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文:上至將軍,下至軍官士兵,中共軍隊系統中很多人修煉法輪功,這並不是秘密。但是,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18年來,他們所經歷的巨大痛苦鮮為人知。2017年7月1日,蘭州軍區通訊部隊少校軍官王有江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兩次遭非法判刑共16年。在蘭州監獄獄警虐待、毆打、電棍電擊等酷刑折磨下,王有江含冤離世,終年僅48歲。

【大紀元訊】在中國,軍隊是個特殊的群體,有許多富有才華的精英人士和風華正茂的年輕人。但軍隊也是中共奪權掌權的工具、被嚴密控制的領域。因此,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開始,軍人法輪功學員就遭到了更為嚴重的迫害。

據法輪大法明慧網報道,蘭州軍區通訊部隊少校軍官王有江,因不肯放棄法輪功信仰,2001年7月遭非法判刑10年,因長時間迫害引致強直性脊柱炎;出獄後身體還未完全恢復,2012年6月探訪友人家時再遭抓捕,又被判刑6年,並在蘭州監獄遭獄警虐待、毆打、電棍電擊、高強度勞動等折磨,於2017年7月1日被迫害致死,卒年48歲。

2017年6月24日上午9時許,王有江父親接到電話,電話稱王有江顱內大出血,已被送到蘭州大學第二醫院搶救,讓家屬儘快去醫院。

出色軍官 為信仰講公道話

王有江1969年出生,是張家口通信學院本科畢業生,畢業後分配到蘭州軍區通信總站工作,後調到蘭州軍區二十七分部。1998年大年三十,王有江有緣走入法輪大法修煉,身心受益。他以大法法理真、善、忍為衡量標準做人,為人正直剛毅、善良無私,工作上踏實能幹,技術精湛,受到同事及領導的一致好評。

1999年7月20日,中共時任黨魁江澤民集團發動鎮壓法輪功,王有江數次進京為說一句公道話:「法輪大法好!」為此,他曾先後被非法關押於蘭州西果園看守所、蘭州西固寺兒溝看守所、蘭州市大沙坪監獄等處。

2000年元月3日,王有江又一次進京上訪,被所在部隊以違反政治紀律為由秘密關押兩個多月。部隊「專案組」採用軟硬兼施的手段逼迫王有江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2000年12月下旬,王有江再次為法輪功上訪途中被攔截,又遭非法關押一星期。

十年冤獄 酷刑迫害致殘

鑒於單位領導受上級壓力,他提出轉業,但手續還未辦妥,2001年元月6日,王有江被蘭州市公安局一處警察抓捕和抄家,非法關押在蘭州西果園看守所四,期間遭拳打腳踢、被迫長時間做奴工、不許睡覺、關小號(單獨囚禁在極小牢籠)及酷刑迫害,到被轉移時已無法站立,一度送院。

2001年7月3日,蘭州市城關區法院未經公開審理,在榆中市秘密開庭,非法判王有江10年重刑。王被送到蘭州監獄後,獄警利用各種手段企圖逼他放棄信仰。有獄警聲言:「講道理咱們講不過法輪功,對待法輪功就是要用棍棒和械具,手段越狠越管用。」

在這種極其殘酷的精神和肉體摧殘下,到了2004年5月,他的身體突然出現嚴重病變:脊椎重度變形彎曲,造成身體萎縮,下肢冰冷、膝關節無力,坐下站不起來,腿腳也不聽使喚,每挪一步痛如刀絞,只能躺在床上,時刻承受著抽筋剔骨般的疼痛;後來惡化至頸椎僵直,頭也無法自如轉動,醫生診斷為「強直性脊柱炎」,屬目前醫學界尚無法醫治的頑症。原本風華正茂的王有江,在長期遭受無辜的酷刑迫害下,已骨瘦如柴,一度生命垂危。

2008年8月,監獄又以「奧運」為藉口迫害獄中法輪功學員,王有江兩次被關進小號,半年不讓家屬接見。因長期絕食與各種刑罰折磨,王有江的身體極度虛弱,被送到蘭州監獄醫院,但稍一好轉就又被關回監獄。王有江父親2009年前往探視兒子,卻再被拒絕,有獄警說:「刑事犯可以,法輪功不行,王有江更不行,因為他不『轉化』(即放棄信仰)。」

短暫「自由」修煉漸康復

如影隨形的迫害足足持續整整十年,2011年1月,王有江的冤獄終於結束。十年間,他年已七旬的父親奔波探監,在苦難和壓力下數次住進醫院。王的妻子是他的大學同學和同僚軍官,也不堪煎熬和打擊下,被迫選擇了離婚。王有江曾經擁有幸福美滿家庭,被中共迫害得妻離子散。

由於身體受到嚴重摧殘,王有江出獄後仍然行走緩慢,頸部僵硬背部彎曲,很長時間手握物品顫抖不止,身體虛弱。通過不斷的修煉法輪功,王有江的身體神奇的逐步恢復。

(分題)再遭庭審陷害 酷刑下腦出血

然而中共並沒有停止對他的迫害,在他出獄後一年多的時間裏,當地(永登縣)邪黨政法委、「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公安國保、派出所、司法所及社區等惡人不斷的上門騷擾、恐嚇威脅、軟硬兼施,繼續逼迫他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致使他無法正常生活。特別是他年邁的父母,屢次遭到干擾和驚嚇,精神高度緊張,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

2012年6月28日,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的王有江,到法輪功學員陳潔的住處拜訪。蘭州市城關區分局國保大隊二十多人突然破門而入,將王有江、陳潔及其姐陳淑嫻強行綁架到蘭州市城關分局國保大隊非法審訊。

王有江父母四處打聽他的消息,8月16日才接到通知,蘭州市城關檢察院批准抓捕了王有江,將他送到蘭州市文化宮華林山第二看守所迫害。

王有江在控告書中揭露關押期間遭酷刑逼供的經歷。6月28日到7月2日期間,他被警察捆在「老虎凳」(如圖)上折磨,審訊的人四人一組,兩三個小時換一次。警察還用「熬鷹」(如圖)酷刑——不讓他睡覺、休息,並用強光燈照射、熱烤其臉部和雙眼,導致王有江出現高血壓,被送大沙坪新橋醫院住院75天。

蘭州法院構陷 避律師偷開庭

2012年10月底,王有江接到蘭州市城關區法院的起訴書,中共欲非法開庭。家人委託北京律師為王有江做無罪辯護,當律師要接見當事人時,看守所以各種理由拒絕律師接見。同時遭到蘭州市城關區公檢法機構百般刁難,拒絕律師介入此案,不接當事人律師的委託書;家人對看守所內情況及案件進展一無所知,屢遭阻撓與欺騙、刁難。

11月24日是個雙休日,蘭州市城關區法院刑庭在沒有通知律師和家屬的情況下秘密開庭,非法庭審王有江、陳潔、葛青春、盧月玲4位法輪功學員,草草結案。2013年9月24日,王有江又被蘭州市城關區法院非法判6年。

虐待暴打 二十四小時監視

2014年3月17日,王有江又被關押到蘭州監獄五監區。獄警為了迫使王有江「轉化」,時常毆打、不讓吃飯、不讓睡覺、罰站、一站就是一星期,晚上強逼寫東西、關小號(如圖)。

王有江受到的迫害包括:

一、惡警群毆,拳打腳踢,電警棍燙,致使王有江大小便失禁;

二、白天強制出工幹活,勞動強度是其他犯人的數倍;

三、晚上不允許睡覺,強制背監規、寫思想彙報;

四、每頓飯只給一個饅頭,沒有菜,一天只有一杯水;

五、不允許上廁所。不允許購買日用品,半年不讓親人接見;

六、不讓洗澡、洗衣服;

七、包夾犯人24小時寸步不離,嚴密監視,不允許和他人有任何接觸,如有不從,即招來辱罵暴打。

王有江的身體與精神的承受能力幾乎達到極限,不能咀嚼食物,大小便失禁。

腦出血病危 拒家屬探望

2015年7月2日,王有江在蘭州監獄高壓迫害下腦出血,被送到蘭州監獄醫院搶救,當時沒有通知家屬,直到醫院發出病危通知書後,蘭州監獄8月2日才匆忙通知家屬。家屬拿到一張有蘭州監獄第五監區張姓隊長簽名的病危通知書。這個隊長欺騙家屬說:你們在紙上簽個字,就可以去看王有江了。但當局最終也沒有讓家屬見王有江。

當時,王有江已被迫害得左半邊身體偏癱,脖子僵直,坐在輪椅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2017年6月24日,王有江的父親接到電話,稱王有江顱內大出血,人已送到蘭州大學第二醫院搶救,讓家屬儘快去醫院。王有江最終在7月1日含冤離世。◇

中共常見酷刑「老虎凳」示意圖。(明慧網)
中共常見酷刑「老虎凳」示意圖。(明慧網)

「關小號」示意圖。(明慧網)
「關小號」示意圖。(明慧網)

 

「熬鷹」,就是不讓鷹睡覺,熬著它,經過長達五至六天不讓眨眼的折磨,使它極度困乏。要是將熬鷹這種折磨作用於人的話,那就是一種極其殘忍的酷刑了。它的目的顯而易見,就是要將受刑人的意志徹底摧毀。這是世界上被公認的最為殘忍的酷刑之一,且不留外傷。中共監獄、勞教所的警察曾普遍用「熬鷹」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企圖使他們放棄信仰,北京新安勞教所一位警察說:「我們就是用對付間諜的辦法使你精神崩潰後轉化。」
「熬鷹」,就是不讓鷹睡覺,熬著它,經過長達五至六天不讓眨眼的折磨,使它極度困乏。要是將熬鷹這種折磨作用於人的話,那就是一種極其殘忍的酷刑了。它的目的顯而易見,就是要將受刑人的意志徹底摧毀。這是世界上被公認的最為殘忍的酷刑之一,且不留外傷。中共監獄、勞教所的警察曾普遍用「熬鷹」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企圖使他們放棄信仰,北京新安勞教所一位警察說:「我們就是用對付間諜的辦法使你精神崩潰後轉化。」