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雖然遭遇了十一年多的迫害,我是幸運的,能夠活著走出了監獄。」葫蘆島市的劉全旺說。

「今天通過我的遭遇,用我的血與淚,如果能喚醒公檢法司的人們,使他們能辨別善惡,停止迫害,為自己也為家人選擇一個好的未來。這就是我的願望。」

他因修煉法輪功被關押、慘遭酷刑折磨,在血雨腥風的歲月中闖過了一關又一關,始終堅守著自己對「真、善、忍」的信念。

他用血與淚記載了一個修煉者不平凡的生命之旅。

接上文:十一載冤獄九死一生 一位礦工的血淚(上)

在葫蘆島勞教所

4

劉全旺等六名學員仍不放棄信仰,堅持煉功,不穿囚服,被扔進了嚴管室。

他們被幾個「四防」人員(協助警察管理勞教場所秩序的勞教人員)輪流看守,強制坐在窄凳子上,不許動,稍有不順從他們,就招來拳打腳踢。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坐。(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坐。(明慧網)

迫害持續了三個多月,六人仍然絕食,在他們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警察蜂擁而上,仍將他們帶到勞教所的醫務室,踩腿、摁胳膊……對他們強行插管,粗暴灌食。

獄警王大陸對陳德文等人灌食時,在稀食中放了一袋一斤的食鹽。陳德文後來被警察電棍施暴致死。警察對外稱陳德文死於心臟病。

警察還用白塑料管(長約80厘米,一寸粗)輪流抽打他們,強行把他們銬坐在鐵椅子上,坐「老虎凳」。

見六人無所畏懼,警察就唆使幾個「四防」人員用鐵棍兒、鐵尺等硬器把劉全旺等人的嘴撬開。牙被撬鬆動了,牙床流血了,腮幫子腫得老高,就這樣給他們灌食二十天。

 酷刑演示: 野蠻灌食。(明慧網)
酷刑演示: 野蠻灌食。(明慧網)

警察邊施暴邊逼迫劉全旺放棄修煉,被他嚴詞拒絕。警察就對他的臉、脖子……到處電擊,到處呈青紫色。

5

一天,葫蘆島市的白市長帶一幫人來葫蘆島勞教所,他們中有政法委、「610」、公安、電台、電視台的人約三十來人,說是來採訪。

劉全旺用手指著那幫人對白市長說:「你們這些人是政府幹部、人民的警察、人民的衛士、人民的公僕、可你們把修『真、善、忍』的好人抓到這裏來,壞人不抓,你們是人民的公僕嗎?是人民的衛士嗎?」

白市長一聽劉全旺這番話,慌忙對那幫人說:「快把錄像機的鏡頭關了。」採訪誹謗法輪功的任務泡湯了。

6

有一次,劉全旺看教室裏沒人,把黑板上的字擦掉,用粉筆寫上「法輪大法好」五個大字。

一個「四防」人員看到了黑板上的字後,報告給了警察。

來了很多警察把六十名法輪功學員召集到教室裏,審問是誰寫的。教室裏鴉雀無聲,大家一直坐到晚上10點多,沒人說話。

警察說:「今天找不出這個人來,就別離開這裏。」

劉全旺心想,一人做事一人當,別連累大家,站起來說:「是我寫的。」

警察說:「其他人回去休息,劉全旺到辦公室來。」

警察問他為啥寫。他說:「我是法輪大法受益者,不是受害者。」並介紹自己修煉法輪功受益的經過。警察聽完後,就讓他回去了。

在北京團河勞教所

2002年5月13日,劉全旺去北京打橫幅,橫幅上寫著「真善忍、法輪大法好」,他因此被非法勞教二年,被送到北京團河勞教所迫害。

1

有一次,警察把法輪功學員都叫到教室裏看誣衊法輪功的錄像。

劉全旺第一個站起來,說:「我不看誹謗我師父和法輪大法的錄像。」隨後,又有四五名法輪功學員站起來。

劉全旺和另外幾名學員被罰在走廊裏面壁而站。

警察把劉全旺叫到辦公室說:「你是我們為(迫害)法輪功建隊以來第二個不看這種錄像的人,你是這份的。」警察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所有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懲罰:吃飯減半,不給發棉衣、棉褲、棉鞋、棉帽……

2

那天,外面正下著大雪,寒風刺骨。

警察指使幾個犯人把劉全旺從樓上拖下來,扔到雪地裏,把他推倒在地,並把他的上衣撩起來露出肚皮,在其肚皮和雙手上放上冰雪,還脫掉他腳上的襪子。

北風呼嘯著,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劉全旺的雙腳凍出了很多大泡。「四防」還逼他跑步,他不配合。

夏天,所有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午酷熱之時,被強制跑步,跑1,500米至2,000米的距離。跑完後,他們被強制站在已被太陽曬得發燙的牆邊曝曬,不給水喝。有的學員中暑暈倒。

中共迫害示意圖:烈日下曝曬折磨。(明慧網)
中共迫害示意圖:烈日下曝曬折磨。(明慧網)


3

在三大隊,警察叫幾個犯人把小便池的下水處堵上,放進半池子水,叫犯人站一排往池裏撒尿。

警察再把劉全旺按倒在小便池裏,用腳踩著他的頭,使他浸泡在尿水中,讓他悶嗆,透不過氣來。

之後,劉全旺絕食抗議,遭到殘忍的灌食。

有一天,警察對他說:「今天給你灌點有營養的。」灌完後,劉全旺在被警察帶回的路上,不斷嘔吐。

後來,劉全旺聽犯人說,那次給他灌的是糞湯。

中共酷刑示意圖:灌糞湯。(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灌糞湯。(明慧網)

在遼寧省盤錦監獄

2008年3月23日下午2點多鐘,南票礦務局小凌河礦宏運社區的警察付廣昌、賀憲民等,在宏運社區保潔員孫鳳傑指領下,闖進了劉全旺的家。

警察問:「你還上北京嗎?」

劉全旺答:「去不去是我的權力。」

警察連問了三遍,一聽這回答,立即抄了他的家,並把他劫持走。

有民眾看見了,問警察:「人家就煉煉法輪功,為啥抓人家?」警察說:「2008年了,奧運會了,煉法輪功的,得抓一批。」

劉全旺因在非法庭審他的法庭上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法官說:「本想判你三年,這一聲『法輪大法好』,再加二年,那就判你五年吧。」

他被劫持到盤錦監獄。

1

有一次清監,劉全旺的手抄法輪功的經文被翻走了。他以絕食抗議,絕食七天後,被送到監獄醫院,在那兒他絕食了兩個多月。

到了中秋節,警察讓他回監室,他不配合。四個警察抓著他的胳膊、腿,把他抬到警車上。他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整個醫院全聽到了。警察感覺丟盡了面子。

回去後,惱羞成怒的警察用電棍瘋狂電擊他,電棍沒電了,接著充電。

其間,獄警胡曉東對他說:「劉全旺給你喝點咖啡」隨後在裝有水的煙灰缸裏吐了一口痰,捏著他的鼻子灌了進去。

警察電了他四個多小時,他鼻孔下的肉被電沒了,身上全被電出了大泡。警察怕人看見,就用針把大泡一個個挑破,同時還有人用煙頭燙他的手指尖,那真是鑽心地痛。

中共酷刑演示圖:煙頭燙。(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圖:煙頭燙。(明慧網)

劉全旺仍不屈服,大隊長韓巖請示盤錦獄政處後,就使用二根150萬伏高壓脈衝電棍電擊他:在頭頂上用一根電棍,腳下用一根,邊電邊往讓他身上澆水。

中共酷刑演示圖:電棍電擊。(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圖:電棍電擊。(明慧網)

猶如重鎚擊頂,他渾身像爆炸一般,真是生不如死⋯⋯

電完後他已不能行走了,被犯人抬回了監室。

經歷了150萬伏電棍電擊後,當警察再用小電棍電擊他時,他的身上好像沒啥反應,只是像蚊子叮咬一樣。每次被電時,他都直視警察,警察會被嚇得忙收回電棍。

2

劉全旺始終不放棄煉功。有一次,新調來的李姓大隊長對他說:「你不是想煉功嗎?我給你找個地方煉。」

李找了一個蚊子成群結隊的地方,讓「四防」人員把劉全旺的上衣脫掉。

一層一層的蚊子落在他的身上,密密麻麻,臉上,耳朵上。吃飽了的蚊子飛走了一層,又飛來了一層。不知來了多少層蚊子,足足叮咬了兩個多小時。

中共酷刑示意圖:餵蚊蟲咬。(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餵蚊蟲咬。(明慧網)

他的整個上身被叮咬得紅腫,沒一丁點兒好的地方,胳膊粗腫。

第二天,為了吸引蚊子,李大隊長又派人在他的身邊點上三根蠟燭。蚊子好像是頭天吃飽了,一個也不往身上落了。

之前,劉全旺只要一煉功,馬上有人把他的兩隻手和一隻腳戴上三個手銬,固定在床上。

2013年3月22日,九死一生的劉全旺終於出獄了。

他的遭遇是千百萬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的縮影。

他的故事讓聽者落淚。有人問他:「你恨那些參與迫害你的人嗎?」他說:「有啥恨的?他們只是被謊言矇蔽的眾生。」

「他們因為迫害我與其他的法輪功學員造下了很大的罪業,如何償還呢?我在為這些不明真相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哭泣!」

劉全旺希望用自己的血與淚喚醒他們的良知,為其自己及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完)

(資料來源: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