗、隋雪梅、李佩環三人瘋狂地打史桂芝,並把她從二班拖到一班繼續迫害。

當晚,史桂芝的臉全部浮腫,面目皆非,雙眼圈呈黑色,雙肩至脖頸受挫。這位非常硬朗的66歲的老人,僅半個多小時,就被打得臂不能舉,行動遲緩、生活難以自理。

祁金玲

2006年8月,法輪功學員祁金玲被萬家勞教所非法關押,後轉入前進勞教所。祁金玲聲明在被萬家勞教所獄警強行「轉化」時所說所寫不符合法輪功要求的聲明作廢,遭隊長郭秋麗、警察劉白冰、沙玉錦、王娜娜的群毆。

郭秋麗、劉白冰強迫祁金玲蹲在地上。祁金玲因不配合,被郭秋麗等「上大掛」。獄警用電棍電、用警棍打她腦袋、揪著頭髮往牆上撞,狠命地往頭上打;還罵道:「死你祁金玲一個不算啥,死的人多了。」祁金玲被打得頭暈眼花,頭部被打成重傷。

以上只是當年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